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重生成神 > 第43章 一群新娘
    “啊?你在开玩笑吗?网上卖符咒的多了去了!”

    张玄摇头道:“这生意做不大,你还是别想了!”

    “不是,我们做熟人生意!你是真大师,我是大富豪,不是,是中富豪,我来做中间人。”

    “再加之前的罗启发,这么一介绍,做高端生意,稳赚不赔的!”徐子荣笑道。

    “和我做生意,看来你最近生意做的不怎么样啊!”

    张玄笑道:“行啊,反正我们都住在金陵,倒是可以试试!”

    和徐子荣一起回到金陵,张玄又给他制作了一批符箓,等卖完了再去分账。

    最近天下大变,生意不好做,徐子荣又是才主管公司,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而驱鬼除魔,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尤其是现在张玄这个高人,已经出名了,更有一些人证,所以用符箓去结交富豪,就是徐子荣的计划。

    回到金陵,张玄专心练功,他现在的六甲天书,已经四点五层了。

    再努努力,就可以冲击第五层了,但是他还没练几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让他直接飞到了内蒙。

    李红袖遇到了一些困难,张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飞机上,张玄忧心忡忡:

    岳父李休杰实力不弱,他都解决不了,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啊。

    草原之上,最近也是怪事连连,一家医院接诊了一名急诊病人,严重肥胖病人、

    他因为腹痛休克,被送上手术台。

    奇怪的是,这个病人的胃里面,多了一个铅球!

    这远远超过了食道的极限,也超出了医生们的认知,更重要的是,病人身上,其他部位完好无损!

    四楼,男卫生间里面,病人石开亮肠道不好,最近在住院治疗。

    蹲了3个小时,他终于舒坦了,但是,就在他取手纸的时候,却发现挡板上的卷筒纸不见了。

    不见了也就算了,但是挡板里面还伸出一只人手,这只手还在不停的摸索,似乎是要抓住石开亮。

    就这震惊愣神的功夫里,那只手已经抓住了石开亮,这只手温暖,指甲修理的很干净,和活人的手完全一样!

    “救命!有鬼啊!”

    石开亮吓的连肚子里的存货,都全部拉出来了,他根本跑不了,等其他护士过来救人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吓死了。

    这些怪事,就是李休杰和李红袖二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只是最近他们一五所获,感觉力不从心,李红袖和张玄诉苦,没想到张玄就直接飞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现在什么情况?”

    张玄问道,李红袖刚想上前,就被李休杰拦住道:

    “你个瓜怂来的还挺快,你看看,就是这些情况!”

    说着李休杰拿出一沓子照片来:“这些人死状很不科学,也不合理,我们多番查找,有两个结论。”

    “第一个,就是这里有什么遗迹被激发了,小空间混乱,所以这些东西,才会毫无来由的乱跑,一旦法术痕迹都找不到。”

    “第二个,就是有高人在这里,他的手段我们暂时发现不了!”

    张玄看着这些死者照片,的确非常的怪异,旋即道:

    “你们没事就好,现在先去吃饭去,等晚上我们在行动!”

    大草原上,羊肉很地道,不过,李休杰和李红袖二人显然是吃腻了,倒是点了几个蔬菜,

    李红袖道:“你第一次来这,还是少吃油腻,不然水土不服,会拉肚子的!”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来,大叔,我们来喝一杯!”

    张玄给李休杰敬酒,这李休杰是蜀中豪杰,酒中霸主,看不上张玄这个觊觎他女儿的小子。

    “你个小娃还和我喝酒?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酒量如何!酒量不行,就是度量不行,酒品不行,就是人品不行!”

    李休杰上下打量张玄,又叫了两瓶白的。

    “来,喝!”

    张玄自然不惧,他修行的是《六甲天书》,《神仙日用引导大法》和《金刚通灵宝剑法》,都是至阳功法,些许酒气,一运功就变成汗了。

    二人从中午开始喝,喝到了下午6点,这北方天色早已经大黑,连店家都被二人的酒量给震惊了。

    “别在喝了,这都两箱了!”

    李红袖劝慰道,但是她的劝说明显没有用,李休杰摇头道:

    “男人喝酒,你个女娃儿一边去!”

    一边的吃烤肉的顾客听了,却是鄙夷不已:

    两箱?就这?

    我一个人都可以喝完!

