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想救人了 > 第187章 决定生死的倾斜
    比对恶意?

    魔衡天平这一效果的激活,让宇长生欲哭无泪。

    自己跟魔兽比谁的恶意更强?这不是等于跟大象比体重一样么?

    宇长生狠狠将手中的邪恶砝码抛了出去,砸向了自己周围的黑云,想试一下能不能破坏掉魔衡天秤的规则。

    邪恶砝码砸在黑云之上,但却毫无反应,一声晕眩的轰鸣在他耳畔响起,随后又回到了宇长生的手中。

    宇长生望向对面,涅魔皇更为焦躁,虽然涅魔皇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但它依然不断对着这黑云发起攻击,但无论如何拳打脚踢,它的攻击也尽数被反噬回来,同样奈何不了这魔衡天秤之上的黑云。

    “可恶的人类!如果你趁早放本皇出去!本皇还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本皇一定要把你的身体切成一块块的,把你的脑袋塞在我孩子们的肚子里苟活,让你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是如何吃掉你的同胞们的!”涅魔皇恶狠狠地威逼着。

    此时,蝶舞远远望着天秤虚影之中的它们两个,她不知道这鬼气森森的巨大虚态天秤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她担心自己如果贸然过去,很可能也被困入其中。

    毕竟连这可怕的涅魔皇被困住后,都只能无力地挣扎咒骂。

    她认出了宇长生,只希望这个家伙能够创造奇迹,击败涅魔皇。

    此时,涅魔皇并不知道这魔衡天秤的效果和来历,依然疯狂地攻击着周围的黑云,但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无法突破。

    不知过了多久,这被黑暗笼罩的魔衡天秤突然发出一声宛若来自地狱的悲鸣,这暮鼓晨钟般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感觉好像自己的生命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几乎同时,宇长生和涅魔皇手中的那枚邪恶砝码同时流溢出了极其浓郁的黑暗,宇长生心头一凛,立刻意识到,这魔衡天秤应该即将开始比重,他和涅魔皇之间,恶意更盛的一方,将会获得魔衡王的眷顾,而另一方,则会被这从天而降的恶罚死光轰碎!

    宇长生来不及多想,试图与邪珠沟通。

    他相信,自己体内的邪珠似乎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意识,所以才会在被能量柱吸收邪能的时候主动切断,而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又重新出现,并且主动分割邪能和咒力。

    “快解放全部的邪能,将那些负面情绪和可怕的意识也一并解放!”宇长生用意念在和邪珠沟通。

    然而,邪珠只是闪烁了一下,并没有回应。

    周围黑暗的气息更加浓郁,已经笼罩了整个黑云,宇长生和涅魔皇的身形都在这黑暗中变得迷蒙,他们脚下的虚态天秤也隐隐传来了扭动的声音,似乎将要倾斜。

    “快解放全部邪能,这是唯一能打败涅魔皇的方法。否则,这涅魔皇马上就会从这黑云中解脱出来,我也会被砸死!你也将烟消云散!”宇长生的意念加重了一些。

    此时,魔衡天秤的虚影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巨响,天秤的方向,已经开始朝着涅魔皇偏移……

    随着魔衡天秤的倾斜,宇长生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压迫感。在他的周围,黑气缭绕,如有实质,而源头那枚邪恶砝码,已经牢牢吸附在了宇长生的手上。

    宇长生决定赌一把,他必须解放全部邪能,让邪能产生的暴虐嗜杀的情绪吞噬自己的心灵,以此来增加自己的恶意。

    魔衡天秤的虚影不断倾斜,那咯吱咯吱的扭动声音就像从硬生生掰断的骨骼中发出来的一样,让人感到揪心般难受。涅魔皇所在的黑云噼啪闪烁着五彩斑斓的耀光,阵阵能量脉冲从那里传来。

    涅魔皇不明所以,还认为这只是宇长生使用的某种禁锢咒技,它依然想要打破禁锢,在天秤之上疯狂地攻击,却还是无济于事。

    终于,宇长生的邪珠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将至,作出了回应。

    只见宇长生右臂的邪刺全都立了起来,浮现出了幽幽的光芒,各种诡异的纹路在右臂上盘虬着,变得好像浮雕一样。宇长生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之前滞涩在右臂邪珠之中的邪能瞬间泉涌而出,轰然灌入右臂,比此前的任何一次借用邪能都要迅猛,产生的能量也极大。

    宇长生豁然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席卷全身,使他停滞了一瞬。

    但仅仅只是一瞬,转眼间,另外一股可怕的意念瞬间充斥脑海。

    怨恨,憎恶,狂怒,嗜杀,暴虐!

