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想救人了 > 第186章 谁更邪恶谁能活
    涅魔皇本想好哈欣赏人类的恐惧。

    但面对这吞云吐雾的宇长生,它却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看不到想看到的了。

    涅魔皇失去了耐性,摩挲它的利爪,碾碎了香烟。

    打量了宇长生一会儿后,涅魔皇摇晃着丑陋的头颅,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道:

    “你以为给我一根这恶心的烟卷就能让我不杀你么?”

    “不,只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宇长生毫不避讳地说。

    涅魔皇一声怒啸,甩开双臂,做出了战斗的架势。

    寒光一闪,涅魔皇挥舞利爪刺向宇长生。

    这凛冽的杀气似乎本身就极具攻击性,让宇长生的四肢百骸之中仿佛也有冰冷的针密密刺了进来。

    宇长生后退闪避,同时将邪珠之中储存的一枚榴弹扔了出去。

    轰——

    一声爆响,榴弹被击碎后瞬间爆裂。

    宇长生本来只是为了让自己闪避才这么去做,并不认为自己真的能够伤害到涅魔皇。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涅魔皇虽然速度和攻击力都非常惊人,但肉身的强度明显就要逊色一筹了,宇长生的这枚榴弹竟然都能够对它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枚榴弹的爆炸让涅魔皇皮开肉绽,浑身流淌着黄绿色的液体,丑陋的脸被爆炸轰得满是伤痕,上牙膛都被崩碎了,凛凛的獠牙露出了出来,半扇翅膀被波及后,也轰得碎裂开来。

    “这样的攻击倒是还不错,还有么?”

    涅魔皇似乎毫无痛楚,面目狰狞无比。

    宇长生看它的样子,似乎还想要继续戏耍自己,或是故意承受了这样的伤害,就像是猫在吃老鼠之前的游戏一般。

    难怪在刚才的爆炸中,涅魔皇竟然能全然无恙。

    宇长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正准备继续攻击,但他很快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只见涅魔皇怒意陡增,它的眼神霍然变得凶狠无比,浑身那诡异的肌肉迅速绷紧膨胀,流淌的体液被绷紧的肌肉挤了出来,伤口凝固形成诡异的凸起小块。

    它那残损的翅膀再次扑棱起来,发出如同发电机一样的嗡嗡声。

    难怪它并不闪避,它的身体不仅能够快速复原,竟然还能因受伤而变强。

    “看到了吧,你的任何攻击都是徒劳的,只会让本皇不断强化肉身。你们这些恶心的人类不是很喜欢用我们当作强化身体的工具么?从今天起,本皇也要让你们尝尝被别人当靶子玩弄的滋味!”

    涅魔皇怒意陡增,炮弹般破空而出冲向了宇长生。

    宇长生此时已经感觉手臂上的邪能开始从邪珠之中重新喷薄而出,而且自己的两股咒力也似乎被同时释放出来。

    看来,这邪珠果然极具灵性,竟然懂得什么时候该调配好体内能量的分流。

    宇长生毫无畏惧,挥舞邪能蛮拳,正面应敌。

    “邪能破坏拳!”

    绿色巨拳砸向了涅魔皇,空气如同被一把大铁剪生生撕裂,发出刺耳的声音。

    汹涌的邪能如同泄洪之水从宇长生体内喷发,这股力量简直就是凭空而出,他的身体都因无法承受这陡增的力量而颤抖。

    “轰——”

    两道霸劲对轰在了一起,天震地骇。

    宇长生在涅魔皇利爪即将接触自己的瞬间,狠狠一拳砸到了它的头颅上,巨大的破坏力竟然直接将它轰飞了数百米,周围的树木和石头全都被震得粉碎。

    此时,废墟之中突然闪烁出莹莹彩光,竟是蝶舞飞了出来。

    蝶舞借用绮蝶咒发动了咒技“幻隐术”,可以用蝶粉制造出幻彩荧光,短时间内完全隔绝气息,使得宇长生和涅魔皇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不过蝶舞的状态似乎也并不好,她从刚才发生的爆炸中侥幸逃脱,自知队长已经遇难,逃出来后也没有轻举妄动,她远远观望着这边的局势。

    见状不妙后,蝶舞立刻收敛咒力,重新潜伏到了废墟之中。

    她藏了起来远眺战局,想要看清楚情况,但她可刚冒出头,就感觉打的剧烈颤动,顷刻之间,她面前的残垣断壁如同火炭上烤熟的板栗,噼噼砰砰的爆裂迸溅。

    紧接着,一股强的无匹的力量突然从交战处撕裂开来,两束冲天的黑光直接轰碎了乱石和钢筋,同时从废墟之中升了起来。

    两束黑光一直顶到了地面,形成了两个黑云,在黑云里面,分别是金光闪闪的涅魔皇,以及浑身散发着绿色邪能的宇长生。

    更诡异的是,他们两个同时都被模糊的黑云包裹着,而在黑云的下面,不知何时形成了一个被黑暗气息所笼罩的天平幻影。

    这两个家伙分列天平两端,但两人却都如同被束缚在黑云之中一样,动弹不得。

    涅魔皇被宇长生的邪能破坏拳正面砸中,半张脸已经被打烂,流淌着粘稠的黄色体液。不过它的体液很快就凝固成了胶状,覆盖住了它被打烂的那半张脸,似乎在不断地得到修复,身体的其他受伤部位也被同样的体液所覆盖,凝固成了胶体。

    此时,宇长生怒视着对面的涅魔皇,手里紧紧捏着一个暗黑色的砝码,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这个魔器的名称:

    【魔衡天秤】魔衡王的魔器,魔衡天秤本身无法直接召唤,需要使用者激活邪恶砝码的邪力,才能生效。激活邪恶砝码的邪力之后,使用者可以瞬间强化肉身力量,使用武技的威力将高于平时的一百倍。然而,当使用者激活邪恶砝码的邪力,并且成功击中目标之后。如果敌人承受这样的攻击仍然没有死亡,那么敌人的手中也会多一个邪恶砝码。此时,魔衡天秤的虚体就会出现在两人的脚下。虚态的魔衡天秤会对天平两端的人,进行恶意的对比,然后朝着恶意更强的一方偏移。而另外天秤失重被抬起的一方,就会成为魔衡天秤的祭品,被恶罚死光从天而降,直接轰死。

    原来,早在放了非花非草之后,宇长生就使用了“随机召唤一把神魔武器”这一咒技,召唤出了魔衡天平,但宇长生并没有立刻使用魔衡天平,而是将它收纳到了邪珠之中。

    刚才的战斗时,宇长生悄悄放出了这个魔器,准备最后一搏。

    魔器激活了之后,宇长生握着邪恶砝码挥拳攻击,使得邪能破坏拳的威力提升了一百倍,所以造成了刚才那样震撼的效果。

    提升了百倍的威力,宇长生有信心一击毙敌,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涅魔皇的肉身实在太过强悍,他那毁天灭地的一击虽然让涅魔皇受了重伤,但距离消灭它还是差了一点。

    这也就导致了魔器的效果被激活,宇长生和涅魔皇的手中各多了这样一枚邪恶砝码,两人将站在这魔衡天秤之上,已经开始进行恶意的对比。

    此时天秤虚影上的两方……

    恶意低的一方,将被恶罚死光直接轰杀!

    这场战斗,竟然变成了恶意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