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复制一切技能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刚才电话联系殷大师,他电话都没有接通,就直接挂断了,然后打过去已经关机,我担心会有小偷,偷了殷大师的手机,你过去看看。”库玛大师铁青着脸说道。

    “师傅,您是不是担心的过头了啊?殷大师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小偷能从他身上偷走手机呢?会不会是恰好殷大师手机没电了?”维卡斯解释道,“刚才我都已经送殷大师到了酒店,酒店里应该不会有小偷才对。那家酒店挺高档的。”

    如果是在公交车,或者地铁上,人挤人的时候,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可能,酒店那么宽敞,普通人都少有被偷,更何况殷大京这样的玄门高手?

    “不行,维卡斯,我总是不放心,你还是过去看看,殷大师要是在我们D国受了委屈,那我这张老脸,就真的是没地方搁了。”库玛大师说道。

    “好,师傅,我的车马上洗好,这就回去看看。”维卡斯点头道。

    “记住了,如果殷大师真的是在D国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一定要严肃处理,绝对能寒了殷大师的心,影响了我们D国和华夏玄门之间的交流,如果是小偷,废了他……”库玛大师是玄门中人,对于玄门中人的感受,自然更加在意。

    维卡斯虽然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却并不敢表现出来,恭敬的点头称是,挂了电话后,他还是给殷大京打了个电话过去,果然,电话是关机状态。

    洗完车后,维卡斯就开车到了酒店门口。

    “你好,给我查一下,今日是否有几个华夏来的客人入住?”走进前台后,维卡斯直接询问前台小妹。

    此刻倒是不忙,也只有一个前台小妹站着。

    “请问您是……”前台小妹自然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提供的。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给你们酒店的老板打个电话。”维卡斯递出了一张名片。

    前台小妹莫名其妙的接过来,看到上面的名字后,震惊到说话都有些发颤,“您……您是维卡斯先生,是……”

    刚才她就觉得眼熟,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维卡斯。

    “维卡斯先生,请容许我给我们经理打个电话……”

    维卡斯这样级别的客人,已经不是她所能招呼的了。

    维卡斯皱眉:“你快点。”

    前台小妹立即拨通了经理的电话,不过电话刚想了几次后,就被挂断,紧接着,就有一个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的男子过来了。

    “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经理刚好巡逻完过来,所以才没有接电话。

    “经理,这位维卡斯先生,想要查询一下住户的信息……”

    “住户的信息,哪能随便……维卡斯先生……”经理正要拒绝呢,忽然间看到了维卡斯,顿时惊呆了,快步冲了过来,激动的说道:“维卡斯先生,欢迎光临,欢迎光临……莎,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维卡斯先生查……”

    前台小妹这才开始查询起来,很快就对维卡斯说道:“维卡斯先生,今天入住酒店的华夏人,总共有八人……这些都是入住信息,您可以看看,是否有您要找的人……”

    维卡斯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很快,就看到了殷大京的登记信息,殷大京是和卢悦然、薛一凡的信息登记在一起的,他指着殷大京三人的信息,问道:“这三位,现在在房间休息吗?”

    前台小妹说道:“并没有,根据显示,这三位客人的房间,电还没有通,现在都没有人,应该是出去了。哦,对了,维卡斯先生,您说的这三位,我好像有点印象。”

    这家酒店的华夏人并不多,所以看到外国人的时候,前台小妹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记得更加清楚:“差不多就在大半个小时前,有一个提着袋子的华夏青年,从外面进来办理的登记,他没有上楼,就在楼下等着,然后没多久就和另外两位,一起去二楼吃饭去了……”

    “对,对,是的,就是他们。”手提着袋子的,毫无疑问就是殷大京了,时间上也对的上。

    维卡斯闻言,长长的松了口气,看来,什么事都没有啊。殷大师肯定就是手机恰好没有电了而已。

    “他们具体在哪个包厢,给我查一下,我去见见。”

    前台小妹看了看显示屏,说道:“具体是哪个包厢,我这也不清楚,二楼并没有登记,都是直接过去吃的,要不,我给您打电话询问一下三位住客?”

