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 > 0124.战场魔术师
    待徐寅抵达东南战场时,这边的战斗却已经接近尾声,他草草收了几个逃之不及的妖怪人头,便与青薇仙子会合。

    青薇仙子剑在手中,仍未从战场的激烈氛围中缓出,白玉似的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双颊有着异样的红。

    徐寅有些心疼地看着她,问道:“怎么样,有受伤吗?”

    青薇仙子捻起一缕粘着汗水的青丝,微笑道:“还好,法戒大师有在照顾我。”

    “法戒大师?”

    徐寅有些诧异,不禁在人群中寻到了法戒大师的身影。

    法戒大师察觉到他的视线,便朝他微微点头,其身边的莲叶河童正摇曳着荷叶,倾洒出一片微绿的露珠。

    露珠散发着淡淡清香,滴落在人身之上,便会泛起一阵阵波纹,将他们身体上的伤势逐渐治愈。

    法戒大师的元灵虽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但其治愈能力却也发挥了极大作用。

    青薇仙子小心瞅了徐寅一眼,倾身到他的耳边,轻声道:“对了,那大猿王突然自爆,是你做的吧?”

    您可真聪明呢!

    徐寅有些无奈地眨了眨眼,后者便是一阵轻笑。

    空气中,逐渐多了些令人舒心的愉悦。

    然而战争并未结束。

    稍微修整之后,六个门派的修士便在灵曦子的带领下往相邻的正东战场急急赶去。

    血刀门门主“英勇”牺牲的消息已经传来,许多正派弟子都因此对魔门有了些改观。

    至少在斩妖除魔之事上,魔门之人并未阴奉阳违,也没有背刺队友,不是吗?

    如今局势大变,正东战场成了战势最劣的地区,反而是那一路往小佛山推进的千年树妖杀性不重,只要不去招惹,基本不会出现死伤。

    所以灵曦子果断选择了支援距离较近的魔门!

    魔门四大派,血刀门嗜血,莲花教邪祟,阴阳宗阴冷,天魔教诡变。

    如今血刀门门主胡飞已死,血刀门便失了主心骨,行事不再如先前般肆意,在天魔教教主张天佐的命令下,总算能按压下本性,老老实实的苟了起来。

    这没人主动往“沼”的领域里窜,“沼”里的大妖也没有傻到放弃优势地形,正东战场其实远没有灵曦子想象中的严峻。

    等灵曦子率人抵达时,两方人马竟仍是隔岸相望——干瞪眼。

    只是那剧毒沼泽,仍是让灵曦子看得眼皮一跳,他赶到张天佐身边问清事由,这才对“沼”有了些认知,不由急躁起来!

    他们这边倒是有着三头飞禽类元灵,可以不用担心坠入沼泽,可那鳄男在“沼”内展现出的硬实力却让人忌惮。

    灵曦子瞅了一眼已经推进到小镇中央的千年树妖,立刻召集各位门主商讨办法。

    世间法术万千,只要去找,总能找到克制之法。

    然而时间一点一滴在流逝,办法却是半个也没找出来。

    反而是那天魔教圣女顾凝霜突然找到了徐寅,顶着青薇仙子针刺般的目光凑到了徐寅的耳边,与他低声耳语了几句。

    见徐寅点头,顾凝霜便突然在他脸上印了个唇印,而后不等青薇仙子呵斥,又脚尖一点,飘然远去。

    徐寅摸了摸尚有余温的脸颊,有些尴尬。

    青薇仙子却是迅速掏出一张手帕,将他脸上唇印细细擦干。

    待唇印不剩丝毫时,她才鼓起勇气,仿佛是要宣示主权般,在同一个地方轻轻印了一下!

    徐寅顿时心思一动,下意识要抓住她的手,却见她又低声道:“去吧,我等你。”

    ……

    没过多久,四大魔门与六大门派就行动了起来。

    他们在沼泽之前拉开了一条警戒线,而后开始调集人手在离沼泽有段距离的位置布置大阵。

    那边大妖远远看着,却都是暗自冷笑。

    只因人类修士布置的大阵实在太过简单,就连他们这些妖族也都能认出。

    ——仅仅是最基础的【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这种基础阵法,是几乎每一个术修都会去掌握的。

    具体效果就仅是在地上画出一个圈,一旦有人进入便能触发阵法,形成一个法术牢笼。

    牢笼的强度受到术修实力的影响很大,但一般不会太强。

    更何况,既然知道那里有陷阱,又有谁会主动钻进去呢?

    就好比是人类修士不会主动进入“沼”之中,这些妖族也是绝对不可能走出沼泽,踏入阵法陷阱的!

    那鳄男也是心中冷笑。

    他压抑着本能的冲动,静静地等待着千年树妖一路推进到底。

    等千年树妖到小佛山山脚,再继续往光明顶上走。

    这群人类修士一定会被吸引过去,到时候顶多留下一小部分盯防。

    一旦盯防的人少下来,就是他重拳出击的时候!

    可人类修士接下来的操作,却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那【画地为牢】的阵法在多人合力之下很快布好,而后几乎所有的元灵境修士都将元灵释放出来,在【画地为牢】大阵之外排成了一列。

    让他完全看不懂的,那群元灵竟然就那样开始吸收灵气,凝聚元灵玉!

    周边灵气几乎刹那间被吸光,使得有大量灌入其中,形成庞大气旋。

    一头头元灵张开大嘴,齐齐对准那【画地为牢】大阵,元灵玉的光辉不断闪耀。

    鳄男明明不在那大阵之中,却突然产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慌!

    他心中警钟长鸣,突然将头往下一低,就要潜入沼泽下方躲避!

    但下一瞬间,迎面而来的白光耀花了他的眼。

    本该盘踞在“沼”内的“沼泽之王”,凭空出现在了【画地为牢】的大阵之内!

    瞬间形成的法术牢笼灭绝了他最后一丝的逃生希望。

    整整九发元灵玉齐齐射出,将他那脱离了“沼”的领域而变得脆弱的身躯炸得粉碎!

    直到最后一丝意识消散,鳄男都沉浸在“沼泽之王”的梦幻之中。

    九发元灵玉的对撞爆发出巨响,四散的余波将大地移平。

    随着主人之死而失去了凭依的“沼”,一瞬间便失去了能力。

    被它变成了沼泽的大地恢复原状,半身潜伏在沼泽之下的众多大妖,有得险险逃出,但更多的大妖被恢复原状的大地封住,变成了一根根种在地里的萝卜!

    “上!”

    人类修士在灵曦子和张天佐的号令之下,如蜂群般飞跃过去,争相拔萝卜!

    ……

    PS:情人节,emmm,祝有情人终成X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