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崛起 > 第四百二十二章还是逃跑,最终判决
    一个时辰之后徐庶骑着战马缓缓的来到了这个产不忍赌的战场。

    由于害怕刘备破罐子破摔前来攻打沛国,所以徐庶一直都呆在沛国之中小心防守。

    直到张辽两人发来了消息之后,才带着一只部队开始朝着这里跑来。

    看着那遍地的尸体,和不断打扫着战场的将士,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丝的沉重。

    这一战的损失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惨重了,徐庶都不知道这一战之后秦枫究竟是会表扬自己还是贬低...

    “军师你来了啊!”就在徐庶来了没有多久,张辽便快步的从军营之中走了出来,脸上身上全都是血迹斑斑。

    “文远这一战怎么打成了这番模样?你们是强攻的营寨么?”

    徐庶看着面前的张辽,有些气愤的说道,这样的情况要怎么跟秦枫交代啊!

    “军师你就放心吧,这些的尸体全都是徐州将士的,不过天色太晚军师你没有看清而已!”

    张辽听见了徐庶的话之后连忙的解释道,“我军的损失其实并不是很大,尸体全都在营寨之中准备明日运送回幽州。”

    “原来是这样。”徐庶听见了张辽的话之后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借助着淡淡的月光才发现,原来死掉的几乎都是徐州的军队。

    “不过这尸体怎么这么多?你们究竟是怎么打的?”徐庶皱着眉头缓缓的问道。

    “唉,其实是.....”张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请军师随我一同进入营中慢慢的商谈吧!”

    徐庶看着张辽那无奈的面容,心中顿时生出一道不好的预感。

    但是看见周围全都是忙碌的将士,也不好再此地相问,于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翻身下马跟随着张辽朝着大营之中走去。

    在一座完好的大帐之中,徐庶坐在主位上喝着茶水,眼神时不时的瞥了眼一边的张辽。

    感受着徐庶那若有若无的眼神,张辽不由的苦笑了起来。

    “军师,其实这一战是这样的....”张辽开始将战斗的过程跟徐庶诉说了起来。

    听着张辽的描述,徐庶缓缓的点了点头,“按理说这样的情况确实是有些诡异,后来呢?那刘备究竟有没有抓到?”

    最终徐庶还是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那个问题,只要是能够抓住或者是杀死刘备。

    那么今晚就算是损伤在大一点也并非是不行的...

    张辽听见了徐庶的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苦涩起来。

    “原本我们是能够抓住那刘备的,不过就在子义靠近那许褚的大军之后,许多的刘备便突然的从里面冲了出来!”

    “许多的刘备?文远你的意思是.....”

    徐庶听见了张辽的话之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一道疑惑的表情,手中的茶杯也被举在半空之中。

    “就是有很多刘备装扮的人,而且身形都是差不了多少的,在白日的时候都难以辨别,更别说这浓浓的黑影了...”

    张辽迟疑了一会之后轻声的说道,更是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

    也就是说,你们去拦截这些人去了?”

    徐庶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后淡淡的说道,脸上不见任何的表情看不出究竟是悲是喜。

    “是的,我们见突然冒出了这么多的‘刘备’所以我们便开始去拦截这些人...”

    张辽说道这里之后脸上满是羞愧之色,脸颊更是涨的通红....

    “唉,这应该是移花接木之计,那些你们所见的刘备,应该都是假的。”

    徐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的他恨不得自己就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好好的给张辽二人提点一番。

    “正如军师所言,那些刘备尽数都是假扮的,当我军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备大军已尽数的突围出去...”

    张辽说道这里之时眼中的眼泪都在打转了,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就让自己白白的错过了。

    “文远不必如此,此战错不在你,毕竟这么大好的形式,谁也不会想到那刘备还能够逃出升天!”

    徐庶看着一脸羞愧的张辽,连声的劝慰道。

    虽然在他的心中也觉得十分的惋惜,但是现在可不能够说出来。

    不然的话带来的不过是对张辽无声的伤害而已。

    “对了子义呢?怎么不见他的身影?”

    徐庶见张辽依旧是那副郁郁不乐的模样,开口缓缓的问道,企图转移张辽的视线。

    “子义在战后便提出去周围巡逻一圈,我便让他去了,估计是去找刘备了吧....”

    张辽回忆了一番后淡淡的说道,眼中的悲伤之色也稍微的散了一些....

