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道行纪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后赴谭亭之悲?
    一个妖精能做什么?

    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是没有太多的可能是做“义教”这件事。反正不知到底是何种原因,苏羽尽量地将这个妖精不往学堂里考虑了。

    苏羽想了想,将茶杯放回了桌案上,与许小素和陈淮宇一同悄悄出了新陈府。三人直接来到了学堂这边,恰好学堂刚下一节小堂,许多孩子都在学堂中的廊道或者大道上跑动着,去寻找他们最要好的朋友一同玩耍。

    三人在小孩子来来往往的廊道上缓缓前进着,向着管理整座学堂的先生的书房走去。

    看着活泼的孩子在蹦蹦跳跳地追逐着或是在有说有笑地与同窗门讨论着什么,他们传递着自己的快乐,分享着自己的喜悦。

    这就是纯真的孩子说拥有的魅力。

    这时候,一名先生与三人相对而行,先生见三人后有些诧异,因为三人都不是学堂里的人,而且十分年少,不应该是新来的先生才对。

    突然,先生扫了一眼,正好看到苏羽的眼睛,先生总觉得这位年轻的少年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而在先生看着苏羽的时候苏羽也在看着这位先生,苏羽总觉得这位先生有些奇怪,却说不出来怪在何处。

    见先生盯着苏羽,陈淮宇觉得这名先生有些失礼了,于是不动声色地轻轻咳了一声,提醒了一下先生。

    先生回过神来,也觉得自己失礼了,连忙说道:“公子莫怪,只是觉得公子有些眼熟,不知三位是要找谁?”

    陈淮宇秀眉微蹙,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先生莫惊,我们只是慕名前来寻讳缘先生的。”

    那位先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也算是向几人行了一个礼,然后便走了,毕竟下一节课的内容要准备,不能浪费时间。

    见那位先生走远了,陈淮宇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我那堂弟正是被我吩咐管理学堂的,不过看样子,他并未真正地管理过学堂。”

    廊道上的孩子越来越少,很快便已经空无一人了,上课的钟声也敲响了,三人循着钟声一路前行,很快便来到了一片全都是书房的建筑前。

    每一位先生都是一位有名的才子,当然也是需要有自己的书房,所以这一片书房都是那些先生的书房,可以是吃饭的地方,也可以是休息的地方,不过更多的是批改学生作业和研究课程课题的地方。

    在最近的一个书房门前不远悬挂着一个吊钟,旁边有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根黝黑的铁棍。

    上课或是下课的钟声都是由这里传出的。

    “咦?这……见过陈大小姐,这二位是?”突然,一名男子打开了房门,正好看到了门外的三人,看着有些面熟的苏羽,“这位是苏上仙?小人拜见苏上仙。”

    说着,那位先生就要就着门槛跪拜下来,苏羽不知何时动的身,在陈淮宇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自己扶住了先生。

    苏羽的力气一名先生可破不了,苏羽扶住了他,他就是想跪下来也不行。

    “不必多礼,我们正好要寻你。”

    于是三人便随先生进了书房,书房内整齐整洁,即便有许多书本堆放着,看起来也没有丝毫凌乱感。

    刚一坐下陈淮宇便安抚着先生说道:“讳缘先生莫要见怪,苏上仙突然造访并非因为对学堂有所不满,可以看出,先生管理学堂还是很好的,苏上仙还有许上仙只是过来巡视一下。”

    陈淮宇说的意思是:苏羽和许小素二人只是顺道看看。不过“巡视”二字用得不错,因为这个学堂并不是陈家的,而是苏羽的。

    这句话陈淮宇说得轻松,不过其中意思也是有趣,先生体会了一下,自然也知道深意如何。

    “陈少爷罕来学堂之中,大小事务一般都是由在下处理,在下不才,若是处理得不妥当也该受罚。”

    讳缘先生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在大华本就广受美称,自然不会因为苏羽和许小素是修行者也拘束得不自在。

    苏羽很欣赏这位讳缘先生的气质,和声问道:“陈少爷上一次来学堂是何时了?”

    “应该是两个月之前了。”讳缘先生思考了一下,肯定地回答道。

    两个月之前……

    “最新招收的几位先生是什么时候入的学堂?”

