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八十三章 菲迪皮茨
    亨德拉没有简单把这当成偶然事件,而是立刻着手派人调查。

    对于军界来讲,守备军团不过是无须在意的杂牌。但对匪徒来说,守备军团也是军团,强大到根本无力抵抗。

    灰熊咆哮的斥候都是亨德拉上任后精心训练出的精锐,和正规军团比也不逊色。在荒野上搜寻情报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根本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源头。

    看着地平线和广袤无垠的草原,体会着迎面来的微风和裹挟的草木青味,亨德拉有种异常强烈的直觉——天命在己。

    “大人,再往前走二十里就是那处遗迹。”斥候队长打马走到稍落后于陆行狮鹫的身位,恭敬地颔首说道。

    坐下良驹好歹也价值数百金币,但面对魔兽仍然难免暴露出天性中懦弱的一面,四条马腿都在微微颤栗、

    亨德拉从沉思中惊醒,微微点头,“嗯,我知道了。”

    “让大伙扎营休息,吃顿饱饭,准备日落之后发起攻击。”

    “大人,是否有必要提前抓些活口拷问情报?”

    “不必,只需要击溃他们,答案会像退潮时的礁石那样自然显露出来。”亨德拉唇角微微弯曲,笑得很冷漠,“别太高看他们,一群荒野流民而已。”

    “是,大人。”斥候队长举起手臂食指搭在帽檐上行了个军礼,匆匆打马离开。

    这支规模不大的先锋部队是整个灰熊咆哮的菁英,人数不多但训练有素。命令传递如臂指使,立刻停下脚步,开始井然有序地埋锅做饭布置巡逻。

    …………

    今天是兔人被领主留下来开凿壁画的第三天,眼看着太阳渐渐西斜,却还是照旧和前两天一样没什么进展。

    那面墙壁所用的石材太过于坚硬,想把壁画完整剥离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起码对于兔人来说不可能。

    他们尝试过很多办法,原本住在这里的长毛野人刚开始觉得新鲜,还很积极地出谋划策,现在却已经只会整天看兔人的热闹。

    不过无论如何今天也该收工了,明天的烦恼就留给明天,反正领主大人也没给他们规定截止期限。

    兔人们收拾收拾工具,和长毛野人挥手作别,他们的宿营地离这里足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之所以住那么远是因为他们胆子都很小,最近族里流传说这座遗迹其实是古代陵墓,死人的幽灵一直躲在里面没有消散,一到夜里就会出来攻击生者。

    其实他们也知道这十有八九是假的,因为长毛野人就住在遗迹边上,从来没出过事。可心里就是忍不住害怕,宁愿多跑两步晚上也要住得尽可能远一些。

    这样一旦幽灵出来,肯定会先找上住在附近并且把陵墓弄成猪窝的长毛野人,机智聪明的兔人们就可以趁机赶快逃跑。

    为此那些脏兮兮的长毛野人不止一次嘲笑他们懦弱,但正如野人不在乎脏一样,兔人也不认为懦弱本身值得羞耻,依旧我行我素。

    “菲迪皮茨,你去做什么?”一个兔人向突然离开队伍的同伴问道。

    今天他们走的比以前更晚些,天色已经快完全黑了,这时候脱离大部队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拉屎!”菲迪皮茨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走不用等自己。

    白天就不应该吃那些长毛野人的食物,太不卫生了!菲迪皮茨捂着肚子夹着大腿恨恨地想。

    其实他也不知道“卫生”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不过领主大人嘴边经常挂着,大家就都跟着学。

    菲迪皮茨找了个格外茂盛的草窠蹲下,尽可能让自己藏得严实。千万不能让那些长毛野人看到,不然他们会蹲在旁边等秽物落下,直接伸手捡起来回去晾干当烧火用!

    在试图寻找几片宽大些的草叶时,菲迪皮茨头上的两只大耳朵抖了抖,红宝石般瑰丽的眼眸里满是疑惑,他好像听到些非常奇怪的声音。

    杰出的听力帮他还原了眼睛不曾看到的场景——那是草叶被踏折、战马在喷鼻、利刃划出刀鞘、还有一群鬼鬼祟祟的人!

    一片暮色笼罩的安宁之中,喊杀声骤然爆发开来。

    …………

    “问清楚了吗?”亨德拉用手帕仔细擦拭着佩剑。

    如此上等宝剑其实不沾血迹,只要轻轻一甩就会顺着剑刃飘洒出去,这么做只是出于幼年时养成的习惯。

    长毛野人其实还要比他麾下的士兵更强壮,但这点身体优势跟坚甲利刃比起来不值一提。再加上突袭带来的首发优势,战斗迅速沦为一边倒的屠杀,不到一刻钟就宣告结束。

    很有意思的是,尘埃落定后打扫战利品时,却在地窖里找到了不少铁制武器,以亨德拉的眼光看来也非常精良。长毛野人太珍惜这些宝贵的武器,舍不得拿出来用,白白送了性命。

    “大人,青铜兵器确实是他们偶然发现的。”

    “太棒了。”豪光一闪,剑刃准确入鞘,彰显着亨德拉卓越的剑术,“所以我怎么还没看到那些小宝贝。”

    “三天前有位庞贝贵族先我们一步,全换走了。”

    “哦?”亨德拉立刻反应过来,野人部落里那些精良兵器显然就是这么来的。

    对方似乎很舍得下本,不过这也侧面反映了他们实力可能不强,否则没必要采取和平手段。

    “对方是什么人?”

    “是个叫高山堡的庞贝开拓领。”说着说着斥候忍不住笑起来,“这些土鳖把他们形容得非常非常厉害,简直像圣光神降临一样。”

    “不过是个小小的开拓领,土著没见识,不必放在心上。”亨德拉只用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定。

    开拓领能有什么样军事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了不起就是百十来个水平参差的战士,士气和组织度都很低劣,跟棕熊咆哮相比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

    “似乎要迎来一场战争了。”

    “可是大人,一旦被庞贝发现我们会有大麻烦。”

    “没错啊,被发现了会很麻烦。”亨德拉打了个响指,正在吞噬尸体的陆行狮鹫立刻跳到他身边,像只大猫一样翻身露出肚皮,发出软乎乎的呼噜声。

    “问题是一个偏僻的开拓领,如果被歼灭了,要多久才能有人发现呢?”

    “也许至少一个月。”斥候队长立刻会意。

    “我觉得是半年。”

    他们都没注意到,远处那从不起眼的草窠里,有个兔人死死捂着自己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他们都没注意到,远处那从不起眼的草窠里,有个兔人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