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二百零四章
    歌利亚缺口上阔下收,大致呈现出V型,不过即便下面最狭窄的地方,也足有十几刃宽,容纳五头地行龙并排冲锋都绰绰有余。而在火山石壁后方,围绕这道裂隙建起一座半环形瓮城。

    以磨制过的大块四方火山岩作为城砖,足有五六刃高,墙垛、箭楼、哨位一应俱全。不知多少年的风雨,在外墙上留下数之不尽的痕迹,间或有藤蔓攀附,看起来蕴含着坚实而沉重的历史质感。

    可以想见,魔怪们从裂隙里涌入后,这道瓮城将像天堑一样,死死挡住它们前进的步伐。

    说实话,看到虎灵居然能修筑出这种规模的建筑,李察难免大吃一惊。毕竟虎灵在高山堡领主心目中,还处于部落时代,要开采石料,打磨成型,再筑起这样一道几乎能用宏伟来形容的城墙,难度未免夸张。

    不过仔细想想,应该是他们几千年来长期经营的结果,也就随之释然。对于任何一个不存在智力缺陷的种族来说,持之以恒地在一件事上花费数千年岁月,能做出点能让外人震惊的成果简直再正常不过。

    “我记得长老说过森林里也有巨人生活,他们不来参与防御吗?”领主大人眼睛上套着望远镜筒,踏上瓮城最高处的哨位环视四周,在一大片整齐的临时住宅之间,忽然捕捉到几栋格外高大的石屋,就像鸡群里闯进丹鹤一样瞩目,猛然想起来迈拉提过迟暮森林里有巨人栖息。

    “我听说巨人性格都很忠厚,难道迟暮森林里这一支例外?”李察还从来没见过巨人,难免有点好奇。

    “不,”塞尼德挠了挠头皮,“只不过森林里资源有限,巨人们平时都在沉睡节约消耗,所以如果不是非常严重的危机,我们一般不会轻易惊扰他们。”

    “我看冈瑟应该好好学习一个,没事的时候就勤睡觉省得吃那么多。”阿布的蜥蜴尾巴竖在脑袋后面摇来晃去。

    “不吃饱哪来的力气睡觉。”冈瑟晃了晃沙包大的拳头,示威意图明显。

    趁着几个活宝在插科打诨,领主大人突然冷不丁问了句:“这巨人不会就是泰坦吧。”

    一般人在情绪转换的时候抑制住露出端倪,塞尼德很明显也不是那种城府深沉的人物。但李察暗中盯紧这个森林游侠的面庞,却没看到任何突兀,自始至终眼神清澈、语气真诚。

    “怎么可能。”塞尼德连连摇头,叹息着说道“铁巨人罢了,虽然算是泰坦后裔,不过这世上大概早就没有真正的泰坦了。”

    “唔,这样啊。”李察很感慨地说道,“我之前还奢望能在这里找到泰坦遗脉,看来是贪心了。”

    “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薇拉又问道。

    “没什么紧要事,就是得把地下石穴里储存的武器和口粮搬出来,一小会就能忙完。”塞尼德指了指城墙后一片石屋——接下来几天,那里将是歌利亚裂隙守卫们的临时住所。眼下虎灵勇士正进进出出,把存放许久的粮食搬出来,晒晒太阳防止发霉。

    “我说你们带的口粮怎么那么少,原来早有准备。”李察拍了拍他肩膀,

    他之前还寻思着,要是虎灵补给跟不上,就拿系统货物当糖衣炮弹扔给他们,好收买人心。现在看来纯属想太多,虎灵毕竟是有过数千年防守经验,指望他们犯那么低级的错误未免可笑。

    “另外明天或者后天可能会有人来给咱们补一次清水,不过也不一定,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塞尼德拍了拍腰间的皮囊,一阵水声荡漾,“反正咱们来的时候都带足了饮水,顶多几天没法洗澡而已。”

    “你们这个程序不够严格啊。”伯纳双手环胸,“要是在我们凛冬城卫军,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一点差错都不能出,否则军法可不容情。”

    高山堡战士们听得连连点头,毕竟领主大人也属于说一不二的狠角色,平时连领民随地便溺这种事都严格管控,他们自然会比较习惯照章办事。

    “魔怪围攻这种事又不是每个月都发生,而且即便发生也未必就在歌利亚。上次大规模战斗还是九年前,所以大伙随难免有点懈怠。”看塞尼德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觉得这帮外来户有点大惊小怪,“不过只要战斗的时候不懈怠,魔怪就绝对没有可能踏过歌利亚裂隙!”

    “不过一点清水而已,送不送都没什么所谓,大伙不必较真。”李察掺在中间打了个哈哈,“我们还是要相信虎灵的勇武。”

    “这哪里只是水的事……”伯纳不依不饶地还想批评,看到领主大人猛使眼色,不甘地嘟囔两声之后不再言语。

    “朋友,连凛冬城都没了,别再念着城卫军不忘啦。”冈瑟拍了两下伯纳肩膀,后者顿时脸色一阵潮红。

    “那我去歌利亚裂缝外面看看。”李察算算日子,月圆之夜得是明天晚上,一时半会还不着急,“有人要一起吗?”

    话音刚落,全体高山堡大肚汉呼啦啦举起胳膊,一个二个都是满脸兴奋。不用说,他们肯定早就对外面满怀好奇。

    倒是塞尼德一听“外面”,明显兴致不高,“你们去吧,我早就看腻了。”

    “反正都看腻了,再多看一次有什么。”李察不由分说,揽着他脖子一起出发。

    瓮城上没有预留入口,高山堡新世界观光团跟着自家领主,只能挨个顺着藤索从外墙降到地面。石壁就在前方不远,二十刃高度带来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向两侧无限蔓延,远比一切城墙更震撼人心。相比之下,哪怕块头最大的半人马,也如风中一芥般渺小。

    那道名为“歌利亚”的裂缝仿佛开天巨斧在此留下斩痕,李察脱缰野马似的冲过,站在迟暮大森林界外,看着眼前的天高地远无限辽阔。

    忽然苦笑一声,停下脚步,然后朝地面狠狠啐了口唾沫。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