    “可以。不过,这位殷先生就不必打了,他的手机关机了,你打另外两位的电话吧。”维卡斯点头道:“就说我有点事儿,想要见见殷先生,记得,语气一定要好。万万不可得罪了这三位贵客。”

    见到维卡斯先生这么客气,前台小妹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就开始拨打电话了,不过那位经理却是万分的震惊。

    维卡斯先生啊,这可是D国顶级的大人物,是库玛大师最疼爱的弟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他都如此客气,真不知道,这三位华夏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当得起维卡斯先生,称呼他一声贵客。

    前台小妹先是给薛一凡打了过去,她更喜欢给男人打电话,大多时候,男住客听到她的声音,都会对她更加的宽容。

    可是电话拨过去后,直接显示对方已经关机了。

    “维卡斯先生,这个薛一凡先生已经关机了,我给卢小姐打电话试试。”前台小妹并没有察觉到异样,用户关机是很正常的事儿。

    可是,维卡斯闻言,原本已经舒展开的眉头,顿时又皱起来了,心下更是咯噔一响,不会这么巧吧?

    他隐隐觉得这事儿可能不简单。只怕殷大师三人,还真是被欺辱了。

    希望事情,不要紧张到那一步,要不然的话,师傅可能就要大发雷霆了。

    起初他还不以为意,觉得师傅过于担心了,现在他却担心,这事儿压不下去。

    很快,前台小妹把电话放了下来,说道:“维卡斯先生,这位卢小姐的电话,也关机了。”

    “三个人,同时关机了?这未免太巧了吧?”

    维卡斯的脸上已经变了,对酒店经理说道:“你是这家酒店的经理是吧?二楼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你带我上去看看。”

    酒店经理一边带路,一边解释道:“刚才维普科技的萨沙先生,带着几个华夏人也上去吃饭了,动静稍微有点大,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了,没闹出事来,其他的好像也就没……”

    “你说,萨沙带着华夏人上去过?那几个华夏人的资料,你这里有吗?”维卡斯一顿,他敏感的察觉到,事情可能和萨沙,以及这几个华夏人有关。

    “不好意思维卡斯先生,这几位华夏人,都是萨沙先生带来的,他们并不住在这家酒店,所以我也不清楚。”酒店经理不好意思地道。

    维卡斯沉着脸,坐电梯到了二楼,立即就看到了其中一个包厢门口,竟然还有几个人站着,看样子似乎是保镖在外面。

    “怎么,这个萨沙这么怕死,吃个饭都还要保镖站在外面吗?”维卡斯冷笑。

    “不,这好像是萨沙给三个华夏人安排的,说是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有一个服务员见到经理在旁,忍不住解释道。

    维卡斯看向了他,说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酒店经理也说道:“你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说来听听。”

    那服务员见经理发问,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当是和朋友在八卦,笑着说道:“刚才我去端菜的时候,隐隐听到的啊,不过具体也不是太清楚。好像就是,这几个华夏人之间,是不对付的,但是萨沙先生,选择了帮他带来的几个华夏人,要求包厢里的几个华夏人,必须要签什么合同。”

    “包厢里的那几个华夏人,特别的愤怒,不愿意签,但是萨沙先生态度强硬,把他们的手机都收走了,把他们的贵重物,也全都拉走了。这不,还专门安排了几个保镖,说是要保护客户的安全,实际上,就是看着他们。”

    维卡斯的眼中,满是怒火,殷大京没有给他打电话,也没有给库玛大师打电话,那就说明,殷大京是要他们主动去解决的。

    “萨沙这个蠢货……他这是在找死……”

    萨沙在D国新州这边,也只能算是一个略有名气的人,维卡斯也只是恰好知道而已。

    维普科技在普通老百姓眼中,那也算是很牛的大企业了,可是在他维卡斯眼中,却又不值一提了,在师傅库玛大师眼中,更是蝼蚁一般,一脚就能碾死。

    “得罪了殷大师,维普科技,只怕到此为止了。”