    两个人和这么点?

    这酒量很一般啊!

    但是当他看到座子下的老曲酒箱,眼中当时就充满了崇拜的光芒:

    十二斤52度的白酒,两个人喝,实在是男人中的男人!

    “哐当~”

    李休杰在地七瓶白酒的时候倒地了,张玄这才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

    “老板,厕所在哪?我要去放个水!”

    “在后面,你跟我来!”

    那店家倒是很热情,张玄放完水,运发法力,身体的酒气,就被蒸发出来。

    “看来这酒是不能多喝,喝到现在,估计晚上就我一个人去寻找真相了!”

    张玄摇摇头,洗了手这才出去!

    刷卡,结账,背李休杰回旅店,张玄道:

    “今晚你爸他醉了,你看着他,我自己出去就行!”

    “我和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李红袖摇摇头:“事情比较怪异,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张玄自然乐意,最新的一个死者,是工业园区的职工,这里比较偏僻,晚上除了工厂意外,宿舍楼那边漆黑一片。

    张玄和李红袖二人,倒是没有先进去,而是和这里的保安聊起天来。

    想要从这个保安的嘴里,知道这里的前世今生。

    “这里邪的很!有时候的晚上,那是鬼哭狼嚎,还有千军万马,和女鬼惨叫!不少人都干不长!”

    保安钱曲合,接过张玄递过来的香烟,开始讲述起来:

    “所以我告诉他们,到晚上值班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去听,更不许去看,当什么都没发生,待在保安室里,把窗帘都拉上。”

    “如果碰到事情,首要就是打电话叫人,别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任何时候,都是安全第一,自己小命最重要!”

    “你们不晓得,这地方以前是古战场,前些年盖厂的时候,还挖到了棺材。”

    “一般的棺材里面,是死人,但是有个棺材,里面放的是一条大蟒蛇!”

    “然后,这开馆的人,和挖棺材的人,当天到了晚上,就中邪,排着队,一个个就撞死在挖掘机上!”

    “所以,最近厂里又死了人,我不觉得奇怪,反倒是不死人才不正常。”

    “你看到没有,这是我去求来的钟馗!我就安安稳稳,一点事情都没有!”

    听完这些消息,张玄心里有谱了,这才和李红袖进园区里看看。

    李红袖道:“这地方是很邪,只是保安说的是这是假,还是两说!”

    “不管是不是,反正这里很怪异,你听到没有,这里有脚镣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周围的阴气,也在上升!”张玄环顾四周道。

    “卡~拉~,擦~啦~”

    “卡~拉,擦~啦~”

    时隐时现的脚镣声在路上传开,李红袖急忙拿出棺材钉出来戒备,但是,那脚链声却是消失不见。

    “不要紧张,现在还没到阴气最重的时候,他们不会这么早的先生!”

    张玄笑道:“如果这个声音是这一些了时间的主谋,那就说明这背后是鬼怪作祟!”

    不同地方的日出是不一样的,不同地方的月升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同地方的至阴时刻也是不一样的。

    和李红袖手牵手,在园区里转悠,工厂里面人气火热,但是其他地方就阳气暗淡,

    而就在此时,张玄的钱包却是蠢蠢欲动,似乎就要从衣服里面跳出来一样。

    “你这是怎么回事?”

    李红袖也发现张玄的上衣口袋的异样。

    张玄急忙拿出钱包,里面的一个纸鹤却是飞了出去。

    “哈哈,是你!你出现了!”

    张玄大喜过望,急忙跟着纸鹤追寻而去,

    这个纸鹤,是张玄上次追高铁,杀黄毛时,汲取了他的一些气息。

    现在纸鹤飞出,显然那黄毛的本体,就在附近,李红袖也是眼睛一亮,这纸鹤飞出,显然是有了新的发现!

    一栋废弃的大楼里面,纸鹤刚飞了进去,就掉在了地上,它上面保存的阴气,被人打散了,所以才掉落在地!

    “小心,你跟在我后面行动!”

    张玄警戒道:“这人的手段很多,要是形式不对,你就先离开,你离开,我也可以撤离!”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李红袖点点头道,二人进了大楼里面,从下往上搜索,但是张玄的眼睛忽然一花,眼前又出现了大楼之外的景象。

    “鬼遮眼!”

    张玄大怒:“用这些小手段?看我如何破你!”

