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砍风云录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薇拉的眼泪
    “在半亡灵状态下使用圣光,会不会灼伤自己?”趁着还有点时间,李察问了个好奇已久的疑惑。

    他记得至暗源光这二十来口人当初被裹挟在亡灵大潮里时,分明见卡洛斯用过一手漆黑色神术,和他来到高山堡后展示的圣光截然两样。

    “会,不过并非完全无解。”卡洛斯赶紧恭恭敬敬地给自家领主解释道,“等到进阶圣枢,对圣光性质就可以更掌控随心。由暗极生光踏上神术之路,最终光极生暗构成一个完整的循环,才是我们至暗源光的终极梦想。”

    他伸手点起一个圣光术,调整呼吸皮肤随之变得青灰,掌心里的白色光球也转化为漆黑如墨。

    “等到了这一步,无论平时还是半亡灵状态下,都可以自如使用神术。”

    “你不是才聆恩级吗?”领主大人更加纳闷不解。

    “因为我天赋比较好,能提前体悟到一些。”小卡十分谦虚地表示,“而且目前还不是很熟练。”

    “可以啊。”李察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

    能在聆恩级就掌握一些圣枢主教的专属内容,相当于一个高阶法师会了两手魔导师绝活,日后晋阶概率绝对不是一般大。

    要知道无论圣言祷术、魔法、斗气还是神术,能否迈出最后一步都是天壤之别。

    在元素潮汐比较低迷的年代,先民们甚至给那些无比稀罕的魔导师级高手,冠以超夸张的称呼——传奇。

    如今随着元素潮汐恢复,魔导师也变得不是那么少见,这个过于浮夸的称呼渐渐弃之不用。但仍旧不难看出,圣枢主教是个何等尊贵的位阶。

    落魄到极点的至暗源光教派能培养出一个这样的人才,狗屎运已经不是祖坟冒青烟可以形容,是祖坟上燃起一场森林大火。

    眼看时间差不多,李察留下卡洛斯和赛托斯酋长引导虎灵战士,自己倒是悄悄溜了号。

    他向来坚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既然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干脆让他们两个自己全权做主。

    对于这种行事风格,巴克兰说是海一般宽广的胸襟,安妮说纯粹是偷懒。

    但当领主大人正准备回城堡打扑克时,也亏得他目力惊人。忽然看到一道美丽的身影独自坐在怒涛河畔,正面对着冰封的水面怔怔出神。

    干枯的芦苇环绕下,李察总觉得那背影有些孤独而落寞——不是薇拉还能是谁。

    “唉。”李察驻足良久,忽然一声叹息。

    自从他决意利用亡灵书开始,薇拉就明显有些郁郁寡欢,已经很久没在她脸上见过笑了。

    其实仔细想想,她也只是个还很年轻的女孩子。本应该和女伴们享受无忧无虑的时光,而不是整天愁眉苦脸。

    于是李察燕子般灵活地浮空起身越过几百码距离,稳当当坐在她身边,笑着说道:“亲爱的薇拉小姐,你还好吗?”

    薇拉看着河面一动不动,双手抱着膝盖说道,“我想回去。”

    李察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忽然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烦躁,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入肺,强行压抑火气,“没问题。我马上要去科伦,正好顺路送你,直接去找保罗主教。”

    薇拉扭过头瞪着他,眼眶居然有些发红,“放心,你那些见不得光的恶心勾当,我不会对任何人讲!”

    “哈!见不得光?”李察气极反笑:“你知道是谁最先提醒我要对亡灵魔力保持警惕吗,是小卡。”

    “他告诉我如果沉溺于亡灵的力量不可自拔,就一定会被那种扭曲的东西所同化。即便只将亡灵魔力作为体悟圣光的工具,也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和自省!”领主大人冷着脸说道,“摸着良心说,这种清醒冷静的态度怎么能说是恶心。”

    “我不跟你争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薇拉的声音也大起来,针锋相对地说道,“请问李察大人,您想没想过那些东西被教会知道是什么后果!”

    “你知不知道就算高山堡每个人都守口如瓶,太多人知晓的秘密也不可能长久保守!”

    “你知不知道教会几千年的底蕴有多深厚,一旦发动圣战小小高山堡拿什么抵抗!”

    “你知不知道……”薇拉的胸口剧烈起伏,眼泪顺着鼻翼两侧不断流下,“我最近……总梦到你被押送到梵蒂斯,当众火刑!”

    “我知道,我都知道。”李察深呼吸,语气软化下来苦笑着说,“我知道即便圣光教会这样面目比较慈祥的组织,面对威胁自己存在基础的敌人,动起手来也一定如狂风骤雨般毫不留情!”

    “我也知道区区高山堡,敢跟圣光教会开战,基本等同于和全世界为敌!”

    “我还知道按照至暗源光的路线,向死而生习得半亡灵化秘术的过程,也是对心灵和肉体的勘磨。越过了最大的困难,也就遗漏了最珍贵的财富。现在取巧偷懒,将来总有一天得加倍还,就算催生出一批牧师将来晋升也必定特别困难!”

    作为一名虔诚的神职人员,薇拉能出言提醒李察小心圣光教会,这份情谊简直比真金还真。

    投桃报李,领主大人眼下所说也都是等闲不会出口的心里话。

    薇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你为什么还要……”

    “傻姑娘。”李察从兜里取出块手帕给她擦了擦,“因为再不未雨绸缪一下,我怕什么都晚了。现在担惊受怕,总好过到时候等死呀!”

    “你以为就你聪明?”领主大人叹息着说道,“巴克兰长老现在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整夜整夜在屋里来回踱步。白天还要笑呵呵的,怕给我压力。”

    “那你怎么知道的……”薇拉抹着眼泪止不住抽噎。

    “我耳朵好,能听见声音。”李察伸手轻轻捋着薇拉的头发,“安妮给我准备了一摞假身份,说如果事情败露就自己逃跑。”

    他眺望着冰封的河面,以及更远方对岸枯黄的芦苇。

    荒野的冬天很冷,足以肃杀万物。放眼望去,一片毫无阻拦的空阔辽远扑面而来,令人震撼。又忍不住揣测,这满地枯草下,隐藏着多少来年的生机。

    李察伸了个懒腰,轻松道:“我说大不了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