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恨江山 > 第八十八章 试探
    许知秋被绑得久了,血脉不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满眼猜疑地说:“你就这么放我走了?”

    顾远亭反问:“你很想让我把你的丑事抖给穆重山听么?”

    “呵呵呵,你不是那么好的人!”许知秋盯着顾远亭,冷笑道:“你才不会顾忌我的死活。你放我走,恐怕是因为我跟道玄有关吧!”

    顾远亭眼神一厉。

    “你不光盯着尹云,也一直在偷偷地盯着王爷!你混进王府,只怕也没怀什么好意!你对道玄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江湖人物!”

    顾远亭哂笑一声:“你想多了。在道上混的,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自然应该心中有数,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顾远亭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自也不傻!我和穆重山并无多大交情,为何要为他去得罪道玄。倒是你,和道玄同流合污,小心玩火自焚!”

    许知秋的眼里射出狠戾的目光:“我和道玄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我会帮他阻止王爷娶妻,但我绝不会帮他伤害王爷!虽然我只是个女子,但我也不是好惹的!若是有人想对王爷不利,我一定会除掉他!”

    闻言顾远亭眼里露出杀机。

    许知秋警惕地盯着顾远亭,一步一步倒着朝门口退,退到门口,衣衫已尽湿。

    许知秋手往后摸,打开大门后,转身匆匆走了。

    顾远亭的眼里,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回到孟云衣房间,穆重山正在喂孟云衣喝粥。威猛魁梧的大汉照顾起人来却极为温柔细致,每勺都是吹凉了再喂,还时不时帮云衣擦去沾在嘴上的粥,让旁观的顾远亭也自愧不如。

    顾远亭挥手让其他的侍女退了下去。刘虎牙感激地看了顾远亭一眼,退到门外守卫。

    见顾远亭回来,穆重山一边继续喂云衣药粥,一边感激地说:“贤弟果然神通广大,找来的解药效果很好!吃下去一个时辰,已经能睁眼并张嘴说话,到现在,已经能略微动一动了。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明日应该就能基本恢复了。”

    云衣看着顾远亭,很配合地微微抬了抬手示意。

    穆重山喂着粥,皱眉说:“知秋不知道去哪了,这种关键的时候也不在旁边伺候着。等她回来我得提点提点她!”

    顾远亭歪着头说:“许知秋就不用在这伺候了吧!你不是把之前伺候过云弟的人都喊去审问,并换了一拨伺候的人了么,为什么她可以例外?”

    穆重山回道:“知秋不一样。她跟了我十多年了,对我忠心耿耿,对她我还是信得过的。以前我几次遭人暗害,都是她发现并拦住的。还有一次在外面遭遇刺杀,她一个弱女子竟然也敢扑过来替我挡剑!虽然我也用不着她来保护。所以说,她对我的忠心应该没有问题。”

    顾远亭阴阳怪气地说:“呦,你对她可真是信任啊!可惜,她是你信得过的人,不是我信得过的人!她忠的是你,又不是云弟!这次云弟被人下毒,之前所有在她身边服侍的人都有嫌疑,许知秋也不例外!为了安全起见,我不会允许之前服侍过云弟的任何一个人再出现在云弟面前!你这里已经不安全,要是你还不加强戒备,我就将她带走!我来保护她的安全!”

    对于孟云衣在自己的王府内被下毒,且自己无能为力,只能靠顾远亭相救一事深感羞愧内疚,穆重山被顾远亭讥得无言以对,停了喂粥,垂目低声说:“那就照你的意思办吧。我再挑选信得过的人来贴身照顾云弟。王府这边,我也会加强戒备,绝不会再让云弟遇到危险了!不要将她带走。不管怎样,这里,总比外面安全些……”

    身边的女人屡屡出事,已经成了穆重山的心病。孟云衣中毒,对穆重山打击巨大,让这个魁梧的大汉仿佛半日之内,老了好几岁。愧疚和自责,让他一向挺直如山的腰背也略佝偻了一些,看起来人好似缩小了一圈。

    云衣不忍,安慰地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顾远亭看见了,心中不爽,轻哼了一声。

    云衣转向顾远亭,微笑道:“这次多亏有你!中毒的时候其实我是清醒的,你们说的话我都能听见,就是不能动,不能说话。正着急怎么提醒你们我是被下毒了。幸亏你机灵,反应了过来!要是被误当成醉酒,耽误个一天,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了。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闻言穆重山的头垂得更低了,顾远亭倒是得意地抬高下巴说:“我说了我会帮你,也能帮到你的吧!之前你还不信,不稀罕。”

    顾远亭想到楚琮,心里一阵泛酸:“不肯找我帮忙,偏要找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云衣以为顾远亭又在讽刺穆重山,嗔怪地横了他一眼。

    顾远亭哼了一声道:“我不是说这呆子,这呆子虽然御下不严,做事迂腐,人还是靠谱的。”

    “不可对王爷不敬!”云衣无奈地又瞪了顾远亭一眼,随即说:“你是说赵承嗣吧,那确实是我们识人不明。”

    “你身边奇怪的人可不止赵承嗣一个!”

    云衣滞了一下,才知道顾远亭指的是楚琮。他一直跟着自己,不知道除了遇袭那晚,他还有没有看见过其他事。想到这里云衣很是羞窘。

    看到孟云衣羞涩的样子,顾远亭更是不舒服,冷冷地说:“你还没告诉我们,那晚在我之后赶来救你的,是何方神圣呢!”

    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回来,孟云衣对这二人已很是信任。如今这形势,确实也需要集聚所有能用的力量。只是楚琮身份比较特殊,他又是秘密来北武的,未经过他同意,云衣不便将他身份泄露出去。于是便选择性地将楚琮的身份告诉了两人。

    “他姓楚,名玉宗,是南楚的一位贵族公子,是我的朋友,以前在东昊曾与我共历过生死。此次是听说我有难,特意从南楚赶来帮我的。”

    “楚玉宗?没听说过。他是什么家族的?”顾远亭追问道。穆重山也竖起了耳朵认真听。

    “呃……对不住,我答应过他不泄露他身份的。并非不信任二位才不说。两位可以放心,他是我信得过的朋友!”云衣很是为难。

    “你确定他是可信之人么?”穆重山问道。

    云衣点点头。

    “那行。既然你不方便说,我就不问了。相信你心中自有分寸。”穆重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