笔趣阁 > 旺夫小哑妻 > 878、结局篇(4)找娘亲
    三法司和锦衣卫办案的时候,大概用了惯性思维去揣度凶手的动机,所以一直找不到破绽。

    温婉跟他们不一样,她虽然算不得多迷信,可发生在自己和宋巍身上的事,让她在这方面多了几分敏感。

    温婉本想着再进一步调查,没准是自己推测的方向错了。

    然而就在当天夜里,城北又发生了一起孩童被杀案,作案手法跟之前的一模一样,都被挖了心。

    次日一早,谢正去刑部点卯之前先来了长宁侯府,把这事儿告知了她。

    温婉听得一身冷汗,手指不觉握紧,眉头深深皱着。

    她不打算再瞒着了,想把自己推测出来的嫌疑人告知谢正,让谢正他们锁定目标着重调查,然而就在她即将开口的时候,院墙外突然飞进一支羽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开窗户,“哚”地一声钉在柱子上。

    谢正被吓到,后退的同时不忘把温婉拉开。

    羽箭顶端,附带了一张纸。

    温婉走过去将箭取下来,看到纸上的内容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面写的,是进宝的生辰八字。

    温婉隐约记得,进宝刚出生那会儿还在宁州,婆婆让人算过,算的什么,她忘了,只记得进宝好像就是五行属金。

    一瞬间,温婉的心沉到谷底,连呼吸都透着微喘。

    谢正差距到她的异样,忙问:“是不是有人威胁郡主?”

    威胁?

    可不正是威胁么?

    温婉苦笑一声,随即摇头,对谢正道:“你说的案子我知道了,你先去衙门,有什么事儿,等你回来再说。”

    谢正半信半疑地看着她,“真没事儿?”

    “只是想到孩子们的死,有些不忍罢了。”温婉垂下长睫,尽量藏住眼底情绪。

    “那我去衙门点卯了,你别想太多,我会尽快把查户籍的事报上去。”

    “谢正。”温婉突然唤住他。

    “怎么了?”

    “那些都只是我的个人推测而已,做不得准,若是可以,能不能先别告诉他们?否则牵扯进户部来,万一真相不是这样,难免让三法司跟户部产生龃龉,对朝廷不好。”

    谢正想了会儿,点头,说知道了,那就先不上报。

    ……

    谢正走后,温婉已经顾不上写信,她叫来卫林,问他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在侯府附近晃悠。

    卫林摇头说没见到。

    那看来是高品阶箭手所为了,难怪卫林他们没有察觉到。

    温婉深吸口气,跟他说:“你速速去往宁州,通知宋家人,保护好几个孩子,尤其是进宝。”

    卫林有些意外郡主竟然还关心宁州的事,不过一想那是她亲生的,哪怕跟丈夫和离,她会紧张儿子也无可厚非,便点点头,退了下去。

    温婉看着手心里被捏皱的纸,脸色愈发惨白。

    背后之人是想警告她,倘若刚才跟谢正说了那些话,那么下一个被杀的,便是进宝。

    进宝……

    想到那个玉雪可爱的儿子,温婉无法再静下心来。

    等着卫林回来的这些日子,温婉一直处于忐忑当中,就怕听到自己难以承受的消息。

    赵寻音见她近来有些精神不济,问是不是病了,让府医来看。

    温婉没敢说实话,只道自己是被案子给惊吓到,没什么大碍。

    这天,玲珑进来时手上捏了张烫金帖,“郡主,这是成王府送来的帖子,说世子三日后正式选妃,王妃想请您过去帮着掌掌眼。”

    ……

    卫林赶到宁州才得知宋巍和进宝父子二人已经“失踪”了很久。

    “我们也在找。”得知卫林是长宁侯府的人,宋元宝多少有些不悦,“你们若是真有那份心,留下来一块找也成,若没有,我不强留。”

    卫林:“……”

    他默默看向一旁极受信任的兄长卫骞,再看看自己,觉得这待遇差别真大。

    人自然是要找的,否则没办法给郡主交代,他马上飞鸽传信去往京城。

    ……

    京城某间客栈,一大一小坐着吃饭。

    “爹爹,你真的要去找娘亲吗?”小家伙啃着鸡腿,一双眼睛又黑又亮。

    宋巍看他一眼,“不是想你娘?”

