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二十张 平息(中)
    一支军队可以拥有很多特性,比如英勇、善战或者强壮,等等诸如此类。这些都是正面形容,代表着千万人汇聚成军队,作为整体所能拥有的美好特质。

    可如果非要从这些华丽动人的辞藻里,挑出最好的那个,就必然只能是“令行禁止”。

    什么叫令行禁止?地行龙骑兵们在用表现做出生动诠释。

    李察一声令下,正在气头上的蜥蜴人立时恢复平静,开始约束坐骑遵命行事。而真正让人看着看着,突然笑不出来的是——骑士们明显没太刻意协调,地行龙却自然而然踏出了步伐同调。撤退时三排骑兵整整齐齐,从侧面望去,数十人几乎如一!

    要知道这种协调度严苛到近乎难以实用,往往只被少数仪仗队掌握。但对地行龙重骑来说,似乎很是轻松。他们分明没有半分炫耀之意,却用行动实实在在招来嫉妒。

    目送离开还难免深深为之震撼,正面应对时又该遭遇怎样的惊涛骇浪?大小军官们看着这一幕暗暗咋舌,要做到这种程度,主将得在部下中拥有近乎神明的绝对权威,他们扪心自问还差得远。

    随着地行龙一步步离开,冰雪神官们召唤出的风雪也偃旗息鼓,漫天飞舞的枯枝败叶缓缓飘落。一场原本会如陨石坠地般剧烈的碰撞就此消弭,所有人一起松了口气。

    “幸不辱命。”领主大人耸了耸肩。

    萨福克看着李察,表情十分复杂。说不恼火是假的,但心中更多却是难以描述的惊艳。

    和那些过分关注于地行龙的低级军官不同,作为军团长他眼界更高更广,视线在矮人工兵推出来的弩车上停留了格外长时间——全钢部件,做工精良,结构复杂到让人眼花缭乱,在阳光下反射着冷冽的幽蓝色。无论金属处理还是设计,都是一眼可知的上等精良。

    作为老军人他眼光不可谓不毒辣,一看就知道不可能出自普通铁匠铺,非得有够水平的匠师和学者通力合作才行。

    这种高级军械不论在哪都是管制品,做梦也别想从市场上买到,也就是说高山堡居然有相当不错的军工能力。

    从那些矮人工兵来看,最大可能就是他们招揽了为数不少的矮人铁匠。要知道作为公认的倔脑筋种族,许多庞贝豪门想招揽矮人可都很困难来着,一个刚建立不到半年的开拓领凭什么?

    于是萨福克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养了只鼯鼠,矮人都觉得这是泰坦后裔,所以纷纷来投奔高山堡。”李察回答的时候眼神特别真挚,语气异常诚恳。如果忽略内容,看起来还真挺有说服力。

    饶是萨福克作为老牌名门出身,平时注重仪表已经深入骨髓,此刻也实在没忍住翻出个白眼。矮人是倔脑筋又不是缺脑筋,换成巨怪能干出这种事还差不多。

    李察说完好像还觉得不够似的,又补了一句:“说实话我还嫌他们吃得多呢。”

    他话音刚落,顿时听取嘘声一片,萨福克身边其他军团高层目光聚集在李察身上,满是鄙夷——这种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暴发户,实在太令人讨厌了。

    说实话高山堡的实力,让这些自诩久经沙场的将军们也很意外。

    重骑兵冲击力完全来自坐下骑兽,所以其中精锐会专门使用半吨重的战马,获得拥有超人一等的威力。但马这种坐骑无论怎么膘肥体壮,和肩高三刃体重数吨的地行龙比起来,都永远不在一个档次。地行龙骑兵就是碾平冲锋路上一切存在的破坏机器,哪怕王都禁军中都难以找到可堪匹敌的对手,毫无疑问是重骑兵中的顶级翘楚!

    还有半人马游骑兵,还有无比强壮的蛮人武士,也个个都是赫赫有名的强战种族。

    更夸张的是,一个小小新兴开拓领地,竟近乎奢侈地拥有巨怪萨满组成的施法者队伍——他们脑袋也许不太灵光,但施法能力已经在众目睽睽下得到验证。而且相比身体孱弱的人类法师,巨怪毕竟天生皮糙肉厚,更能承担一线随军作战的职责。

    如此众多精英荟萃,居然老老实实蛰伏在一支领地卫队里,说出来简直没人会信。

    这个雄鹰骑士的含金量未免也太足了些!

    “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这次斗殴毫无疑问极为恶劣,尤其是在这个准备开战的时间节点。”萨福克心里隐约有点后悔,开膛手大队的人员构成情报,其实早已经被军部送上他案头。

    但作为掌管整整三万八千人的军团长,他对一个战斗人员刚过三百的大队根本没上心,任由那份名单在公文堆里越埋越深,直到彻底难以寻觅。

    “大人,毫无疑问,开膛手大队要担负主要责任。”说话的是布斯特将军,巨龙之爪的三名联队长官之一。跟高山堡斗殴的军团士兵,绝大多数都来自他麾下十二支大队中。

    整件事来龙去脉简单清晰,稍加询问不难还原出真象。

    和造成的后果相比,最初起因简直不值一提——几个小兵围观军旗游行的时候,多嘴嘲笑了几句。

    斯嘎尔人太讷于言脾气却暴烈,听到外人瞧不起自家军旗,一言不合直接动手,这是斗嘴转入实战的开端。而巨龙之爪的士兵面临战争,也远比平时更容易激怒,立刻毫不犹豫选择打回去。

    随后赶来的蛮人与半人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无法无天的主。他们原本完全有机会制止这场争斗,却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投入其中,等李察稍慢一步到场,事情已经难以挽回。

    如果说一块岩石滚落可以引起雪崩,那么蛮子和半人马的加入自然也可以引发更多连锁反应。

    他们的所作所为触动了其他围观者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于是几乎顺理成章地,全面混战就此爆发。而此后地行龙骑兵跟冰雪神官的惊险对峙,就更是完全源于斯嘎尔人的暴躁,这点就算领主大人自己也无法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