    六甲天书运转开来,眼前的阴气当时就被驱散了,

    李红袖也被张玄呼喝的阳气,所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还在一楼的大门口,一动没动!

    “好手段,这人的法术运用很高!”

    李红袖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阴气更重了!

    “神兵急火如律令!符火招来!”

    张玄凌空画符,纯阳法力凝集成火,当时就将这些阴气驱散。

    陈旧的装修,掉皮的墙漆,空气里还灰尘的味道,

    三楼再次传来了脚镣声音,张玄脚步一窜,几个跳跃,就带着李红袖来到了三楼。

    咣~当~,卡~拉~,咣~当~,卡~拉

    三楼的走廊里,八个死囚增在缓慢的行走,他们面无表情,眼神茫然!

    只见他们身穿五六十年代的陈旧囚服,脚上、手上都穿戴上重重铁链,脚后拖着长长铁链,步伐沉重的一步一步缓慢行走着。

    “咄~”

    张玄右手一抬,一道金色的剑气爆射而出,当即就将这八个阴灵给杀死了,

    八个头颅之上,都有一个小窟窿,在冒着黑色的烟尘。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剑气都会使用?”

    李红袖诧异无比:“比我阿爸还要厉害许多!”

    “我一直都很厉害,只是没有对手,无法表现出来而已!”

    张玄笑道:“这里阴气好重啊,你跟在我后面,安全一点!”

    走廊左边的三个房间,阴气很重,但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就几张架子床,

    还有一股呛人的灰尘味,似乎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你看,这墙壁上,有个怪画!”

    李红袖指着墙壁之上,一个涂鸦的别墅道,

    张玄一看,这幅画和小孩画的差不多,房子很高很大,但是门和窗户比例又不协调。

    更重要的是,这画的下面,是漆黑一片,一直连到地板。

    诡异。

    这么大面积的黑色,和其他三面墙壁的白和不一样!

    张玄手指摸了摸这幅画,但是旋即他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别墅。

    看起来就和刚刚他看到的涂鸦一样。

    “嘟~”

    李红袖突然出现在张玄的身边,也是一脸紧张的的看着周围道:

    “你刚刚碰到那副画,就掉进了画中,我就直接跟过来了!”

    “我不是意识掉进去,而是人也掉进去了?”

    张玄诧异道,旋即他眼睛大睁:

    “我们进入了画中的世界?这是画壁?”

    “恐怕是的!”

    李红袖点点头道,张玄看着四周,这里乃是一片草原,

    远处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山庄,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其中有阴气之鬼,也有阳气之人!

    “走,我们先去那个房子便看看,这一切我来出面,你不要露脸!”

    张玄嘱咐起来,这才带着李红袖走进山庄。

    靠近山庄,大门上挂着一个大牌匾,写着“白府!”,显得很古朴,

    但是里面是四层大楼,又有很土气的现代感。

    里面张灯结彩的,倒是很热闹,张玄带着李红袖混进去,倒是没有人来查。

    招待的服务员,都是一个个的纸童男童女。

    “不对劲,这里有左道修士,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李红袖低声道:“这里还没有月亮,星星,不是什么好地方!”

    “先看看再说吧!”

    张玄也低声道,不多时,有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唱词:

    “多谢各位大驾光临,我家大王近日娶亲,乃是喜事,诸位前来恭贺,大王也是喜不自胜,特有歌舞,以助兴致!”

    说着这管家拍了拍手,便有一座高台出现,几张白纸落下,化作了诸多舞女和乐手,给表演起歌舞来。

    “好神通!”

    张玄暗赞一声,剪纸变化之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它和撒豆成兵可是统一类型。

    果然,场下的宾客便热情的鼓起掌来,大声叫好,张玄倒是没有鼓掌叫好,因为李红袖在他身边。

    不过,其他人以叫好,便不由自主的泄露了一些气息,

    张玄很快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那个假的戴久金,那个黄毛的本体,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青年模样。

    “良辰吉日!请新娘!”

    不多时,那管家大叫一声,旋即鼓乐齐鸣,一群身穿红袍的新娘缓缓走来。

    张玄却是一怔,这些新娘有男有女,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几个,是前段时间才死的人!

    “这大王,就是幕后真凶了!”

    张玄和李红袖相互看了一眼,当即就明白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