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七章 往事如烟
    “道根,再给这位先生取五十件九号皮甲。”眼见蒙不住人,尼根的表情立刻垮了,语气也变得有气无力。

    “那再加二十把佩剑?我跟奥古斯都家的索伦爵爷熟悉得很。”李察开始蹬鼻子上脸,习惯性敲一手竹杠。

    尼根抱着膀子一言不发,冷笑着送给他一对白眼。

    侏儒的眼睛大而无神,很像死鱼的眼睛,这一记白眼可真是结结实实。

    矮人铁匠们喊着号子,结伴抬出几个沉重的条木板箱。用撬棍起掉销钉开盖后,露出埋在稻草里的一件件兵器。

    “嚯。”李察抬脚勾起一根长枪,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矮人铁匠都是打造兵器的行家,即便这种不算特别珍贵的中档品也倾注了很多心思,一上手就感觉得出来。

    长枪和投矛用的是同一种枪头,只是尺寸上略有差别。精钢锻造的四棱锥尖做工细致用意阴险,扎在肉体上会形成非常难以愈合的菱形空洞。表面刻意磨砂哑光之后,看起来并不比乡下民兵用的劣等货更瞩目。

    这么做肯定不受公子哥们喜欢,因为狩猎时出不了风头。但是真内行都知道咬人的狗不屑于叫唤,就是这种看起来不起眼不华丽的东西,战场上才是最要命的。

    抬手耍了个花枪,一根单杆在眼前飘散出数十道虚影,把尼根吓得脸色煞白。

    李察笑嘻嘻地指了指,货架上一只无辜的蟑螂被戳成黏浆,锋利的棱尖却没有伤及后面的木质。

    这一手花哨到近乎卖弄,蛮子武士和看热闹的路人一起拍巴掌哄然叫好。

    收起手里长枪,李察倒觉得配重很合适。

    坊间平民也许认为只要坚硬锋利就是好武器,他这种比武场小霸王可不会那么天真。合手、分量、配重、设计,都得拧成一股,哪一样有瑕疵都只能算地摊货。

    这把钢枪整体来说当然不如量身定做的高级货,但也好得让他有些意外了、

    “不愧是矮人货。”

    李察毫不吝惜自己的赞赏,“以前在南方行省很少见到矮人武器,我还以为人类铁匠也不赖呢。现在我得说,在处理金属这方面,其他种族的铁匠真是怎么都比不上矮人那种天生灵性。”

    尼根原本正伏在柜台上拨弄算筹,黄澄澄的金币入账让侏儒心情很好。听到这一番话,忽然扔下金币半抬头直勾勾地盯着李察。

    “天生灵性?哈,我们侏儒……算了,算了,你又懂什么呢。”尼根兴味阑珊地挥了挥手,叹了口气,从柜台里走出来。

    “歇业。”

    仆役和铁匠们二话不说开始往外赶人,还没买完的客人大声抗议,但终究是挡不住矮人野牛一样的力量,全被轰了出来。

    李察跟一群蛮子站在门外,互相瞅瞅,都很迷惑不解。

    难道这个侏儒以前有个矮人挚爱打铁技术很烂?

    被赶出来的客人对惹恼尼根的李察心怀怨愤,按以往的规矩这种事就是一顿胖揍。他们面色不善地聚集到一起,看了看那一票蛮子的块头……不知怎的心情忽然平静了很多。

    算了算了,明天再来就是。

    ……

    李察带着一群蛮子,浩浩荡荡地又回到先前买辎重的商铺。

    预定的货物装满了足足六辆马车,还要配齐车夫和护卫才可以出发。他跟商人打听了一下,说是人手紧张让他耐心等一会。

    鼻青脸肿的冈瑟一屁股坐在车上,嘴里止不住地抱怨:“我说头儿,俺现在浑身上下都疼死了。你下手也太黑了。”

    “是啊头儿。”其他蛮子立刻开始七嘴八舌地帮腔,“揍冈瑟一顿差不多得了,打那么半天确实过了点。”

    “行了行了,闭嘴吧你们。”李察从旁边麻袋里摸出两个苹果,用力朝冈瑟的头扔过去一个,“怕你不服想给个下马威,怎么了,嗯?”

    “俺们高地人向来是谁拳头大谁当头儿,有什么服不服的。”冈瑟看见吃的满身伤痛立刻痊愈,一伸手轻松接住杀人苹果。三两口啃得只剩个核,随手扔在路上。

    李察看这货吃的那么香,还以为味不错。自己狠狠咬了一大口,差点被酸掉眉毛。

    反正也闲着没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本骑士小说读起来。书名叫《骑士阿宾》,最近几年在庞贝民间流行得一塌糊涂。

    “阿宾的武艺虽然不佳……”

    李察很快沉浸在安静的阅读中,独自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渐渐看得入神。

    “头儿~头儿!”冈瑟叫了好几遍都没反应,对自家领主这种识文断字、热衷阅读的文化人愈发钦佩。

    “咳咳,怎么?”李察擦擦口水,把书本卷吧卷吧塞进口袋里。

    “有人找。”

    周围瞥了一圈,一个特别矮小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看着李察。

    “尼根,来找我的?”他记得这个侏儒武器商人,试图坑他钱未遂。

    周围的蛮人武士散开条路放他进来,在高大的蛮子环伺衬托下,本就矮小的侏儒显得尤为矮小。

    “是的。”尼根怀里抱着一把长剑,由于身高限制,只能抱着一头任由另一头拖在地上。

    “有事?”

    “我想了很久,内心觉得这种好剑埋没在铁匠铺里简直是犯罪,它有它该去的地方。”尼根爱惜地摩挲着剑柄,最终还是万分不舍地递给李察。

    昏黄的夕阳照耀下,这个侏儒商人脸上好像有几份落寞。

    “给我?”握住剑鞘,熟稔地出鞘半截,略泛紫色的倒影,确实是自己那把“斩龙”。

    “这可至少是好几百金币,你确定?”李察这人平时嘴上很喜欢占小便宜,但真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又往往开始担心道德上站不住脚。

    在他那永远回不去的家乡,这种行为十分为人所不齿,被称为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钱你还得还,如果还不上就再把剑送回来。”

    侏儒没好气地掏出一支细小的黄铜烟杆,点起一袋烟叶。

    会惋惜于埋没一把好剑,这种行事更像是矮人铁匠的风格,他们有时宁愿赔钱也要把好武器送到合适的人手上。因为铁匠们会相信,倾注了自己心血的作品,都是有生命的。

    而侏儒虽然是矮人的近亲,却一向以市侩、精明、一毛不拔闻名,天生视黄金为生命。在他们眼里付不起钱就意味着一无是处,宝剑配不配英雄根本无所谓。

    “我曾经梦想成为铁炉堡最伟大的铁匠,曾经,但最终不过止步于学徒。”尼根两手一摊,无奈地叹了口气,“侏儒的力气不够。”

    “了解,我以前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作个几何学者。”李察弯起手臂,注视着自己发达的肱二头肌,神情复杂。

    两人沉默着分享了一袋烟叶,各自点头致意,就此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