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争辩
    “你真的是李察吗?”巴克兰第一反应竟然是怀疑。

    要是领主大人说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发现了月井,准备带队打过去抢回来,老白虎还觉得比较符合他一贯风格。但这种细腻的揣测推理能是他干出来的?

    巴克兰伸手在李察颌角扣了几下,想试试能不能揭下张人皮面具什么的。

    “滚蛋!”李察一巴掌拍开,气势汹汹地说道:“本领主的智慧,岂是尔等可以妄自揣测。”

    “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巴克兰连声感慨。

    “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让精灵们都去练习刺青了吧。”李察看着安妮,对方眼神里那种难以言喻的震惊,让他心里一阵暗爽。

    “可是,这也只是你的推测而已。”安妮下意识反驳。

    熬过漫长黑夜过后,面对即将到来的曙光,第一反应往往不是期待而是恐惧。恐惧那光也是虚妄、是幻觉。

    不是她不愿相信李察,而是任何一个精灵恐怕都没办法相信。

    “我要不是早就试过,能把话说这么满?跟我来。”李察站起来走出大厅,带着巴克兰和安妮左拐走向几十步外的地穴。

    巴克兰记得这个地穴以前是燃料仓库,堆满领民们收集来的干草和木头。但现在肯定情况有变,因为门口居然杵着两个山羊人哨兵,大冷天正背着根木棍连连哈气跺脚。

    燃料在高山堡既不缺乏也不值钱,完全没有安排岗哨的必要。如果安排了岗哨,里面就肯定不是燃料。

    作为后勤主管,建筑用途变更按理说都应该汇报给他,但巴克兰此前没收到过任何消息。

    李察掀开厚厚的棉布门帘带头走进去,巴克兰这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两个蛮子武士靠着墙打盹。听到动静后第一反应就是摸斧头,等看清来人是自家头儿,扔下家伙就开始嬉皮笑脸地拍马屁。

    地穴里有点过于暖和,老白虎摘下玳瑁眼镜,擦了擦镜片上蒙结的水雾。他老眼昏花,摘下眼镜就是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但耳朵足够好使,听到了来自安妮的惊叫。

    “天啊!”

    地穴里是一口口齐腰高的大水缸摆得满满当当,缝隙里塞着木屑用于保温,只在中间留出一条狭窄的过道。每一口缸里,都有一株初生水仙微微露出水面,幼嫩的叶片还没褪去鹅黄,酝酿着勃勃生机。

    “纳西水仙!”半精灵小妞捂着嘴巴,仿佛直视过美杜莎蛇妖的眼睛,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石化。

    “怎么样?是不是都活了?”李察得意洋洋地问道,“我一共要来三十个侧芽,足足有二十七个成活。梅丽莎当初还不想给我,我看要是让他们自己种,能活一个都是奇迹。”

    “那不还是死掉三个?”巴克兰用行为生动地诠释着什么叫杠精。

    “哼对什么都好奇,吃掉了三个侧芽,没中毒真是万幸。”领主大人翻了个白眼。

    “如果巨怪会因为乱吃东西中毒,那他们早该绝种了。”巴克兰幽幽说道。

    安妮深吸一口气,肚子里有一万个疑惑想问,却张口结舌几乎说不出话来。

    月神在上!那可是纳西水仙!

    自从古精灵帝国烟消云散,月井随之失传后,纳西水仙的超低成活率就像是梦魇,死死缠绕在精灵们心头。没有纳西水仙就没有摩瑞亚毒剂,没有摩瑞亚毒剂就无法培养精灵武士,无法培养精灵武士部落自然走向衰微,导致更没可能解决纳西水仙的问题。

    一个无解的循环,片刻不停地转动,永远看不到希望。所有精灵就被缠绕在这个循环里,一点一点向泥潭深处坠落。故国破灭之初,他们还算一方豪强;几百年前,开始沦落到靠联姻维持生存;再往后,不得不进一步接受失去独立性成为附庸的命运。

    精灵们为此做过多少努力?简直数也数不清,但无能为力就是无能为力,一切尝试最终都被证明是徒劳。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在所有精灵都已经不抱希望时,问题却通过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方式,突然间峰回路转。

    安妮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李察,我可以告诉外婆吗?”半精灵的声音都在发颤,目光里满是祈求。

    “当然可以。”李察很大度地点点头。

    他费心尽力培育纳西水仙,就是为了魔能刺青。这个过程少不了精灵参与,既然早晚瞒不住,那还不如大方点明明白白亮出来。

    话音未落,安妮已经像个灵活的小鹿一样跑出地穴,转眼间不见踪影。

    “以后咱们也有精灵弓箭手了。”领主大人耸耸肩,乐呵呵地说道。

    “李察,要我说从今天开始,摩瑞亚毒剂必须严格管制,一分一厘都不许滥用。而且魔能刺青纹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纹给精灵!”巴克兰恶狠狠一挥拳,动作虽然差点闪着腰,语气却活像是要生撕虎豹。

    “为什么?”李察眉头一挑十分意外,觉得这老头准是脑子糊涂了,“不要精灵,我上哪去找那么厉害的弓箭手。”

    “我当然知道精灵弓箭手厉害。”巴克兰长吁一口气,把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如数吐露:“可精灵投靠咱们高山堡属于迫不得已,不像半人马和蛮子那么同心同德。精灵本来就喜欢抱团,再让他们翅膀硬了,就真不好管了!”

    “长老,你多心了。”李察真没想到,平时那么一团和气的巴克兰,心思居然有这么老辣。

    “我明白只要哼还在,精灵缺失无论如何不会跟高山堡分道扬镳。但是你想过没有,伏低做小跟另立山头可不是一个概念。”老白虎瞪大眼睛看着高山堡领主,苦口婆心地劝说:“咱们一开始就得把他们按在附庸的位置上,不然以后准保面和心不和!我知道你这人不太听得进劝,但这次你想得太简单了!”

    李察拍了拍巴克兰宽厚的脊背,感觉胸口像是有股暖流在蔓延,忍不住露出微笑。

    作为见多识广的博物学者,巴克兰一定知道说这些对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相反,一旦走露风声还会招来精灵们敌视。

    但他还是说了,这种不掺杂利益的纯粹信任,正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美好品格。

    “长老,你真的多心了。”李察在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系统带来的强力驱动,和原种族的文化传统,到底哪个更有力一些?

    一名士兵尝试过系统带来的强效进阶,自然就会以此为目标矢志奋斗,天长日久难免对团体产生认同,这是所有智慧生命共有的天性。无论人类、半兽人还是精灵,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李察觉得在天性面前,所谓传统恐怕不会比一张草纸更有力。精灵一旦被吸纳进开膛手大队,被彻底同化简直是唯一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