    维卡斯想对服务员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别说了,今天的事儿,不要到处乱说。”

    服务员诧异的看了眼维卡斯,这才注意到,经理身边的这位先生,好像很眼熟。

    酒店经理叮嘱道:“记住了吗?今天看到的事,谁都不要再说了,去忙吧。”

    维卡斯掏出电话,打了几个电话询问了一番,越是打听的详细,他的脸色越是难看。

    “欺人太甚啊,真的是欺人太甚……”维卡斯实在是没想到,维普科技竟然欺辱悦然科技,到了如此这般的地步,只怕现在殷大师,已经暴跳如雷了吧?

    维卡斯没敢擅作主张,立即给库玛大师打电话过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于了解到了维普科技和悦然科技、天星科技的事情,全都说了。

    库玛大师狂怒的道:“这维普科技,如此行为,完全就是给咱们D国抹黑,以后,还有谁愿意和我们D国的公司合作?嗯……”

    “维卡斯,维普科技,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另外,人家悦然科技,万里迢迢赶到了D国,是带着诚意来的,维普科技既然不靠谱的话,你再给安排一个公司,和人家合作,必须要把悦然科技的事,给处理好了。”

    “至于天星科技,呵呵,这是华夏人的内部的事,我们不能干涉的太多,但是那个许全荣的什么表叔,我觉得你可以去弹劾一下了,把这事儿和华夏方面的有关部门反应一下,他们应该会严肃处理的。”

    维卡斯说道:“是,师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我觉得还是要处理好殷大师这边的事儿,不能让殷大师久等了,寒了他的心,毕竟人家殷大师刚到D国来,就给尼赫鲁师兄治病。”

    “嗯,没错,你去处理吧。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挂了电话后,维卡斯深吸了口气,问酒店经理,道:“萨沙他们在哪个包厢吃饭?”

    酒店经理说道:“他们在VIP包厢,我这就带您过去。”

    酒店经理推开VIP包厢大门的时候,此刻许全荣和萨沙还聊的很开心,他们的话题,已经开始聊到寻欢作乐上去了。

    见到有人忽然推开门,顿时有些不爽:“我们在聊天呢,你们搞什么鬼?谁让你们进来的?”

    “我来是来收回一些东西的。”酒店经理还没说话,维卡斯已经把他往旁边一扒,淡淡的说道。

    许全荣听不懂D国语,用华夏语问道:“他在说什么?”

    萨沙却看到了维卡斯,顿时站了起来,说道:“维卡斯先生,您……您怎么在这儿呢?”

    “我说过,我是来取回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的。”维卡斯板着脸说道,他的目光一转,就落到了一边角落,看到了殷大京提着的那个袋子。

    “啊?维卡斯先生,我没懂您的意思,您是来取什么东西的?”萨沙恭敬的道,他摸不透维卡斯的意图,所以现在还是心下惴惴。

    维卡斯慢慢的走过去,将袋子拿了起来,看到了里面的贵重药材,还有两个手机,维卡斯冷冷的道:“这个,是你的吗?”

    “对,是……是我的啊,维卡斯先生如果您要的话,我……”萨沙附和着道。

    他还是没有想过,悦然科技的人,会和维卡斯先生有什么关系。

    维卡斯冷笑道:“这里面的药材,可是我师父库玛大师送出去的,呵呵,好样的啊,我师父送人的东西,你竟然也敢巧取豪夺?你这是不把我师傅放在眼里,不把我们这些做徒弟的人放在眼里咯?”

    嘭。

    萨沙吓得腿软,坐到了椅子上,差点摔倒,“味……维卡斯先生,不,我这真的不知道,这些药材是库玛大师送出来的啊,这……这……”

    萨沙很想说,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可是这番话,却又说不出口。

    “我现在就把这些药材还回去,还回去……”

    维卡斯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萨沙,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你的问题有多严重啊。”维卡斯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包厢,留下腿软,几乎都站不起来的萨沙。

    “萨沙先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刚才进来的这位,究竟是什么人啊?”在维卡斯离开后,许全荣这才开口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