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痛击勇者
    偏僻的荒野倒是头一回变得这么热闹,到处是雄心勃勃、鲜衣怒马的征讨军,而且个个出手都很大方。

    这种肥羊不宰简直天理难容,光是带路当向导,就让土著们狠赚了一笔外快。通过贸易循环,最后难免要进入荒野之王的库房。

    面对这种情况,李察本人也很哭笑不得。他不是没试图组织吟游诗人来一场舆论战,奈何人家一听雇主是高山堡领主,宁可饿死也不接活。

    文斗不成就武斗。

    领主大人寻思这群正义伙伴但凡有点机会屠龙,自己也是要变成龙的。于是压根没客气,让巡逻武士狠狠招呼他们。

    征讨军里不是没有武技出众、斗气精熟的青年俊彦,颇有骑士里的男主风范。

    但和开膛手军团的正规战士相比,他们那点武力就好比星星之火试图和永恒燃烧的太阳较量,纯属自不量力。

    三下五除二就被打得个鼻青脸肿,然后通知家里来交赎金。个别死硬派被扔去挖了几天铁矿后,也纷纷都屈服了。

    高山堡最近开销很大,金币库存下降之快一度令人头疼。这么一番闹腾后,反倒开始稳步回升,把安妮高兴坏了。

    只是更加坐实了魔王的名头,被各种街头报纸拿来和历史上的著名昏君并列,一时间卖的拂里士纸贵。而李察无奈发现,系统声望居然涨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让他好一阵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声望这个东西,可不仅仅是单纯出名就能提升,还需要被人敬仰或者畏惧才行。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再漫长的冷却期总有结束那天。

    只不过现在天空与雷霆之戒里一丁点存量都没有,想重现出凛冬城那样辉煌的场面还得重新储备,幸好高山堡有个巨怪萨满掌握着雷电系法术。

    天空与雷霆之戒虽然做不到直接吸纳雷霆法术那么嚣张,但完全可以等法术溃散后吸纳游离的元素。

    “戈登四联闪电”朝着一块铁板猛劈,游离的电光便汇聚进那象牙手镯似的戒指里。

    好吃好喝供着巨怪萨满努力了半个月,给天空与雷霆之戒充进非常可观的储备。

    李察也没耽搁,立刻带着奇丘去新世界地下洞穴里准备一举解决恩怨。

    那头十刃高的怨恨幽灵仍旧在岩浆湖上空飘荡,大致维持着拉格纳罗斯生前的模样,不过面容已经变得非常模糊。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无形无质的灵体腰间却被一根真实存在的锁链束缚着,片刻也不得离开。

    “爬虫,迎接死亡吧!”缥缈的尖啸仿佛隆冬时节猛烈的北风,让人听着后脖发凉。

    “贫道今日便要诛杀了你这孽畜!”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吃我九霄雷霆正法!”李察双指并剑一通花里胡哨,冲气势汹汹飞过来的怨恨幽灵乱戳,同时朝奇丘猛使眼色,“请宝贝转身。”

    “奇丘!”

    “滋!”

    昏暗地下洞穴里骤然亮起紫色电光,领主大人带着奇丘二话不说扭头就跑——不跑不行,天空与雷霆之戒释放的闪电可不分敌我。

    刚开始怨恨幽灵的尖啸伴随着雷电击穿空气的炸响,如雨点般密集,简直惊天动地。到后来,无论是尖啸还是炸响,都开始渐渐停歇。

    等李察带着奇丘贼头鼠脑地回来,不禁为雷霆造成的可怕破坏而震撼——无论是地面亦或者石笋,乃至更高处的穹顶,都分布着纵横交错的白炽浆流,正在重力的作用下缓缓流淌滴落。让这昏暗的洞穴,好似张灯结彩一般亮丽。

    那是被电蛇高温融化的岩石!

    岩浆湖边生长的蘑菇还维持着轮廓,但用脚轻轻一碰,立刻爆散成一团碳粉如烟,显然早就烧透了。

    “喔!”李察抱着小黑鬼一齐惊呼。

    怨恨幽灵漂浮在空气中,身体如同一个供电不足的灯泡般忽明忽暗,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连动一下都很勉强,更别说发动什么进攻。

    零散收集然后一次性释放的功能实在犀利。

    这一次的储量来自巨怪萨满半个月来的友情贡献,因为得等法术溃散后收集,不可避免要损耗掉一部分。但即便如此,也足够干掉怨恨幽灵。

    倘若让巨怪萨满直接对这个等级的亡魂施法半个月,档次差距太大,反而八成毛用没有。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拉格纳罗斯终于从那种无端狂怒中清醒过来,他的遗言很耐人寻味——“我解脱了。”

    这只被地精榨干所有价值、分别奉献过生命、**、骨骼以及灵魂的炎魔,开始陷入永恒的宁静。他的灵体自下而上,一点点崩散成细碎的乳白色光粒,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渐渐暗淡。

    在昏暗的地下洞穴里,这一幕竟然有种动人心魄的瑰丽。

    李察还没来得及大发感慨,忽然手里一轻,奇丘化作黑色巨兽追风逐月般出击。

    它就像捕食虫蛾的飞鸟一样追逐着飘散的光粒,张开血盆大口不断吞噬。只不过那些光粒甫一离体就迅速归于黯淡消失无踪,无论奇丘怎么努力都没法全部收入囊中。

    “要不你也去吃点?”领主大人寻思着浪费可耻,掏出龙晶对里面的游魂殷切劝道。

    “我……”图特摩斯看起来十分茫然无措,不太确定地说道,“好像没有这个功能吧……”

    李察正要继续说话,忽然感到脚下地面传来一阵微微颤动,并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愈发明显。

    “不好,地震!”他脸色大变。

    这里可是地下空间,谁也不敢打包票结构究竟能不能稳定到硬抗地震。如果一旦产生塌陷,跟地面可隔着足足上百码厚的土层,想回去比登天还难!

    炽热的岩浆开始剧烈震荡,掀起浪涛拍岸肆意挥洒,李察赶紧腾空而起防止受伤。

    他招呼奇丘准备立刻脚滑,但小黑鬼追逐着光粒毫不停歇,不时可怜巴巴地回头看他一眼,那意思明显很不情愿。

    “靠!”领主大人差点被气死。

    一向很听话的奇丘,居然挑了个这么要命的时候逆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