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柠檬精贵妃 > 四十八章:少年长成
    程嫣然的步子迈的轻快,但是贵妃娘娘理应在前,她不由得慢下步子稍退两步,但,柠溪将她拉到了她的身侧,两人并排着出了宫殿。

    永福宫到清心殿,从后宫到前殿一步一步迈过去柠溪指定受不住。

    萧承衍自然考虑到了这点,将自己的步辇派了来,柠溪坐了皇上的,便把自己的金玉步辇给了她的表嫂,没道理她坐着人家走着。

    两人到的时候,萧承衍正与宁鸿晖博弈,许正是关键时刻,宁鸿晖眉头微蹙,这场博弈中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君臣的差异,这是来自帝王的逼仄,而这场较量源是他。

    柠溪自觉不去打扰,她带着程嫣然去了另一侧,遥望相坐,守着清茶点心两人小声的嘀咕起来。

    聊到正开心的时候,那边的棋局有了一丝破绽,本就受阻力的宁鸿晖看到妻子专注力分走了一半,萧承衍知其缘故便故意放了他这位表舅兄一马。

    “你表哥那时候对我倾心已久,整日写一些酸诗送我。”

    “……”

    柠溪扫了她表哥一眼,表嫂还真是。

    程嫣然表面凶巴巴平日板着脸让人觉得不好亲近,其实是为她这张媚脸做遮挡,她宁愿被人叫做泼妇,也省的别人天天说她是妖媚子,祸害良家公子哥。

    两人叽叽咕咕的交谈声自然是传到了萧承衍和宁鸿晖耳朵里。

    被萧承衍揶揄的那一眼后,宁鸿晖不好意思的用手抵住下巴轻咳一声,被妻子如此拆台,以后怕会更加没面子了。

    程嫣然说的实话,女人到了年纪该嫁人,从小到大她最怕的莫过于跟姐姐妹妹相处,宁家正好符合她的要求。

    而且当初是宁鸿晖死皮赖脸追求她的。

    两人说是青梅竹马,其实程嫣然不太怎么记得两人小时候的见过。印象不深的记忆,且她向来不喜欢回忆程府的一切,她当那里是狼窝虎穴。

    家中没有给她撑腰的长辈,没有疼爱她的父母,有的只是程家一众的小姐太太们,在她年幼尚不知的年岁里蛇鼠一窝的联合起来迫害她。

    程家早在三朝之前就已落寞,程家与宁家虽不是世交,但因为程老夫人和宁家老夫人是表姐妹,逢年过节还是会走动的,但也仅限于走动。

    宁鸿晖九岁那年跟着祖母去程家贺喜之时碰见的程嫣然,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关注着她。

    打小一见面就觉得对了眼,小豆丁的她,被姐妹陷害并未惊慌,而是主动反击,他意外觉得非常有趣。

    之后呢,便是一直关注,被她吸引,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甚至送去了两个助力,最后,慢慢的养大成人,及笄之年便让祖母去了程家提亲,将她接到宁家脱离狼窝。

    宁鸿晖初见程嫣然,本以为她是只呲牙咬人的小狼犬,了解之后才知道不过是只披着狼皮的乖顺小绵羊而已。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少年都长大成人,有了妻子成了家,慢慢不再似过往了。

    宫人送走宁鸿晖夫妇,其他人也都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偌大的清心殿内便只剩下了萧承衍和柠溪二人。

    萧承衍很干脆的将她人抱起来,使她的身子前倾,恰好两人这样相互拥着不会挤到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

    柠溪脑袋趴在他身上,想人家的爱情,再看看她的狗子,呸!除了一张俊脸满足她的虚荣心,其他条件均都不能拿出去跟人家比较。

    柠溪对于年轻时候的酸臭爱情诗词有着很深的执念。

    萧承衍不知她在遐想别人的告白诗词,他,想到这丫头如春风般笼罩进了他的生活中,任凭寒冬如何凛冽,有她足够了。

    萧承衍有些动情,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突然叹了一口气,两个人之间感情起色,彼此好不容易增进一步,他忍了两年才吃上的肉都被这个小家伙搅和了,等他出生定要给他些颜色。

    柠溪是不知道萧承衍此刻脑子里想的那些废料,她靠在他怀里正舒服呢,今从早上起来到下午一直不得空休息,正迷迷泱泱的打瞌睡。

    萧承衍的怀抱以及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很难克制自己打起精神。

    挑一个样貌性子都符合自己胃口的女人很难,更何况当初他还不具备这个能耐,本都意兴阑珊了,偏偏有人递了枕头,起初,真认同她会是那样的女人,算起来他真是要感谢陈老太太,不,应该感谢他那位皇后,呵~

    自认为心中有大智慧,其实不过是让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他就使人挑拨两三句竟真的让她不顾家人之言,陈家几十年都不曾出过这样简单的人,倒让人送进这吃人的后宫来了。

    本该因陈将军他决计不会玩弄她,谁料,进宫后她如此的出乎意料。

    萧承衍开始只觉她年龄尚小,而且依陈将军为人教育出来的子女定是光明磊落之人,岂料结果,大大出乎意料,这是只敢祸心胆大的小狐狸。

    进宫数日,无论他如何发难最后都能被她见招拆招,时间一长他开始怀疑宁鸿晖给自己递来的消息,原来作为表哥的他也不是很清楚表妹这些年的变化。

    甚至于大家都不曾知晓,外人均以为将军之女是个蛮横的大小姐,其实贵妃娘娘的才识是得了宁老先生的真传。

    说起来是真的该感谢皇后呢。感谢她单纯无良,让他得了贵妃这个宝贝,

    可怜不知,甚至到如今,辗转最后陈乐萱被这般放弃还不自知,依旧在那永安宫内作威作福,岂不知她快成为别人嘴中的笑柄了。

    萧承衍不觉间想起宸栖宫里的那位,娶妻当娶贤,他对于她也曾有过动容吧,作为衍王妃的林韶凝管理王府井井有条,上上下下被她打理的挑不出一丝差错。初入王府丝毫没有怯弱,也不愧是林家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当年王府内个个无不夸赞她这个做王妃的。

    可惜也庆幸,皇后理应还是让德行兼具者来当。

    林家,如今真的是萧承衍喉咙里的一根刺,取不出咽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