    经过今晚的一战,这原本气势汹汹的反秦联盟,也总算是全都宣布战败了。

    兖州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威胁,青州的袁绍则是无奈的接受着眼前的事实。

    心中也在微微的感叹,索性自己没有头脑发热的上去凑热闹,不然的话自己的这点仅剩的家底或许都将被他彻底的败光....

    数日之后的陈留之中,张辽和法正跪倒在秦枫的面前。

    如果说张辽是失魂落魄的话,那么法正便可谓是真正的疯子了。

    只见那法正被人牢牢的捆住,背后背着几根粗壮的荆条,一脸麻木的看着地上的纹路出神。

    秦枫坐在主位上默默看着手中的文件,这些其中是法正的罪证,一些则是那晚上夜袭的报告。

    “好了,给孝直松绑吧!文远你也起来吧!”

    秦枫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满是无奈之色。

    很快便有将士来将法正身上的绳索给解开,张辽也缓缓的站起身来。

    但是依旧是低着头不敢看秦枫的双眼,看样子那一晚上对于他来说是十分的痛苦。

    “我那两个夫人也是自己悄悄前来兖州的,孝直不过是失察而已,并不能算是谋害夫人。”

    秦枫十分公正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蔡琰和甄宓两人的原因而去怪罪法正。

    “但是孝直始终是有失察之嫌,现在经过几日的深思想必是能够明白自己的缺点。”

    秦枫缓步的走到了法正的面前,伸出双

    手默默的为法正整理了下衣服之后,便走到了张辽的面前。

    “至于文远你!不仅是打出我幽州的气势,而且还是大胜应该高兴才是啊!何必这幅苦闷的模样!”

    秦枫拍了拍张辽的肩头,“既然这次我们没有抓住他刘备,那我们下一次便仔细点,这大汉之地也就这么大!他刘备又能跑得了几时?”

    “主公....”张辽听见了秦枫的话之后,神色微微的动容了起来,双眼之中更是包含着泪水。

    “好了!莫要做这个小孩姿态!你可是包围我幽州疆域的大将啊!”

    秦枫一脸微笑的说道,就如同冬日的阳光一般让人的心中不由的一暖。

    “多谢主公!”张辽见秦枫这样的姿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感,连忙的跪倒在地。

    “末将一定为主公保卫疆土,为主公斩杀强敌!”

    “起来吧!有你张文远名扬天下的机会!”秦枫一把拉起跪倒在地上的张辽,微笑的说道。

    “主公....”

    就在张辽和秦枫正一脸感动的看着对方的时候,法正的声音却在一旁淡淡的响起。

    “怎么了么?孝直。”秦枫有些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法正疑惑的问道。

    “我请主公削去我的职位....”法正嘶哑着喉咙缓缓的说道。

    “嗯?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么?”秦枫眉头一皱,不善的对着身边的法正说道。

    张辽听见了法正的话之后也不由的脸色大变,不断的伸手拉着法正的衣角,企图让法正清醒过来。

    “我说请主公削去我的官职,让我回去师尊身边....”法正微微的抬起头看着一脸阴沉的秦枫坚定的说道。

    秦枫听见了法正的话之后也不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他脸色依旧是那么的阴沉。

    身上的气势也不断的朝着法正的身上压去,但是此时的法正就如同一块坚石一般。

    任由着秦枫折腾但是就是不为所动,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他。

    “唉”良久之后秦枫缓缓的收回了身上的气势,有些无奈的说道。

    “既然孝直你都想好了,那我也不能阻挡你啊,官职什么的就别说撤去了,给你放个年假去奉孝那里好好的学习一下吧!”

    秦枫说完之后,便转身朝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开始在自己的桌上书写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秦枫将自己的所书写的将令递到了法正的面前。

    “拿着这纸将令去奉孝那里报到吧!至于文远我会让孔明帮你好生照料着的。”

    “多谢主公成全!”在接过了秦枫手中的纸张之后,法正似乎也恢复了一点点的精神。

    原本麻木的面容之上也多了一点点的情感。

    “孝直你要记住,我从来没有怪罪过你,我可还准备让你帮我开疆扩土呢!”

    在法正道谢过之后,秦枫再次严肃的对着法正说道。

    “好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先下去吧!”

    法正和张辽听见了秦枫的话之后,在微微的行了一礼后便转身朝着账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