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七十四章 外客
    冈瑟回来时正赶上第一批军械完工准备分发。

    几位蛮人长老本来还想先跟领主大人套套近乎,但看到这些全新的武器铠甲哪里还按捺得住,像见肉的饿狼一样纷纷围上去仔细观摩。

    “怎么样?”领主大人一到,犹如摩西分红海,人群自动给他让开一条直达核心的道路。

    “头儿,太奢侈了!”冈瑟兴奋地拿着根撬棍拆开一个一人高的木箱,里面是配属给单个战士的全套装备。

    高山堡的军械形制上必须和系统定式维持一致,确实是很严重的限制,但也不代表铁匠们就完全没有发挥空间。

    冈瑟拿起一柄战斧,入手就知道重量起码二十磅。这个分量一年前的他可能还驾驭不了,但现在正趁手。

    全钢制成的战斧只手柄包一层麻绳,锋部被铁匠们精心覆土烧出漂亮的波浪刃形,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叫人心惊的寒光。

    “好好看看这身甲。”领主大人两臂一较劲,把整套全身板甲拽出来。

    比一般人类甲胄更厚一倍,分量极其惊人,也只有高阶蛮人武士穿上后还可以活动自如。整个高山堡军工部门的呕心沥血之作,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最终定稿投产。

    “这是干嘛用的?”冈瑟对这种厚实的防御力很满意,但他突然发现部件之间和背部有些铁棍跟铰链组成的连接部件,两边肩甲还各套一个外嵌轮齿的铁圈。

    “罗比的设计。”领主大人亲自上手给他做了个示范。

    所有开合部件打开后盔甲展开成蝴蝶状,靠墙倾斜放置,李察踩着甲靴往里面一扑,被打开的部件立刻自动复位。

    “快速着甲。”领主大人伸手把后腰和腋下的卡扣压紧,正常来讲需要仆役帮助的着甲过程至此全部完成,“罗比还给它取了个挺霸气的名字呢,嘿嘿。”

    高山堡没有炼金术师无法生产魔法装备,但通过机械构造,也兼容了一般只有魔法装备才具备的功能。这是手艺精湛的铁匠和精巧设计通力合作,才能产生的杰作。

    “叫啥?”冈瑟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众人齐刷刷看着罗比。

    “泰……泰坦铁甲。”被这么多人盯着,罗比脸一下子红了,有点后悔取了这么个傻气名。

    当时他的好大哥李察一个劲窜托他抓住机会名留青史,这个小愣头青哪经得住,头脑一热上了贼船现在想改也晚了。

    “愣着干嘛,赶紧来个人帮我脱一下。”领主大人的声音从头盔下瓮声瓮气地传来。

    “不是快速着甲吗?”冈瑟傻眼了。

    “快速着甲又不是快速脱。”在赫特帮助下,李察从铠甲背后钻出来,顺手捋了把被头盔压平的头发。

    半人马为了保持灵活没换太重的盔甲,还是以前那一身板链甲配弓箭,只是人手添了把一刃半的大号骑兵弯刀。他们在铁匠里有亲戚,这把刀自然也不是一般货色。

    打眼一看刀身轮廓就知道那弧度必然利于劈砍,由于刻意设计全刀重心极其靠前,进一步加强了这种特性。两侧刀身密布流畅飘逸的云纹,这是钢铁千锤百炼的成果,漂亮到了极点。

    李察环视四周,有点骄傲又有点遗憾。

    装备都是好装备,可惜原来就跟不上的产能现在还是一样跟不上。

    高山堡这次装备定型对于铁匠们来说更像一场技术狂欢,半人马布斯米和矮人铁匠一交流才发现,原来两边都掌握着一些对方不知道的诀窍。

    敝帚自珍的往往是半吊子,这些真正的高手反而没什么门户之见。

    对于一个真正的匠人来说,这种交流机会非常宝贵。金风玉露一相逢,怎么可能碰不出点火花,再加上罗比贡献的独门设计,彻底激发了铁匠们的热情和追求。

    最终定稿确实都是一等一的好货,但生产起来巨费工时,哪怕高山堡有上百铁匠速度也始终提不起速。这种产品自产自销也就算了,如果要借助贸易求购再富裕的领地也承担不起。

    安妮已经跟他强调过一万次,外销版本一定要简化简化再简化。

    李察暂时只能选择好钢用在刀刃上,优先满足老兵需求。

    这样的话倒是勉强足够,不过如此一来,新兵和老兵之间无论是等级、经验还是装备都存在巨大差距,战斗力完全无法同日而语。

    “大人。”一个扛着木棍的兔人哨兵边叫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兔人虽然身体孱弱但天性相当机警,而且听力和视觉都很出色,所以最近高山堡上岗了不少兔人哨兵,整天支棱着耳朵眼观六路。

    “外边来了几个蜥蜴人,说要见您。”新上任的哨兵说完一句才想起忘了行礼,赶紧躬身补上。

    “来投奔的?”李察从腰带上拔出望远镜筒套在眼上。

    远方哨卡正有十几个小矮子泾渭分明地站在两边,一边是顶着长耳朵肩抗木棍的兔人,另一边两手空空但是周身皮肤上覆着一层细鳞,显然就是哨兵所说的蜥蜴人。

    兔人们有宗主在后面撑腰,面对同样瘦小的蜥蜴人显得很有底气,个个挺胸凸肚气势不凡、

    高山堡打完几仗后,周围土著渐渐意识到这伙外来户是顶真的狠角色,最近陆续有不少人选择主动前来投奔。领主大人虽然觉得他们眼光个顶个真心不赖,但还是硬着心肠都拒绝了。

    因为其中几乎没有强战种族,而高山堡眼下也不需要更多平民。

    看个头就知道这些蜥蜴人战斗力同样不会超过一只鹅,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通常来说越能打就越心高气傲,越把自己那点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低头进屋檐。

    “还是按惯例回绝吧。”李察随口交代。

    “不是,他们说是路过想来拜访。”兔人哨兵仰头看着领主大人,两只耳朵一晃一晃。

    “嗯?”李察脸上满是疑惑。

    自从打赢矮人部落之战,土著面对高山堡要么敬而远之要么主动归附,他还头一次听到拜访这种通常只在人类间流传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