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九章 一边倒的战斗
    整整二十名大地精战士,全部被分散出去充当督战队,所以哈尔森的命令勉强可以得到贯彻。

    双方开始静静对峙,哈尔森青灰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已经感到胜券在握。

    外来者不可能像荒原土著一样拥有充足的底气和情报,一旦陷入比拼耐心的竞赛,他们总会先沉不住气。

    人类把马车围成一圈防御,这是他们面对进攻常用的防御手段。幸好有巨怪在,笨拙但是破坏力十足,就像传说里的攻城器械一样,不需要担心。

    豺狼人又说这些人类似乎格外强壮。大地精视力不好,所以哈尔森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他表示个体是否强壮在群体战斗中根本不重要,纪律性才是关键。

    忧心忡忡的豺狼人头领立刻被“群体战斗”这个词迷住了,听起来真是睿智而优雅啊。他发誓要把这个词加入自己的日常用语,不断重复念叨着,很快就把敌人比较强壮这种微末情报抛在脑后。

    双方的对峙持续了一会,哈尔森隐约看到有个人类登上马车,站在高高的货堆顶上,摆出投掷的姿势。

    他把拇指竖在眼前,双眼轮流闭上用以测距,得出的结论是双方距离一百五十步左右。

    疯了吗,在这个距离上投掷,能有什么威胁?

    ……

    李察站在车顶上接过冈瑟递过来的投枪,掂了两下。

    他瞄准了块头最大的一只巨怪,撤身拉肩蓄力,臂、腰、腿,肌肉拧成一股绳,猛地转身甩手投掷。

    威力是毋容置疑的,冈瑟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见过那么恐怖的投枪。

    脱手时和空气摩擦产生的那声爆鸣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年雪原整个雨季没有落下一滴雨水,族人们在长老带领下整日整夜的祈求神灵怜悯,最终在一个星光黯淡的夜晚等来的一声闷雷。

    就算猛犸象挨上这一枪也顶不住!

    眼睛几乎难以捕捉投枪的轨迹,一眨眼就越过了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但最终结果显见——唯一一个使用双手大剑的大地精毫无征兆地倒飞起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液从胸口四散喷射!

    冈瑟被完完全全的折服了,一百五十步开外,不用试射首发撂倒一个地精,这种表现只能用怪物来形容!

    “雪熊猎手”的称号对头儿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不要说是一只雪熊,就算一个中队的雪熊发起冲锋,也会被这种投枪挨个点名。

    李察紧皱眉头看着自己瞄准的那只巨怪,对方居然安然无恙。至于为什么会偏了将近一丈弄死个倒霉地精,他也不是很清楚。

    前些年流连南方行省时,他一直混迹于比武场。在系统助力下,剑术和枪术水准都堪称一代宗师。但像弓箭和投掷这种擂台上用不着的武技就没碰过,完完全全是新手水平。

    一股轻微的暖流从胸口涌进来,顺着血管和经脉,很快弥散在全身各处。

    视野左下角,一行深蓝色文字浮现。

    【经验值+20】

    相对于如今升级一次所需要的数目,大地精带来的经验微不足道。但就像一根稻草可以压倒骆驼,二十点经验有时也会成为连锁反应前的最后临门一脚。

    一连几条更瞩目也更重要的深红文字浮现出来。

    【等级提升至35级】

    【属性点+2】

    【技能点+2】

    【武器熟练度+10】

    李察没有时间关注这些提示,冈瑟已经紧跟着扔出了第二根投枪。

    他自认没有那种出神入化的技术,瞄准的是块头最大最容易命中的巨怪。投枪出手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高仰的弧形抛线,最终降下时准确落在一只巨怪的头上。

    力道耗尽的投枪不足以贯穿厚重的头盖骨造成致命伤害,但由此产生的剧烈疼痛已使巨怪简单的大脑彻底陷入狂怒!

    “昂!”

    伴随着高亢的吼叫,三只巨怪一起站起来开始奔跑,脚下的大地都在随着他们的步伐震动。大地精督战队试图阻止,但在被活生生踩死一个后场面愈发混乱难以控制。

    于是天性混乱的豺狼人也开始跟随巨怪,一边嚎叫一边乱糟糟地向前冲锋。

    或许认为己方人数上优势很大,又有巨怪这样的大块头帮忙。豺狼人一开始就陷入了一团混乱之中,极度兴奋的他们把早先的计划抛在了脑后,也根本不理会人数少的可怜的督战队。

    大地精完全放弃了弹压纪律的徒劳之举,自行集结组成了两排单薄的长矛阵列。尽管使用的只是木棍烧焦磨尖的蹩脚武器,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无疑是在场最像正规军的一支人马。

    “瞄准豺狼人,扔光投矛,然后冲锋!”

    李察下达了简单粗暴的战场指令,又掂起一根投枪,直勾勾盯着越来越近的巨怪。

    他明白自己准头不行,所以耐心等到目标冲进二十步之内,才撤臂扭身把投枪扔了出去。

    这个距离上基本可以算作脸贴脸,想射空都难。

    投枪正中巨怪面孔,几乎整根没入——尽管不是他瞄准的那只。巨怪恢复能力再强也不可能硬抗这种伤势,倒在地上挣扎两下就失去了所有活力。

    【经验值+50】

    【投掷武器熟练度+1】

    同类的死亡使另外两个巨怪迅速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他们懦弱的天性又开始占据上风,悲鸣着趴在地上搂土埋住自己的面孔。

    蛮子们已经扔完两轮,凶狠而精准投枪如同落雨,豺狼人当场减员将近一半。在随后的短兵相接中,身穿皮甲手握钢枪的蛮人武士面对乞丐一般的荒野强盗,更是生动地展示了什么叫装备压制。

    锋利的棱刃点在肉体上就是一片血肉模糊,而木棍破铁片面对皮甲几乎毫无办法。

    空有勇气的豺狼人在飞速倒下,涌出的液体给大地染上一片片鲜红颜色,犹如玫瑰盛开!

    长久的狩猎生涯使蛮人对屠杀极有心得,对手就像毫无反抗之力的羊崇,一个接一个走到屠夫刀下。

    他们败得太快,以至于大多数豺狼人还没反应就已经丢掉了性命。随着鲜血一起流失的还有勇气,幸存的豺狼人完全被这种杀戮效率吓破了胆,立刻开始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