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七十六章 巴克兰的疑惑
    巴克兰看着李察的背影摇头叹息,他觉得这个小领主好像挺会白日做梦。同样是招揽,选择国王还是选择一个前途未卜的开拓领主?这简直都不需要过脑子。

    “你们怎么不劝劝李察大人。”他这样问那些卫队战士。

    忠诚的追随者不应该眼睁睁看着自家领主被拒绝而颜面尽失,但他们对此似乎个个都无动于衷,专心摆弄着刚到手的新装备。

    “劝?”冈瑟看着对方眨巴了两下眼睛,“为什么要劝?我也觉得招揽过来不错。”

    巴克兰结结实实审视着满脸憨厚的冈瑟,没想到这蛮子外表忠厚,居然这么会拍马屁!

    几位斯嘎尔人信使随李察一起走进领主大厅,木门随之紧紧闭合,外面无法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大门再一次敞开,蜥蜴人向领主大人挥手作别,急匆匆远去。

    正当巴克兰满以为谈崩了时,斯嘎尔人却又去而复返,这次人数变得更多,足有十几人,并且关门密谈的时间也变得更长。

    “他们的地行龙好像挺厉害,不过蜥蜴人那小身板能用得动骑枪吗?”闲得无聊,几个卫队头头凑在一块扯淡解闷。

    “没问题。”罗比跟着插了句嘴,“把骑枪尾巴固定在座鞍上,他们只负责调整方向,应该做得到的。”

    “那是。”一帮卫队头头赶紧连连点头。

    现在罗比在高山堡地位不低,一方面是他搞出的武备设计确实精妙独到,更重要的原因是全高山堡目前就只有他管领主叫大哥。

    巴克兰使劲挠了挠光秃秃的头皮,眼睛眯成一条缝盯着木门等待最终结果揭晓。

    在他看来高山堡最大的优点是军事实力还不错,但这个不错跟庞贝之主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而在其他任何方面,脚下这块土地都还处于草创阶段,如何能跟繁华的王都相提并论。

    巴克兰一生经历丰富,可也还从没见过这样悬殊的选择。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当领主大厅吱嘎一声再次打开,几个斯嘎尔人俨然已经成了领主大人的忠实簇拥,站在他身后满脸喜气洋洋。那感觉不像高山堡领主在费心招揽他们,而像是他们主动投奔高山堡后侥幸得到接纳。

    “阿布,你们先回去把族人都带来。”李察边走边跟他们交代,“其他事回头再细说,”

    “是,大人。”

    斯嘎尔人兴冲冲地走了,留下博物学者巴克兰和他满脑袋的疑惑。

    “成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肯定是成了,但巴克兰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

    “有我出马,何事不成?”领主大人看着他直想笑,老白虎脸上的表情实在太鲜明了,就差在脑门上画几个问号。

    “你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巴克兰知道这么问有点失礼,可就是实在忍不住。这墙角都能撬动,完完全全是不合常理。

    “什么迷魂汤。”

    “明明是我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四溢,他们纳头就拜。”李察浑身猛地一抖,周围几个卫队头头立刻做出一副受到震慑的样子,然后一起对视大笑起来。

    “就我所知,我才是在场唯一一个虎人吧。”巴克兰很纳闷,哪来的“虎躯”。

    “好吧,开个玩笑。其实是说我有种能提升实力的魔药,效果非常惊人,愿意留下就人手一颗。”领主大人板着面孔,神色无比认真,“他们一听居然还有这种好事,还不赶紧争先恐后留下入伙。”

    李察不得不感慨,蜥蜴人还挺淳朴,起码没动过假装效忠骗“魔药”之类的歪脑筋。

    “我信你个亡灵。”巴克兰小声嘀咕道。

    好奇心是每个博物学者都具备的基本素质,好在他已经到了学会按捺的年龄,起码是暂时按捺。

    “先等等他们来吧。”李察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丘陵顶上。

    荒野渐渐开始进入秋天,一岁一枯荣的草叶灌木在夏天的尾巴茂盛到巅峰。当微风拂过,放眼望去,碧涛翻涌如海。

    眼看良辰好景难得,领主大人立刻争分夺秒地攒起牌局。

    “唉。”巴克兰觉得高山堡领主的性格也未免太跳脱,还远远不够沉稳,“对三!”

    不久后,李察忽然感到地面开始微微震颤,并且随着时间推移愈发明显。一度在领民之间引发恐慌,有些人信誓旦旦地宣称是地震前兆。

    这些蛊惑人心的货立刻受到了专政铁拳无情镇压,他们错误认知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有眼尖的领民发现地平线上浮现起一个又一个庞大的身影,仿佛放大无数倍的巨型蜥蜴,边摇头晃脑边把沉重的蹄足抬起落下。

    就像重锤一次次砸在地上,数以百计汇聚在一起便让整块大地都随之震颤。

    “说实话,他们这辈子也别想发起一次成功的偷袭。”领主大人看着桌上的水杯,一圈圈同心涟漪正方起方灭。

    奇丘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在桌面上蜷缩成一团。李察把它抱起来放在手心,小东西立刻得寸进尺地顺着袖管爬到头发里藏身。

    “赫特帅哥,你们半人马能挡住他们冲锋不?”冈瑟一个劲冲赫特挤眉弄眼。

    “他们太笨重,拉开距离根本拿我们的游射没办法。”赫特立刻回以怒视,手里牌一把拍在冈瑟的光头上,“要真有这样的对手,大人会先叫重步兵顶上去——也就是你。”

    “怪不得叫地行龙啊。”李察觉得还真不能怨起名人标题党。

    斯嘎尔地行龙确实长着颗和巨龙极为相似的头颅,单从外观看唯一不同之处在于没有犄角。

    它们的肩高普遍在两刃半到三刃之间,浑身覆盖鳞片作为天生护甲,尾巴末端两侧分布着整齐的锯齿形骨刺,可以想象这根尾巴绝不只有保持平衡一个功能。

    流线型身躯和修长强健的四肢是奔跑能力的保障,而自身的惊人体重则是无人可挡的前提。

    在这些巨兽衬托下,坐在脖根上的斯嘎尔人显得尤为瘦小,稍不注意简直会直接把他们忽略过去。

    “天生的重骑兵。”李察如是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