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波三折
    “不跑了!”李察带着所有人冲进一条巷子,停下脚步。

    哼哈二将的魔力有限,指望他俩一直使用法术拖延根本不现实。而且地行龙这种超重型坐骑,耐力也远远算不上出色。把所有体力都浪费在无休止的奔跑上,还不如用来搏一把拼命。

    与其把命运交给不可知的运气,高山堡人更喜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不是鲁莽,而是自信,无比强烈的自信。

    “早上给你们发的圣水还在吗?”领主大人拳头捏得嘎巴作响。

    “在。”回应他的声音都很慵懒。明明形势危急,强敌迫近,但一众高山堡战士的脸上却嘻嘻哈哈,看不到半点紧张,仿佛是在郊游。

    “干特娘个车把!”李察狠狠一挥拳。

    “干特娘个车把!”这回倒是立刻应者如云。

    一瓶瓶浓缩圣水被起开,战士们把这些粘稠的液体像涂养护油一样抹在兵刃上。圣水暴露在空气中后,其中蕴含的神力开始慢慢挥发,形成肉眼可见的淡金微光。

    如果说夜色中,手持发光兵刃的高山堡武士恍如神国战士降临。那么,接踵而至的僵尸武士就绝对来自炼狱,是暗面的象征。

    沙哑的低声嘶吼连成一片,汇聚成阴冷而古怪的曲调,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双方距离飞速缩近,正面决斗随之而始。

    李察试着不用圣水直接劈砍,而斩龙切开甲胄后,居然在肉体上擦出一溜火星。要知道硬抗高山堡领主一剑,只是从头被劈到肚脐眼而不是整个人左右分离,绝对算得上重金足赤实力的象征。

    不过圣水确实克它们克得足够凶,哪怕被稍微蹭上一下,都立刻一股焦臭味飘散。

    领主大人没再过多关注,毕竟僵尸武士远算不上高山堡面临的最大威胁,头顶那个亡灵龙骑才是。他看准亡灵龙准备下扑的时机,拿着一柄备用战斧,直接甩开膀子抡了出去。

    在强大的力量驱使下,沉重的战斧加速到惊人的地步,破开空气掀起渗人的尖声厉啸,气势极度惊人!

    很可惜准头实在欠奉,连毛都没捞着一根,直奔月亮去了。

    亡灵龙骑阶位比行尸高不知多少倍,智力也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虽然没有直接中招,它还是立刻意识到地面那个活物有能力对对它造成威胁,明显变得谨慎起来。

    这鬼东西拉升到安全高度,不肯轻易落下。但同时却也没有离开,而是在外围盘旋着寻找机会,蠢蠢欲动。

    李察心一沉,他最担心的局面还是出现了。

    除开他本人,整个高山堡绝对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对巨龙造成威胁,哪怕是死掉的巨龙。可一旦领主大人被迫拿出全部精力防备巨龙,这几百号人就相当于被钉死在原地动弹不得。

    “地上走的怎么跟天上飞的打。”李察无奈苦笑。他发誓这次回去之后,怎么也得弄个能上天的坐骑。

    “大人。”德古拉的眼神不由往奇丘身上飘,作为少数知晓‘天空与雷霆之戒’内情的人,他同样已经获悉奇丘的身世秘密,“从我以前查到的资料里看,那枚戒指能赋予泰坦御使气与雷电元素的能力。”

    “也就是说,可以让我飞起来?”李察从口袋里掏出指环。

    “嗯。”德古拉使劲点头。

    “那这玩意要怎么用呢?”领主大人翻来覆去地看着,毫无头绪。

    “很简单,只要……”德古拉话说到半截,忽然胸口偏左侧“长”出一根弩矢来。“嗬嗬……”他嘴里喷出鲜血,颤抖着瘫倒在地。

    僵尸武士里有射手,不过箭矢对人人身着重甲的高山堡武士威胁不大。可偏偏,德古拉之前为了跑腿利索,只穿着一件轻薄的皮甲,防御力根本不够。

    箭矢从他的后心射入,又从胸前透出,不用看也知道,胸腔里的心脏肯定已经洞穿!

    领主大人伸手接住德古拉的躯体,有斗气支撑,他多少还能坚持一会。亨德拉竭尽全力嗫喏着嘴唇想说完下半句,但已经力不从心,只从嘴里吐出一团鱼籽似的血沫。

    “这……”

    使用天空与雷霆之戒的方法就德古拉自己知道,李察以前没想过这茬,所以也没问过。但心脏破裂这种致命伤,就算把圣光教会的教皇弄来,能不能救回也还两说,何况现在根本没那种条件。

    “命运魔石呢!”领主大人脑子一向活络得很。

    他还记得在小镇洽克什对付鲜血骑士,偶然收获过一枚完整的命运魔石。而使用命运魔石得切除心脏,用魔石替代原本心脏的功能,完全能适合德古拉此刻情况。

    李察又抡飞一柄战斧,再次惊退蠢蠢欲动的亡灵龙骑。他也不知道同样的手法到底能奏效几次,但一直这么干早晚会被发现准头不佳。

    最近一直是赫特在兼管后勤,他闻言停止射箭,退后几步让另一个半人马填补空缺。

    “大人,我想起来了,在后勤马车上。”赫特的话顿时差点把李察气蒙——后勤马车还留在他们原来营地里,走得时候根本就没带!

    “靠,是谁他妈放那的!”

    “头儿,就是你放的啊。”冈瑟一边狂砍僵尸武士一边看着自家领主无比认真地说道,“以前在洽克什的时候在你手里,后来行军你嫌东西杂太麻烦,一股脑都放进马车里了。”

    冈瑟越说还越来劲,继续说道:“刚才走的时候我还问要不拉着马车,你说不要了。还说咱们高山堡就算拦路抢劫,也肯定饿不着。”

    领主大人被这么一提醒,全想起来了。

    “这莫非就是命?”从来不相信任何神明的李察也不禁诞生出这种想法。

    天上的亡灵龙骑又一次俯冲,哪怕明知道这个怪物可能在试探,李察也别无选择,只能又一次扔出战斧。对峙得以继续维系,但显然不可能长久。

    “不就是魔石吗,我再去一趟营地拿回来。”冈瑟摘下头盔,冲李察咧嘴一笑,一口板牙白得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