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难题
    “你们在歌利亚缺口的时候,那些沙蜘蛛应该格外关照它吧?”赛托斯酋长低头看着奇丘,脸色复杂到任何语言都形容万一。

    好像是慈爱,也似乎是缅怀。再看,却恍惚又变成了万分痛绝,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

    他闭上眼睛,万年来的荣辱变幻,在他脸上激烈挣扎。最终,却也只化为一声长长叹息。

    “何止是格外关照,看见它根本就走不动路了。”李察把当时蜘蛛叠罗汉的场景添油加醋描述了一遍,到现在他还觉得那一幕如梦似幻。

    “很正常,因为沙蜘蛛并非自然造物,而是地精的杰作。”赛托斯酋长冷哼一声,“你大概很难想象那些绿皮矮子到底有多聪明!他们是为和泰坦进行战争才专门培育出沙蜘蛛——以月圆为轮回活动,吸食一切彼岸来客的血,收集起来供给研究,尤其泰坦最能使它们疯狂。”

    “而且肉可以食用,丝囊又能作为燃料。单纯从战争角度来讲,简直可以说是完美的造物。”李察心悦诚服地鼓掌,只为那令人震撼的巧妙杰作。

    他怎么也想象不出,在彼岸世界被视作与猪猡无异、最肮脏愚蠢的地精,居然曾经拥有过如此高绝的头脑。

    要知道,如今自诩最成功种族的人类,压根还没这个本事。

    “那些聪明的头脑,如今到底也早已经都化作尘土了……”铁巨人开始唏嘘。

    “尊敬的酋长,麻烦不要再带着我绕圈子了,那个彼岸通道究竟在哪?”领主大人看着赛托斯光顾着长吁短叹,不禁焦急地催促。

    “李察,老实说,你想要的东西就装在我脑袋里。”赛托斯屈指敲了敲自己寸草不生的脑门,“而且铁巨人不是傻瓜,我知道——即便你捐献出全部铁器,也只能解迟暮森林一时之急,但如果能打通彼岸,问题会得到彻底解决。”

    “我也知道——你的魔法抗性似乎不弱,现在外面心灵风暴的强度已经很低,三五年都腐蚀不了你。”

    “我还知道——你应该是有一件空间装备,似乎储存着大量食物和饮水,足够支持长途旅行和探索。”

    “没错。”李察很干脆地点点头。

    “的确,这一切听起来都很美好、很完备、很有希望。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动这个念头了。”

    “为什么?”领主大人可真是奇了个怪哉。

    要不是看在这秃瓢一根手指头比大腿还粗的份上,他肯定要忍不住骂娘了。

    高山堡领主从来都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还从来没有条件完备却不敢干的时候。

    “只要你能从巢湖通道回归,彼岸牵引和神的意志两个条件就会同时在你手里凑齐,这很难得。”赛托斯酋长喟然一声长叹,“可一万年毕竟足够漫长,同样的情况其实并不是头一回出现。”

    李察双手环胸,一言不发地看着对方,静静等待下文。

    “在精灵帝国时代,其实还有最后一个泰坦因为不愿离开故土,一直生活精灵王族的魔法花园里,依靠燃烧巨量魔晶供应元素而苟延残喘,被称之为孤独的乔治。精灵们当初能从歌津通道那边过来,就是依赖他帮忙。”

    “精灵过来之后,他还是不愿意离开彼岸世界,独居在歌津通道不远处一个魔晶矿中。”

    “我们最初从虎灵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像你现在这样激动。”赛托斯酋长乜了李察一眼,“再加上那时候也很凑巧,虎灵里正好还有一位毒液飞龙骑士。这种魔兽战斗力不算非常顶尖,就是长途飞行的能力非常卓越。”

    “想想看,多么令人激动——只要飞龙骑士从巢湖通道回去,再让那位泰坦帮帮忙,就能直接得到一个双向无障的歌津通道!”

    “这难道不是个挺好的计划?”领主大人一阵火大。

    因为他的计划基本就如同这个大秃瓢刚才所描述的翻版,如果当年不能成功,那现在大概也前途堪忧。

    “没错,是好计划,可惜这个好计划却以失败告终。”赛托斯酋长摊开双手,“为什么?因为沙蜘蛛是人工造物几乎不存在心智,也不怎么受心灵侵蚀的影响,再加上靠日晒就能生存,繁衍根本不成问题。”

    “自从地精消亡之后,这东西就彻底失控了,外面那片死地里隐藏的沙蜘蛛多到恐怖!只能用难以计数来形容!你要想去巢湖通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全程空中飞行,一旦落地沙蜘蛛靠数量淹都能淹死你!”

    “那可至少需要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赛托斯指着李察怀里满脸无辜的奇丘,锵然说道:“就算你有空间装备储存给养,就算你能抗住心灵侵蚀。可是它能半个月高速飞行不降落休息吗?我看够呛,就算最擅长飞行的毒液飞龙都做不到!”

    赛托斯说到最后,已经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洪亮的声音震得几片绿叶飘然落下,好半天没人搭腔,林间一片寂静。

    “不能,不要说半个月,就是一个小时也不能。奇丘变身每次只能持续很短一会儿,要等到第二天才能重复。”李察摇头。

    “所以别白费劲了,这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赛托斯眼睛里仅存的一丝光芒仿佛瞬间熄灭了,他无力地垂下头,咧嘴露出一个极其苦涩的笑。

    这种浓郁如黄连的苦涩,通常只属于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后。

    “这就是天命啊,天命注定两百年后迟暮森林将走向毁灭。嘿!反正两百年时间,怎么都足够你们凡人安然渡过一生,至于死后怎样完全不必多想。你可以寻求一位虎灵女孩结合,如果实在担心后代的命运,羊肠套可能会有所帮助。”

    赛托斯想开个玩笑,可惜连他自己都没有笑的心情。

    “给我十天时间,总得试试,十天之后一锤定生死。”

    “我说过,你有二十年可以考虑。”三个铁巨人同时站起来。

    “对了,当年孤独的乔治有一些银巨人部属,一直追随他没有来到新世界。你们在彼岸世界那边,这些年还有他们的消息吗?”临走前,赛托斯酋长问了李察最后一个问题。

    “压根没听说过,大概是真灭绝了。”李察摇摇头。

    “太可惜了,没想到我们这些偏居一隅勉强求活的铁之王,居然已经是上位巨人最后的……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