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三百零一章 虚弱的伊丽莎白
    似乎意识到继续这么下去也只是徒劳送死,黑蜘蛛退得很快。

    李察耐心等着它们把同类的尸体都拖走,才继续施施然前进。说来很奇怪,这场草草了账的进攻,就是黑蜘蛛发起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动攻击。

    自此往后,行程波澜无惊,平静得像是旅游。

    随着继续深入,岩壁上渐渐能看到东一从西一从自然生长的晶簇。

    领主大人研究发现这玩意好像挺值钱后,表示蛛后固然要打、但发财也不能落下,攥着斩龙撬了好一些装进空间戒指里。

    “我能感觉到,就在前面。”

    甬道已经抵达尽头,前方联接着异常宽阔的地下洞穴。岩壁上生长着无数发光菌和晶簇,在一片昏暗中闪烁着此起彼伏的幽蓝色微光,仿佛一场梦幻般绮丽。

    李察眼睛里的紫色随着与蛛后距离愈近,正变得愈发明显。

    在迟暮大森林时,还只是眼底一抹不起眼的杂光,需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而如今,他的眸子几乎已经整个变成紫色,在昏暗的光线照耀下波光流转,异常妖冶。

    他本人倒是没什么不良感受,只是其他人看在眼里未免惴惴。

    领主大人带头走进洞穴里,圣光术的亮度不足以让他们看清远处,但周围到处都生长着发光菌和晶簇。

    路上他早就搞明白只要弄出点动静,这些发光菌就会大放光明。

    二话不说朝头顶搂了一枪,气爆声加上弹丸撞上顶壁的巨响,顿时让亮度达到巅峰。光线被晶簇四处折射,使整个洞穴瞬间亮如白昼。

    映入眼帘的一切,让每个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一方蓄满漆黑湖水的池塘,里面隐约能看到有些东西在游动。

    岸边趴着条足有十几刃长的肥嫩蠕虫,正一刻不停地产下虫卵,已堆积如山。

    “这是什么东西!”李察朝后倒跳一步。

    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山堡领主,唯一怕的就是虫子,现在很有种想掉头跑的冲动。

    毫不夸张地讲,这条蠕虫横卧在地上就是一道城墙。他上辈子见过的所有虫子加在一块,能不能有这条蠕虫十分之一斤两,也得结结实实打个问号。

    洞穴里还稍微有些沙蜘蛛和黑蜘蛛混合护卫,在看到外来者的第一刻,毫不犹豫立马扑上来进攻。

    来得越快,死得越快。

    质量不行,数量又实在太少。李察甚至都用不着自己动手,只靠德古拉和伊瓜因就足够轻松解决。

    大蠕虫似乎并不具备什么活动能力,哪怕入侵者已经打到身边,仍旧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高山堡别动队此行的真正目标——伊丽莎白,已经从黑湖里游到岸边,看着李察面色无比冷漠。

    领主大人这才发现,那湖水并不是真正的黑。挂在伊丽莎白皮肤上的水珠,被强光一照,分明能看出很深沉的红。

    这所谓的黑,是红到发黑。

    “几天不见,好妹妹,想哥哥没有?”李察凌空一跃站在伊丽莎白面前。

    这位异类美人跟初次见面时没什么两样,身上仍旧披着厚重的甲壳盔。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只是没了坚不可摧的风磨山铜佩剑。

    “上次走得匆忙,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领主大人显摆似的晃了晃手中斩龙剑。

    略微叫人可惜的是,她显然没有叙旧的心思,仰头尖啸一声捏着拳头打上来。

    就凭伊丽莎白上次的表现,李察就算隐约感觉她状态不对,又何尝会起半分轻敌的念头。

    甫一开始,他还认真慎重。但两招过完,已经把伊丽莎白的底细摸得通通透透,心中不由大定。

    惊艳的武技还在,诡异又邪门的“镇魂之吼”也还在。偏偏那可怕的力量已经荡然无存,顶多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类壮汉。

    一力降十会,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原本凶猛凌厉的武技就成了花拳绣腿。光是“镇魂之吼”根本不够支撑,整体战斗力随之大跳水。

    现在的伊莉莎白还是很厉害,但这种厉害,已经完全无法和高山堡领主抗衡了。

    李察见缝插针伸手在她脑门上轻轻一推,伊丽莎白就控制不住踉跄着连连后退,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

    还没来得及站起身,一根冰冷坚硬的铁管已经强行塞进她嘴里。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复活的。”领主大人端着磁铳微微一笑,“但现在看来,这种复活并不是没有代价。如果我守在这活一次杀一次,你还能无限复活吗?”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伊丽莎白死死盯住李察,眼睛里满是怨恨。

    “女菩萨,这还不多亏了你帮忙。”领主大人指着自己眼睛,妖冶的紫色正在闪烁。

    “怎么会这样!”伊丽莎白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自个学艺不精,就不要怪我手段残忍。”李察把枪管从她嘴里抽出来,居高临下地挑起伊丽莎白的下巴,“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老实交代出来——你的跟脚、沙蜘蛛的来源、有价值的宝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要、试、图、隐、瞒——说!”领主大人每说一个字就用枪管敲一下蛛后的脑门。

    他对伊丽莎白的肉身坚韧程度可是印象深刻,连比攻城锤还重的拳头都能硬抗好多下,本以为敲两敲应该没什么问题。

    结果伊丽莎白光洁的额头上,肉眼可见起了一溜鼓包,个个红得发紫,眼睛也很快氤氲着一层泪水。

    这可不是她变软弱了,而是突然遭受剧痛后抑制不住的生理反应。看来复活的代价远不止力量那么简单,还令她陷入了全方位衰退。

    眼下的伊丽莎白,似乎已然明白无论怎样反抗也不存在半点胜算,根本没有选择继续战斗。只是用一双婆娑泪眼瞪着李察,死死咬着牙,一个字也不肯吐露。

    “看来你选择顽抗到底,很遗憾,这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领主大人从戒指里取出一根铁丝,把她双手牢牢绑在一起。

    以她现在的力量,绝对没有半点可能挣开。

    “也许是地精已经设置了枷锁,让她没有办法说出口。”薇拉站在李察身侧凝视着伊丽莎白,片刻后长长叹了口气,“真的……好美一张脸,让人没法不嫉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