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混战(中)
    贝德里克恰巧也在,现场太过嘈杂,他用最大声音冲李察喊道:“老兄,能拉架吗?”

    “拉个屁!打完再说!”领主大人卷起袖子,冲贝德里克点头示意,顶着他难以置信的目光,迎头冲进混战最中心。

    一群大块头蛮子和半人马里面夹进个庞贝人,要多明显有多明显,巨龙之爪的老兵油子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是对方主事人。略作眼色交流,立刻有十几人暗中包围上来试图制敌先机。

    领主大人冷哼一声劈手抓住个偷袭的大个子,在他面前对方如同小鸡仔一般反抗无力,横举起来怒吼一声扔向人堆。简直像迎面被巨龙推搡,一片人仰马翻,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原本就是热闹非凡的军旗游行,周围聚集了不知多少百无聊赖的士兵。自从斗殴开始军旗游行泡了汤,那伙人又转过来围观突然爆发的好戏。

    看到这一幕顿时响起齐刷刷倒抽冷气的声音,这种力量根本就是怪物!

    不得不说作为名声在外的精锐,巨龙之爪的士兵很有两把刷子。他们武技精熟、体能充沛,面对不利开局没有半分气馁,反而更因此斗志昂扬。哪怕被撂倒在硬邦邦的冻土上看着都疼,也能立刻爬起来嗷嗷叫反击。

    虽说双方很默契地没有动用制式武器,但劈柴棍和冻硬的黑面包可不在此列,立刻成了最受欢迎的家伙,被一支支强壮的胳膊握在手里,劈头盖脸地朝对方身上招呼。

    可惜,无论是半人马还是蛮子,都是天生的斗士。虽然此前没怎么参加过斗殴这样富有活力的集体行动,但天赋就是天赋,犹如一池烈酒摆在那里,只要火星落下就一定会熊熊燃烧。

    在缺乏指挥的情况下,明明是一场混战打着打着居然纯凭战友间的默契,打出了波次跟配合。把他们平时的训练科目和从系统里得到的馈赠,发挥到淋漓尽致。

    看得出来,巨龙之爪的士兵经验都堪称丰富,斗殴对他们来说大概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但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经验丰富并没能产生什么作用。

    高山堡的人打得太凶悍也太有章法,而且系统高阶士兵的实力属实有点出众,力量和抗打能力都比普通人强出太多,在混战之中这一优点被无限放大了。

    短短几分钟时间,巨龙之爪士兵顿时有点扛不住,一个又一个像推纸牌一样飞速被撂倒在地上。

    更多围观者看着这一幕,开始招呼朋友、解下佩剑,准备给同军团的袍泽助拳。

    “你们他妈的耍赖,还要不要脸!”贝德里克挥着木棒,拼命敲打一副不知谁留在地上的胸甲像是在敲钟,声嘶力竭到嗓子都快哑了,“比人家多一倍了还想往里上人。”

    如果别人敢说这话吃黑拳简直是一定的,不过士兵们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暂时还没人胆敢袭击王储。起码几百人面无表情地慢慢聚到一块,手里拎着各式斗殴器具,虎视眈眈。

    贝德里克带着两个跟班,拦在他们前面。他倒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两个跟班腿肉眼可见地在哆嗦。

    贝德里克王储的威严也没能维持很久,主要是有些人并不配合他。

    “贝克,你把他们放过来,我倒要看看这群怂货能折腾出什么名堂。”领主大人嗓门震天响,顿时像是捅了马蜂窝。

    “好吧。”贝德里克耸了耸肩,两侧人群流水般略过直冲李察。生力军加入顿时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斗殴,甚至有斗气光芒在闪烁——不上点真本事,实在没人能挡住那个怪物般的雄鹰骑士。

    “所有人立刻放下武器。”萨福克和军团高层一块到了,威严的声音里积蓄着压抑的怒火。

    没人鸟他,斗殴依旧如火如荼——不是军团长大人缺乏威严,而是一片混乱中,他一个人声音微不足道,压根没法被热血上头的士兵们听进去。

    一队队手持束木棍头戴白色木盔的宪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冲出来,准备弹压秩序,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四散溃逃,连束木棍也扔掉不要了。

    因为李察抱住一根碗口粗的栅栏,怒吼着硬生生把这根深埋在冻土里的原木一寸一寸拔出来,作势要投掷。宪兵们都很聪明,能看出以这种怪力投掷出的原木,怕是能用来攻城。

    “一群怂包。”领主大人把原木撂在地上,拍着手哈哈大笑。头也不回一挺脑袋,给身后准备偷袭的倒霉蛋砸了个满堂彩。

    萨福克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喘息着如同一条即将窒息的鱼,“海森伯格大师,全都交给你了。”

    满脸褶子头戴尖顶帽的老头从萨福克身边站出来,他手握跟一臂长的短木杖,顶上镶嵌的魔晶有拳头大小,光泽深沉而内敛。能被巨龙之爪的军团长叫一声大师,这位海森伯格法师可想而知是修为极其精深的那种。

    “请放心,大人。”

    他挥动着魔杖吟唱起咒语,一个略微扭曲视线的无序气团笔直飞向天空,片刻后猛烈爆开。

    “砰!”的一声炸响伴随着气浪从头顶向四面八方扩散,剧烈到足以使在场众人耳边响起蜂鸣甚至短暂失聪。把他们吓了一跳的同时,也让所有人稍稍找回几分理智。

    李察撅起嘴吹了个口哨,趁对方还在愣神,带着高山堡的战士缓缓后退。巨龙之爪那边打了这么半天,满腔精力发泄得所剩无几终于冷静下来,手一松木棍落地声连成片,看着眼前一片狼藉开始惴惴不安。

    在军队这种地方,斗殴一向会被纵容甚至鼓励,认为有助于培养士兵们的尚武精神。

    但那是指最多几十人参与无伤大雅的那种。绝对不包括眼下这样,双方参与人数加起来稳稳过千,场上留下近百人躺着呻吟打滚爬不起来。

    往严重里说,这种恶性事件甚至会给整个军团带来不利影响,主要参与人可能全都得被军法制裁。

    谁也没注意到,最初引发斗殴的那些小个子蜥蜴人似乎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