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本书
    “咦?你怎么知道?”领主大人好奇地问道。

    “我还知道你是昨天夜里做梦时候进阶的。”巴克兰嗤笑一声,苦口婆心地说道:“年轻人,听我一句劝不要好高骛远。你进阶星华才刚刚半年,心浮气躁急于求成可是要出问题的。”

    “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胡扯?”李察总算听明白了,这老货居然讽刺他白日做梦,伸出手指对着老白虎直哆嗦。

    “不是我以为,是你本来就在胡扯。”巴克兰把他的食指弯到掌心里攥好,轻轻拍了拍,睁着一双昏聩的老眼说道,“半年就从星华进阶月辉,你以为你是谁,创世神的亲儿子?”

    “你不信?”

    领主大人翻了个白眼,做了个最简单的证明。

    他向空中飘起几尺高,然后朝老白虎的拐杖招了招手。镶着铁头的拐杖像条游鱼似的飞过去,绕着手腕转来转去,灵活自如。

    磁御力只能作用在一个目标上,所以如果没有进阶月华,飞行和御物就只能选一样,绝对没可能同时兼得。

    反过来讲,既然能边飞边御物,就足以说明李察已经成为月华圣堂。

    巴克兰毕竟年纪不小,脑筋有点迟钝,好半天才慢半拍反应过来。

    “我靠!”他哆嗦着爆了句粗口,看着李察简直要把眼珠子瞪出来。

    “说实话,以前那种靠鞋里装铁板的法子简直根本不能算飞行,只能叫爬空!”领主大人很享受对方的震惊,洋洋得意地呲牙笑道:“在借助地磁真正摆脱掉重力的束缚后,我才明白原来飞行可以如此奇妙。”

    “不是,你看后面。”

    领主大人扭头看了一眼,耍了一半的拐杖“哐啷”掉在地上,差点没当场背过去。

    一头巨龙带着十几头风神翼龙在天边朝着高山堡滑翔,正由芝麻大小逐渐变得清晰可见。很明显是之前派出去的空骑兵返程,但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在李察的设想中,空骑兵们应该结成编队,用绳索均匀分摊重量吊起方尖碑,最终把这件重达四吨的宝物安安稳稳运到高山堡。

    而不是像入眼所见的这样——十几位空骑兵,一人吊着块形状不大规则的石头,居然大致也挺平均。

    “我曰!”李察双手十指交叉崩着后脑勺。

    这些石头的来源根本用不着解释,一看就知道是方尖碑碎块。

    远处刚巡逻回来的卡洛斯看到这一幕,捂着头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

    龙兽开始在丘陵下缓缓下降,气流把地面枯草吹得肆意飞舞。伊瓜因还没等落稳就从奥西里斯脖子上跳下来,直奔李察这边过来。

    “小怂怂,怎么交代给你的事总能搞砸。”辛克蕾尔最近总爱当李察的跟屁虫,双手环胸不客气地教训着。

    “为什么不用绳子把方尖碑吊起来,然后所有人一起分摊重量,完整地运回来?”领主大人使劲挠挠头。

    他一直觉得伊瓜因胆小归胆小,缺心眼是压根算不上的。但他今天干的这事,简直傻到没边。居然能想出把方尖碑摔碎,然后一人一块吊回来的办法。

    “我们一开始就是那样做的,而且也很顺利。”伊瓜因摘下头盔,羞愧得脸颊通红,“但是空中飞行毕竟不像地面上那么平稳……”

    “然后呢?”

    “然后我们遇到一阵大风,吹得飞行队列一乱,结果没稳住方尖碑就掉到地上摔成十几块。”

    “啪。”李察一巴掌糊在脸上,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风帆般宽大的双翼赋予了龙兽驾驭气流的能力,但也势必因此更容易受风影响。

    或许正牌巨龙奥西里斯还有能力硬抗,但其他飞龙显然没这个本事。

    看着伊瓜因那副羞愧欲死的模样,李察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不能怪你,是我太异想天开,四吨重的东西要用飞龙吊一路本来就容易出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巴克兰瞥了一眼飘满死鱼的绿色河道。

    “还能怎么办,赶紧去请圣光教会的牧师来救场。”领主大人没好气地一挥手,“我记得有个连保罗主教的通讯魔石,直接打那个吧。”

    “可是大人,方尖碑摔碎之后里面掉出个包,我还没打开过。”伊瓜因从背后扯出个布包。

    李察接过来,层层打开严密的包裹。里面有大大小小几十块魔晶,纯度看起来都很惹眼;以及十几根打磨光滑约一指长的骨节,如宝石般晶莹,看起来应该是某种亡灵系魔法材料。

    还有,一本书。

    绿色皮质硬壳已经十分陈旧,四角都被蹭得发皱。表面用细黑线描绘着许多华丽的图样,却没有哪怕一个文字,看起来就像一本平常的旧日记而已。

    在晶莹剔透的魔晶和骨节映衬下,显得格外破旧寒酸。

    但从第一眼起,李察就认定那些魔晶和骨片无论多么珍贵,也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陪衬,这本书才是绝对主角。

    进阶为月华圣堂后,本就很强大的灵觉再次蜕变。平常意义上的隐匿,对他来说简直笑话一样,根本不可能藏得住。

    但这本书蕴含的元素波动简直内敛到极点,刚才伊瓜因背在身后李察愣是没感觉。直至眼睛捕捉到它的存在,有意识加深感应,才体会到与极度内敛相匹配的极度强大!

    就像是一团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

    越是强大的灵觉,反而越容易在其中迷失。倒是周围凑过来的其他几人,注意力分明都集中在那些耀眼的魔晶上,并没觉得这本书有什么了不起。

    “大人,奥黛方尖碑已经彻底摔碎了。”卡洛斯失魂落魄地说道。

    “那只是个壳子罢了,依我看,这才是正主。”李察盯着封面,张开手掌慢慢靠近。

    “靠!它在蛊惑我!”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猛地一扭头闭上眼睛,“小心,这本书很邪门!”

    “怎……怎么了?”巴克兰眨巴着绿豆小眼,很是不明所以。

    虽然大家都认可,自家领主在关键时刻总是挺靠谱。但眼下看起来未免莫名其妙——对着一本怎么看都平平无奇的书,突然就开始大呼小叫,完全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