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四十七章 天亮前最容易懈怠的一刻
    “这位是李察爵爷,庞贝的著名勇士,他是来帮助我们抵抗强盗的。”安妮吹起牛皮来也是根本不带打草稿的。

    矮人战士们一齐对他抚胸致敬。

    不论著名勇士的头衔有没有水分,能在这个时节赶来助拳都值得他们衷心感谢,这是起码的礼节。

    “那你的斗气修为一定很精深了?”罗比却像是个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孩子,充满希冀地追问。

    “不好意思,我没练过斗气。”领主大人面色如常。

    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个罗比都过于失礼了。李察不知道他现年究竟有多少岁,但心理上无疑太嫩了,甚至可以说完全还是个稚子。

    父兄的死亡和部落的困境大概让他内心世界已经接近崩溃,无从宣泄的压力如同锉刀一样折磨着他的理智,所以举止古怪一些其实再正常不过了。

    李察根本谈不上生气,内心深处甚至还挺同情他,这份不应该由他承担的责任却又不得不由他承担,对所有矮人包括他自己来说都无疑是个悲剧。

    “没有修炼过斗气,你靠什么成为著名勇士。”生动而鲜明的失望在罗比脸上化开。

    “靠同行衬托。”李察乐呵呵冲他一笑。

    跟矮人部落刚接头的时候,为了避免刺激对方产生误会,他只带着盾牌出发,那把造型夸张的斩龙巨剑被留在原地。

    要不说赫特是马屁精呢,还辛辛苦苦替领主大人把武器带来,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交到他手里。

    李察看到剑刃上有些血水和泥巴,接过来顺手挥了两下试图甩掉。

    那可是七十多磅的家伙,强劲臂力握持下瞬间化作一道视线难以捕捉的黑影,在半空中画出个八字。

    重器击破空气的沉闷呜呜声顿时不绝于耳,掀起的剑风让地上枯草叶随之起飞打旋。

    不愧是半人马铁匠用心打造的精品,根本不怎么着污,甩完后剑身干干净净锃明瓦亮。

    那些矮人战士顿时眼都直了。

    他们个个都是玩了一辈子铁的行家,用余光瞥一眼都能把分量估个八九不离十。

    七八十磅的重量看似没有很夸张,一个体弱多病的普通成年农民使使劲也能抱起来。

    但实际上抱起来和挥舞着作战根本两个概念,一般人的武器也就五六磅,自诩强壮的矮人也很少使用超过三十磅的,再重就很难保持灵活了。

    能把这种分量的武器玩出轻如鸿毛的飘逸感,那种肉体力量该是何等的夸张与彪炳。

    战斗力从来不只有一种途径,条条大路最终都能通往科伦,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斗气不斗气根本不重要了。

    “能给我的部下划块地方休息休息吗,我们赶了一夜路又打了一仗,很乏了。”李察收起重剑,打了个哈欠。

    “部落的石屋很多都已经空了,虽然对你们来说可能有些矮,不过只是用来休息应该没什么问题。”

    李察带着人走向划分给高山堡的驻地,安妮走在他身旁,略微踟蹰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罗比平时其实不是这样的,他……”

    “他完全不适合当族长,特别是眼下这种时节。”李察边走边接口说道,“老天爷,光是站在那里都有损士气。”

    “李察你太苛刻了,他今年才只有四十五岁,相当于人类里十三四岁的孩子。”安妮也很无奈。

    “我完全可以体恤他年纪小,但敌人也能体恤他吗?”李察干脆停下来反问道。

    “原先的老族长是罗比的父亲,那倒是个强硬的倔老头。”安妮伸手把垂下的发丝撩到耳朵上,今晚的雨倒是不大,但一直站在室外也几乎让她头发全湿透了。

    “可我没想到他居然去世了。”

    “看来是屋顶破了偏偏还正好赶上连夜暴雨,碰上这么个宝货。”李察叹息着摇了摇头。

    他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原先的老族长和几个继承人相继战死,罗比就是顺理成章的第一继承人。但偏偏,他的年龄、能力和性格都很不适合成为一个族长。

    于是这个原本就风雨飘摇的矮人部落变得更加风雨飘摇。

    “其实罗比是我见过的矮人里最聪明的,不过他的聪明仅限于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安妮突然想起那根神奇的鹰眼镜筒,“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挺有共同话题。”

    “前提是我们能打赢这一仗。”李察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走向宿营地。

    矮人妇孺们正为友军战士流水般奉上大块烤肉和麦酒,看起来他们物资储备倒还挺充足。

    一晚上水米没打牙李察还真有点饿了,弯腰走进屋里捡起一块烤羊肋把肉扯下来塞进嘴里,边嚼边点头。

    善于用火的种族烤肉果然也很在行,手里这块肋排烟火味和脂香味在火焰中融合的很精到,有种质朴而醇美的肉香,算是今天晚上最让他满意的事了。

    不过也只是稍微吃点就停了下来,现在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有敌人袭来,必须随时保持临战状态。以前他打比武台的时候就知道,战前吃太饱会影响发挥。

    石屋顶高实在太矮,李察还能勉强站直,冈瑟就只能盘腿坐在地上。

    这个前冰原猎手经验也很丰富,和自家领主大人一样只吃了个半饱,就开始靠着墙闭目养神。

    “头儿,我怎么觉得这石屋好像有点震啊。”冈瑟没休息多久就突然重新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后脑勺又疑惑地看着背后的墙壁。

    “不会吧,我看这房子不像偷工减料。”

    李察精力极其旺盛,一晚不睡对他来说连毛都算不上。正坐在门口兴致勃勃地教几个矮人小孩打扑克,已经快把他们糖豆赢光了。

    局势危机如火,谁也不知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他这种浑然只当只当春风拂面的大心脏。叫看见这一幕的矮人既不屑,又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多少有点佩服。

    毕竟就算是装模作样,能装到这个地步也至少得有一半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