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奥黛方尖碑
    “不是说太阳晒几天就能解决吗?”李察皱起眉头。

    “那是指比较轻度的亡灵污染。”薇拉看着他白了一眼,很惆怅地说道,“但今天这么多亡灵殒命,它们自身的灵魂之火和魔力向四周扩散,会造成严重许多倍的后果。”

    “假如,我是说假如。放任不管的话,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领主大人问道。

    “因为一切生机都被压制,连最坚韧的野草都无法生长,其他作物当然也会绝迹。”薇拉一口气毫不停顿地说下去,“另外附近居民将很容易染病,一天天变得衰弱也几乎无法诞下子嗣。继续任其发展下去,甚至有可能会形成一片埋骨地。”

    “什么是埋骨地。”冈瑟啃着冻梨含混不清地问道。

    “就是说这块土地已经被亡灵魔力彻底侵蚀,生机完全殒灭。埋下一具骨骼,只需要过一段时间就能自行转化为最低等的骷髅。”

    薇拉说完,冈瑟手里的冻梨掉到桌子上。四周突然间变得一片静悄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

    安妮的笔尖顿住,在稿纸上渐渐洇出一团黑色墨迹。她抬起头看着薇拉瞪大眼睛,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

    “为什么我们明明取得了胜利,还要面对这么棘手的困难?”

    “不然亡灵凭什么能冠上生者之敌的名头。”

    “别卖关子,直接说怎么处理吧!”李察绝不允许自己亲手建立的家园变成描述中那副模样。

    这片土地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高山堡子民的乐土,会有鸟语花香,会有顽童奔走,会有泛舟河上。会有春夏秋冬的不同景色,但都一样美丽醉人。

    而绝不是什么冰冷、死寂的埋骨地。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这不是我一个小小祈圣修女能解决的,需要至少聆恩级别的神职人员施术抚慰亡魂。”薇拉很为难地叹了口气,“李察,我知道你一直对教会有成见,但这次恐怕真的没法避免。”

    李察闭上眼睛揉着自己的眉心,好半天没吭声,一时间竟然觉得很无力。

    薇拉说得对,他确实不愿意和宗教产生太多瓜葛,哪怕是圣光教会这样相对温和的类型。

    一方面是他长在红旗下的经历决定着,对于虚无缥缈的神祗不可能存在好感。另一方面也是作为领主,本能排斥领地里出现第二个山头。

    一旦张嘴谋求神术援助,很难有立场坚定拒绝进一步接触。毕竟声望和地位越来越高,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完全肆意妄为,以免败坏名声成为孤家寡人。

    但不张嘴求助,眼下亡灵污染的问题着实难以解决。

    术业有专攻——如果是什么圣光教会对付不来的超级魔兽,高山堡领主没准倒可以自己提剑上去试试;但对于亡灵问题,整个大陆不会有人比那帮神棍更专业。

    眼看着自家领主陷入纠结,谁也没敢随意吭声。

    “那个……”卡洛顶着薇拉蔑视的目光,硬着头皮站起来,“这个问题,我应该可以解决。”

    “异端!”小修女甚至不屑于用正眼看他,娇美的脸庞上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你虽然也有相当于聆恩的级别,但邪术就是邪术,岂能和正途一概而论!”

    李察不禁暗自感到一阵好笑。

    薇拉虽然时刻都竭力表现出对至暗源光教派的不屑的,但内心显然非常重视,不然也不会对人家底细门清。无形中,倒是很符合“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要义。

    卡洛斯确实有聆恩级别的神术修为,相当于高阶法师或者高阶剑士。在他这个年纪,如此傲人成就可不是简单用一个“天才”就能概括的。寒颤到连乞丐都不如的至暗源光教派能培养出这么一个高端人才,简直不可思议,真真是草鸡窝里飞出个金凤凰。

    但他的路线很非主流,武技和神术双修,而且全是进攻型神术。除此外连个基本款圣光术也不会,更不可能掌握抚慰亡魂、净化邪祟这种高级手段。

    至于他的叔叔婶婶虽然也是神职人员,但级别并不比薇拉强,都一样指望不上。

    而且李察能感觉出来,至暗源光的神力和圣光教会的神力明显不太一样,对亡灵究竟能起多大作用还得打个问号。

    卡洛斯一个久居于荒野的穷酸青年,见识到一点高山堡的实力和富裕后,本来就底气十分不足。被薇拉一喝,讪讪地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都别打岔,让他说。”领主大人拍了板,小修女也只能委屈地撅着嘴偏过头去。

    “我们教会的秘宝叫做奥黛方尖碑,能自如调动亡灵魔力,应该可以解决问题。”卡洛斯顿了顿,接着说道,“就藏在我们以前据点的地下室里。”

    “一听就知道是污秽之物,应当立刻净化!”

    “我真想把你先净化了。”李察翻了个白眼,伸手在薇拉脸颊上刮了一指头,“一件死物也要分个善恶实在很没劲——就算制造者当初秉持着恶念,只要我们往好的方向使用一样能造福人间,凭什么认定为污秽。”

    薇拉毕竟从小就生活在修道院,哪里听过这种叛逆言论,一时间竟然若有所思。

    李察指着墙壁上悬挂的大幅军用地图,对卡洛斯说道:“去标一下位置,待会让空骑兵连夜跑一趟取回来。”

    “大人,空骑兵恐怕难以承担。奥黛方尖碑足有四刃长、三吨多重。”

    李察一开始还想嘲笑这货知不知道什么叫空间戒指,一听四刃长顿时偃旗息鼓。戒指储存空间长宽高都只有两刃,果真放不开。

    “伊瓜因带着飞龙骑兵跑一趟吧,多去几个人合力吊着应该没问题。”

    “遵命,大人。”少年龙骑士微微颔首,从凳子上站起来说走就走。

    他感觉自己跟飞龙骑兵的战场处女秀表现还算可以,起码没被人笑话。内心隐藏的担忧稍稍平息,浑身立刻干劲满满。

    “这个问题就先这样,不行再联系圣光教会帮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