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返回营地
    街道上涌出来的行尸正变得越来越多,原本清冷的街道霎时热闹起来。

    据说亡灵会永远怀念自己曾经所拥有的生命,只是这种怀念里夹杂着恨与偏执,所以他们会嫉妒并怨怼一切生者。李察也不知道这个说法到底准不准确,不过行尸一见到活人确实会直接扑上来没错。

    这会也别管什么斯图亚特人还是庞贝人了,在亡灵面前,只要拥有生命都是天然盟友。

    “四十五万……”李察边开路边不由自主地重复这个数字。

    “被吓到了?”西多夫也在持剑作战。

    这老头一手斯图亚特标准军用剑术使得有板有眼,年轻时应该也算得上好手。不过如今已经体力衰退,只能跟在伯纳身后查漏补缺。

    “其实掰指头算算也还好,城里有十多万正规军,平均一人对付三个多,问题不大。”李察一手扛着肩膀上的薇拉,另一只手握着斩龙重剑狂砍。

    这种水平的亡灵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困扰,就是有些行尸沾染着满身秽物,一剑下去漫天飞舞恶心到一塌糊涂。每当这时李察就一扭身让薇拉挡在前面,反正这女人自从被扛起来就一直鬼叫,那再叫大声点也完全没关系。

    “没那么简单。如果都是这种杂鱼,城卫军根本不会全军覆没。”伯纳手起刀落,剁下一个行尸的头颅,污血溅在他脸上,但这位剽悍的斯图亚特军官完全没在意,说话的语气仍旧四平八稳,“你要小心穿禁卫军盔甲的亡灵,那是僵尸武士,实力很强!”

    “多强?”

    “力量和身体韧性不会弱于鲜血骑士。缺点是没什么武技可言,优点在于只有头颅一处要害,而且完全不怕死,还有一定元素抗性。”西多夫说道。

    “哦。”李察颇有点不以为然,正版鲜血骑士他又不是没锤过,实话说也就那么回事。没有鲜血骑士那种五花八门的血能,僵尸武士实力肯定还得差一大截。

    他寻思要是只有一两百,光靠高山堡自己就能包打,根本算不上棘手。

    “你就说有多少人?”领主大人贼潇洒的一挥长剑。

    “整整一个军团!”

    “……”李察一扭身用薇拉挡住迎面泼洒的污血,动作已经变得熟练而高效,“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这种任务交给平托将军,肯定没问题。”

    随着时间流逝,街道上行尸变得越来越多,这种情况在离开贵族区后变得愈发严重。

    一行人其实配置相当高端,军官们都是不错的剑士,还有阶位不低的魔法师和牧师。如果让他们放手发挥,眼前这些行尸完全无法成为阻碍。可一旦加上不能动用元素这条枷锁,情况就变得相当艰难,全靠军官们的剑术和体力在苦苦支撑。

    圣光牧师的神术对付亡灵相当有效,但在奔跑中根本没时间给他们吟唱施法。

    “为什么不能使用元素?”李察承担着正面绝大部分压力,还有闲情操心这种问题,让所有斯图亚特人都叹为观止。这个庞贝人杀戮的效率近乎于“清扫”,完全是个神力无穷的怪物。

    “你说亡灵生物能感知到元素波动,可就算现在不用,不也照样在攻击咱们?”

    薇拉搂着李察的脖子,从肩膀滑到背上。她没回答李察的问题,而是抓紧时机开始持咒,先释放祝福灵刃给几位剑士,又释放了除污术给自己。

    然后才开口说道:“不动用元素,我们只会吸引一百码内的行尸。动用元素,一千码外的行尸都会闻风而动。”

    “我咋没有祝福灵刃?”李察发现斩龙巨剑上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亮起乳白色光泽。

    恰巧此时前面有个满身淤泥的行尸,于是他挥剑同时顺势转身背朝前,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你挥剑威力溢出了,用不着!”薇拉一对粉拳攥得发白,牙咬得咯咯响,伸手使劲抹去脸上的污泥。

    “也是。”领主大人咧嘴一笑,“薇拉小姐,您想得真周到。”

    又一波行尸在拐角巷子里晃晃悠悠出来,看到活人立刻像见了屎的绿头苍蝇一样,开始

    “快点,马上到营地了!”黯淡的天光中,李察已经能看到营地点燃的篝火。他身后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在气喘吁吁,体力已经渐渐难以支撑。

    但希望总是种美好的东西,能最大限度激发人的潜能。无论是法师还是牧师,纷纷压榨出最后的体力跟着这个庞贝人奔跑。

    西多夫在竭力斩杀亡灵,但剑刃在高速运动中却猛然骤停——正朝他迎面冲来的行尸身上,穿着城卫军盔甲。原本年轻的面孔,已经完全被嗜血与狰狞填满。

    这句皮囊他曾经非常熟悉,但如今却成了怪物。

    “是萨伊……”西多夫握剑的手依然稳定,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痛下杀手。这个以坚毅著称的老将,声音里蕴含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他一生经历过无数次艰难的处境,有些近乎必死的杀局最终也安然渡过。可论起内心纠葛的程度,压根没几次能与眼下相比!

    眼看那行尸越来越近,李察可不管那么多,抡起大脚直接踹得倒飞而起落进路边民宅里,把墙面都砸出个窟窿。

    营地已经不远了,能看到外围有零零散散聚集来的行尸,不过对于高山堡的人来说暂时还算不上困扰。

    他们已经在周围空地上点起几处火盆,足以照亮方圆十几步。亡灵只要靠近到火光范围之内,头颅上就会立刻“长”出一根箭矢然后扑倒在地——这种准头当然是半人马们的功劳。

    头顶圣光作为照明,在一片昏暗中无比醒目,倒是让半人马射手们早早就注意到这支队伍。

    “是大人回来了!”

    李察隐约听到有人在这样呼喊,半人马射手们开始用长弓为他们支援。

    一行人旋风一样冲进篱墙,随后大门紧紧关闭。身体虚弱的法师们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反倒是一路奋战的几位军官除了气喘吁吁,个个都没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