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二百零一章 夜谈(上)
    入夜。

    一轮弯月挂在梢头,洒下满庭清光凉如秋水,透过繁茂的橡树枝叶,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细碎的阴影。

    虎灵很贴心,特意给高山堡众人安排了一个相对独立的院子,严禁族人打扰。但即便如此,还是不知多少人今夜注定无眠。

    “去逑的。”李察一脚踢飞被子,披着外套及拉上木拖鞋,推门走到外面。

    稍微抬下头,一眼就能看到除却正在发光的弦月外,还有两个差不多大小的圆形,并列挂在天幕上。只是自身光芒非常暗淡,几乎要和夜色融为一体,没那么醒目。

    虎灵管这两个占着位置不发光的天体叫“陪月”,非常贴切的名字。

    陪月的存在让所有人意识到,他们确实已经身处异域。自此以后,回家的难度,再也不是单纯的路途远近可以衡量。

    “介四李没玩过的船新四界。”

    院子里有口水井,李察一边哼唧一边拎起个水壶,想去打水冲个凉去去火气。结果走到树下,才发现薇拉居然也在,正坐在一副石桌椅前。领主大人原本跟她一直不太对付,但远在异地同乡总难得,气氛也莫名变得舒缓些许。

    “晚好,不睡觉在这干嘛呢?”李察把挂在肩膀上的外套撑开穿好,走到薇拉对面大马金刀地坐下。

    “在想一个问题。”薇拉轻启朱唇。

    “什么问题?”李察胳膊肘支在石桌上,单手撑着脑袋。

    “假如我永远无法再回去,但圣光神愿意额外开恩一次,把一件我曾经拥有的东西传递过来。”薇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察,皎白的面孔却比月亮更清冷,“我在想若真有这样的机会,我会选择什么呢?”

    李察心想这可真不愧是女人考虑的问题,永远这样感性,“有体积尺寸限制没有?”

    “没有,你选什么?”

    “那我把整个高山堡……不对,我把整个大陆都弄过来。”领主大人一拍大腿,哈哈笑起来,“到时候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就跟没穿越一样。”

    薇拉白了他一眼,“仅限于一样东西,不要玩弄无聊的文字游戏。”

    “那就要传送棺,以前贝德里克送我的。能直接把一个人传送到行宫里,我就又能回去了。”李察打了个响指,继续洋洋得意。

    “我已经说了,前提是永远回不去!”薇拉扶额叹息。她总觉得一跟高山堡领主说话,就有被气死的风险。这人从里到外都充斥着市井气和狡黠,跟传统贵族操守完全格格不入。

    “这样啊……”领主大人托着下巴,罕见地沉默思索了好一会,“我的话,要当初那张荒野开拓证,对于我来说那是一段新人生的开始,很有纪念意义。你呢,你选什么?”

    “大概……我的日记吧。”

    李察正等着听少女心事,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只好循序善诱地问道:“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你在想什么,能不能先把嘴角的口水擦下。”薇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其实没什么特殊意义,只是用了好几年,很合手而已。”

    “就这?”李察大失所望。

    他还以为里面记载着什么越见不得人越好的教廷内幕来着。

    探究下三滥永远是人类无法避免的天性使然,这种天性在高山堡领主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且不加掩饰。

    “你知道吗,侍奉圣光神的修女要把所有热爱奉献给神明。所以其实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从来没有。”薇拉脸上的表情也说不出是自豪还是哀怨。

    李察朝后一顿,仰在椅子靠背上,“其实要我说,还不到这么悲观的时候。现在所有的情报都出自迈拉长老之口,虽然我看得出他是个可靠的长者,但咱们绝对不能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明天正午该看还是得去看看,‘歌津’通道那里到底会不会有亡灵进去。”

    “而且,你记不记得我们最开始用一条蝮蛇做过实验?那条蛇通过空间裂隙之后,又被拽回去了,并没有像我们一样困在这边。”李察竖起一根食指,拽拽地晃了晃,“由此可见吶,这歌津通道可未必严格只能单向通行。”

    “虽然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但还是谢谢,感觉好多了。”

    领主大人微微一笑,黯淡的月光照在他脸上,显得神秘莫测,“我可不是在安慰你。”

    白天的谈话其实持续了相当长时间,李察当时很不死心,追问过是否有办法逆向通过歌津通道。

    而迈拉给出的回答很玄——“理论上有办法,不过需要两样东西,分别是神族的认可和彼岸的牵引。”李察听到前半句还喜不自胜,差点开麦酒庆祝。但听完整句立刻陷入茫然,他追问究竟什么是“神的认可和彼岸牵引”。

    迈拉长老却两手一摊,说他也不清楚。对于仅存几万人、且困居迟暮大森林一隅的虎灵来说,指望他们能传承下古代传说的具体含义,也未免太难为人了。

    他们只知道从这头过去,需要“神的认可”和“彼岸牵引”。至于究竟什么是“神的认可”,什么又是“彼岸牵引”——不好意思,一概不知。

    “彼岸牵引我倒是有点头绪。”李察挠了挠头皮,乱糟糟的发丝像是鸡窝,“当初那条蛇之所以能回去,关键很可能在于有条绳子牵着。所谓彼岸牵引,也许就是指空间裂隙另一边得有东西伸过来让我们攥住!”

    薇拉的嘴巴渐渐张成“O”型,场中一时间无人开腔,安静得只能听到虫鸣蛙叫。

    不过今夜难以入眠的显然不止李察跟薇拉,“吱嘎”一声,伯纳推开门从树屋上顺着藤梯爬下来加入讨论:“有可能,不过这样一来岂不陷入死循环——想回去需要牵引,但是牵引又不会凭白产生,十有八九得先回去,但如果能回去根本就不需要牵引了。”

    对此李察只是笑了笑,没多吭声。

    “那神的认可呢?”薇拉又迫不及待地继续问道。

    “这个真不知道。”领主大人摇摇头,“不过你看他们提起‘神’这个字眼时,那种不自觉讳莫如深的态度——里面水怕是深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