    苏羽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认不得陈淮宇的先生。火热电子书

    若是有先生认不得自己很正常,可是认不得陈淮宇却是有些说不过去,毕竟画像都有,应该每一位先生都应该看到过陈淮宇的画像才对的。

    陈淮宇自然知道苏羽为何这样问,于是说对苏羽说道:“四个月前我曾经到学堂看过。”

    苏羽点了点头,将目光看向了讳缘先生。

    见苏羽看着自己,心理素质再好的讳缘先生也有些紧张,回想了清楚才回答苏羽:“一个月前,都是拿着陈少爷的手令过来的,若没记错应该是五月二十六日,那时候正好快要到苏上仙您要求的暑期。”

    “这……”

    陈淮宇叹了一口气,头觉得有些痛。

    一般来说出兰城的学堂若是要招收新的先生只能由新陈府的主人决定,讳缘先生自然没有权利,这就是说,一个多月前,而且是在快要到暑期的时候,陈淮宇的堂弟给学堂找来了几名新先生。

    今天是是七月三日,按苏羽定的规矩,正好是开学了三天,按道理来说,没道理在五月下旬招收新先生的,同样,陈淮宇的堂弟也应该会在开学的时候会来学堂查看才对的。

    本来苏羽还以为幕后的那个妖精没有对学堂下手,结果还是出乎了苏羽的意料。

    如此说来,新陈府的家财反而不是眼睛的目标,难道就可以肯定,学堂里的孩子才是那个妖精的目标。

    明明自己脑子里都已经很努力地将学堂排除在妖精的目标之外了,可是各种线索都指明,这件事还是牵连上了学堂。

    有没有可能是巧合?正好是陈淮宇的堂弟巧遇良师,七月一日那天陈淮宇的堂弟正好没空,学堂里的一切都与府中杯子里茶渣的妖气无关。

    可是不能确定的事情苏羽放心不下,学堂里可是有几千名学子,都是些小孩子,自己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去猜测。

    “一共几位新先生?”

    讳缘先生听到苏羽问出的这句话时,已经注意到其中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妥,自然不敢懈怠,连忙说道:“一共五人。”

    “今天的课程结束了,马上去敲响下课钟声,再敲集合钟声。”

    苏羽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许小素看得出来,苏羽是有些紧张了。

    于是许小素轻轻伸出了小手握住了苏羽的那只不断敲着桌案的手,柔声说道:“这么急会不会打草惊蛇?”

    陈淮宇自然看到了许小素握住了苏羽的躁动不安的手,不过好像没有丝毫在意,附和着许小素的话说道:“许上仙说得对,苏上仙不必如此着急,现在学堂暂且还时安稳,相必还未要发生什么或是它还未准备好。”

    听着几人说的话,讳缘先生听得一脸糊涂,根本不知几人在说些什么东西,不过可惜看得出苏羽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脸色阴沉得让人看了都觉得汗毛竖立,一阵阵寒意从身后升起。

    讳缘先生微微谨慎地问道:“那……上仙,我该是去敲钟吗?”

    “不必了,你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当然,若是你有隐瞒或者虚报……”

    苏羽冷冷地看了一眼讳缘先生,“上仙杀人可是不触犯大华律例的,你也不想家中的老小无依无靠吧!”

    心理素质再如讳缘先生也被苏羽这句话吓得够呛,讳缘先生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像小鸡琢米一般不断点头。

    三人不再与讳缘先生多说什么,由陈淮宇领路,三人很快便出了学堂。

    本来还只是想带着洛云和许小素一同在东海游玩顺便带着丫头回家看看的,谁知还惹出了这么一个事情。

    苏羽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也平复了不少,平静地对陈淮宇说道:“说一下你堂弟吧!”

    出了学堂三人便随便进了一家茶楼,如今正在一间安静的包厢之内。

    陈淮宇点了点头:“我那堂弟名为陈巧汝,本是在一个普通人家,家里不算贫穷也不算富裕,以前大些的支出都是要靠着我家里,以前他曾托他母亲来我家求一份差事,可是我父亲以学业为重拒绝了,后来他也算是学业有成,那时陈家落魄,他也不好讨活,然后便是上仙你为陈家再出兰城寻了个府邸,我父亲也算是心有愧疚便让他过来打理出兰城的事务。”

    “他不过是一介才子,你们为何信任他?”苏羽疑惑地问道。

    陈淮宇微微叹气摇头:“小时候我脾气不好,经常欺负他,我父亲怕伯伯生气就偷偷帮助他家,一来二去父亲就对他十分好,如今我也毫无怨言,比较是我年轻不懂事在先,而且新陈府建了有一年多了,前几个月里他也打理得不差,于是父亲便全权交给了他打理。”

    “这就是说他已经熟悉了所有的合作商贾家族和陈家的所有商业。”苏羽有些担心地说道,“只怕他不愿做这新陈府的主人,他是要做自己陈家的老爷。”

    鬼魅妖魔最是迷惑人心,好端端的谭府成为了谭亭府,如今的新陈府难道也要血流满地才能洗去孽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