    一切压抑在心底的负面情绪在瞬间爆发,宇长生感觉自己原本的意识一下子跌入谷底,这样的意识坠入到了这幽僻的黑暗虚空,隐隐听到这无尽的深渊中,似有百鬼唳啸,又似有怨灵低语,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变得诡谲而阴森。

    无论这些负面情绪如何庞杂,他心中的愤怒和怨恨仍然没有尘嚣,而是反而占据了他的全部心念。

    “唔……呃呃……啊!!!”

    宇长生突然仰天狂吼,狂吼起来,他那原本已经复原的右臂再度释放出了磅礴的黑气,就连萦绕在黑云之中的黑暗力量,面对宇长生体内迸发出的这股黑气之时,竟然都有些畏怯,乖乖地沉降到了下层。

    宇长生双眼赤红,面目狰狞,如同变了一个人。

    此时的他,看似暴虐,但却反而要比涅魔皇更加冷静。

    在他眼中的那个迷离在黑暗里的虫型魔兽也似乎显得有些渺小。

    宇长生颤抖着站在黑暗之中,没有试图攻击这不可打破的禁锢黑云。

    “他还有这么强的力量……可是……为什么没有攻击那禁锢他的黑云?”远处的彩蝶惊诧着自言自语。

    此时,魔衡天秤的虚影停止了偏移,一动不动地悬停住了。

    涅魔皇和宇长生一上一下,近似平衡。

    然而,宇长生身上的邪能还在从邪珠之中喷薄而出,伴随而来的负面情绪也如决堤洪水一般汹涌冲刷着宇长生的脑海。

    结界之中,刚才还处于平衡状态的魔衡天秤终于再度发生了偏移。

    然而这一次,天秤偏移的方向却从偏向涅魔皇变成了开始缓缓朝宇长生所在的方向偏移。

    恶意的比对,发生了变化!

    黑云之中,宇长生的双目变得赤红,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摒弃了自己的意识,任由体内那股燥热而狂暴的力量吞噬自己,他感到了这如有实质的黑暗,它们将自己结结实实地包裹在里面,压抑得连呼吸都觉得有些艰难。

    然而,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这一切负面的情绪虽然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都被无限制扩大,但宇长生原本的意识却沉浸在了黑暗之中。他感觉自己的右臂变得炽热而稣痒,就好像有千百只蚂蚁爬进了他的肌肤之下,成群结队地在皮层之中不断蠕动,啃咬着自己的每寸血肉。

    起码这样的虚无,近似没有痛苦。

    随着意识的沉睡,一个没有意识的肉体,已经完全被恐怖的负面情绪所占据。

    终于,宇长生的恶意,竟然超越了涅魔皇的恶意。

    魔衡天秤缓缓传来了咯咯咚咚的声响,涅魔皇也突然停止了攻击,身为紫瞳魔兽,它对危险的感知程度也远大于任何其他魔兽的感知程度。

    它站在这虚影之上,感知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厄运似乎即将到来。

    当这天秤的虚影再度发生偏移的同时,涅魔皇狂吼一声,瞪向了天空。

    天秤的杠杆咯咯转动,这样的噪耳声音让人心烦意噪,而且频率越来越快。

    魔衡天秤的声音终于戛然而止,天秤完全倒向了宇长生,涅魔皇那一端已经高高翘起,被支了起来。

    在天空中黑压压的阴云之下,光影逐渐汇聚交织,形成了一团扭曲的涡旋,这些乌云拧在了一起,随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从那黑洞之中,一个黑黄色的巨大光点从天而降。

    死光从天而降,对准了涅魔皇的方向,狠狠砸了下去。

    强流轰爆,黑云之中的涅魔皇被瞬间击中,扭曲的带状光束盘虬交错,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迅速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