    “才没有。”小家伙撇撇嘴,哼声道:“我已经不要她了。”

    宋巍嗯一声,“不要,那便不找了。”

    进宝见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等了许久没见开口,急了,又是个傲娇的,死活不肯直接承认,就低头扯着身上的裙子,“找就找,干嘛让我变成小妹妹啊?我明明是小哥哥。”

    宋巍一把拉过他的油手,边用帕子擦着,边温声道:“穿上裙子就能找到你娘亲。”

    小家伙听罢,顿时泄了气,又像是有些不甘心,过了会儿,开口问:“万一你找到她,她不跟你回家怎么办?”

    “那可能是你裙子没穿好。”

    “……”

    饭后,宋巍带着儿子出门。

    小家伙今日换上细棉布裙子,头上扎了两个小揪揪,还戴着绒花,刚一走出客栈,就引来两位妇人的惊喜回头,“呀,这小丫头长得真漂亮。”

    进宝哼哼。

    俩人步行到成王府。

    进宝看看王府庄严的朱漆大门,又看看宋巍,“爹爹,娘亲在里面吗?”

    宋巍晃过神,应道:“或许。”

    “那她为什么不去外祖母家?娘亲她是不是不要你,转嫁给别人了?”

    宋巍将眼神挪到角门方向,“走吧。”

    进宝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

    等到了角门外,成王府几个小厮见到进宝,眼神都亮了起来,“小花,快来让大哥哥抱抱。”

    昨天宋巍来应聘成王府的讲经先生,就已经“利用”进宝跟里里外外的人打好关系。

    成王妃一见到化名“小花”的进宝,只恨不能是自己亲生的。

    进宝被几个猥琐的小厮又亲又抱,心里嫌弃得直翻白眼,对他爹给他新取的名字,更是嫌弃得想哭。

    其中一个小厮见宋巍还站在一旁,忙笑着打招呼,“温先生来啦?”

    宋巍淡淡点头。

    他来应聘的时候便乔装打扮过,说自己姓温,家中母亲病逝,妻子不知下落,迫于生计,带着小闺女来王府寻一份差事养家糊口。

    原本进王府没那么简单,管事必定要查他的户籍家底,怎奈进宝换上女装太漂亮,即便身上穿的是王府小厮都不会穿的棉布,还是一眼就让成王妃爱不释手,再加上宋巍在成王那儿过了关,四书五经讲的确实好,所以免除了诸多繁杂手续,直接让他今日来。

    翰林院有专门给皇帝读书讲经的侍读侍讲,成王府之所以效仿,是因为世子赵朔常年深居简出,既不去尚书房和宗室子弟们一块念书,也不去国子监跟学子们凑热闹,而是在家里请了先生授课。

    数年如一日地听一位先生授课,赵朔觉得无趣,近来让成王为他招一位能讲四书五经的先生。

    不知为何,成王没往当世大儒身上打主意,而是把目标瞄向坊间,也正因如此,宋巍才能这么顺利被聘用。

    当下,几个小厮留在偏门外,有一个进去通报。

    成王妃得知是温先生来了,脑海里不期然就浮现那个漂亮丫头白白嫩嫩的小脸,她这辈子只得赵朔一个儿子,膝下没闺女,心下对“小花”是说不出的喜欢。

    让人把宋巍带去见世子,成王妃亲自把进宝带去她院里,说有好吃的。

    成王妃身边的嬷嬷见状,十分担忧。

    王府规矩严苛,何时让如此来历不明的人进来过?

    她皱皱眉,看向耷拉着小腿坐在圈椅上的“小丫头”,“小花,你打哪儿来呀?答对了,这块糕就归你。”

    其实进宝吃过比这更好吃的糕点,可是他要配合爹爹当个穷人,所以只能做出流着口水双眼放光的样子来,仰起脑袋,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我问过爹爹了,他说我是从娘亲肚子里来的。”

    嬷嬷:“……”

    成王妃忍不住笑起来,嗔了嬷嬷一眼,“你就别逗她了,小姑娘怕生,一会儿惹哭了我可哄不乖。”

    嬷嬷只得把糕点递给进宝。

    进宝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没吃。

    嬷嬷再次皱眉,“怎么不吃?”

    进宝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就是个小妹妹,“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要拿回去跟爹爹一块儿吃。”

    心里哼哼,谁知道有没有放毒。

    ……

    卫林传信回来时,温婉正在纠结要不要去成王府。

    当看到纸条上说宋巍和进宝一块儿失踪,温婉联想到那些孩子被找到时的惨状,只觉得天塌了下来,脸色白得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