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运小娇娘 > 第566章 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老王爷一生顺遂,就连当今也称他一声叔叔,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当即就恼火了,拍着床榻大喊道:“我广平王府怎么会出了你这样不忠不孝的东西?就这般德行,居然也敢忝居侯位?”

    “真是抱歉,锦阳侯的爵位,是陛下赏赐于我的。若是老王爷你觉得我德不配位,那就去和皇上说啊,在这嘚嘚什么?”

    燕楚一懒得再看这老头子一眼,直接和广平王说了一句,“爹,没事的话,我就走了。”然后就大步离开了。

    也懒得去看她爹是个什么表情了。

    她心情糟糕透顶,这老头子不仅不承认她,还这般算计她,难不成还要她感激涕零的服侍他,伺候他吗?

    “混账,混账!”

    老王爷痛心疾首的喊道:“你看看,你这个宝贝女儿可有一丝,把你放在眼里的意思?”

    直到这个时候,老王爷依旧在挑拨,不过这一次的感情,十分的真诚。

    广平王走上前去,给老王爷顺气,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并没有顺着老王爷的话说:“爹,今天这件事本就是您做的不对,楚楚心中有怨气也是正常的。况且……”

    况且韩焱烯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她哪里会有好心情?

    老王爷又来了这么一手,可不就是捅了马蜂窝了吗?

    至于说不尊敬祖父……

    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老王爷没承认过楚楚,一出现就算计她……谁还没点怨气呢?

    想开了,广平王心中的那个疙瘩,也就消散了。

    “况且什么?我看她就是目无尊长!就是在外面长野了,没教养!”

    韩焱烯的事情,现在还属于朝廷机密的,还没有班师回朝,主将就失踪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朝廷一直没有说呢,可以说知道这件事的就没几个人。

    所以广平王也不能直说,只是听着父亲说楚楚野了,没教养的话,他也十分不爱听。

    直言道:“爹,当初楚楚从小流落在外,受尽苦楚,那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再者,楚楚这孩子能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如此优秀,已经实属不易了。还请父亲不要再说什么没有教养的话了。这话在儿子听来,不是说楚楚,而是在给儿子捅刀子呢。”

    什么叫没教养?野了?

    就算真的有不对的地方,那也是因为他们做父母的失职,让孩子从小就被人抱走了……

    这件事,是广平王心中的一道疤,一碰就流脓流血,疼得厉害。

    老王爷狠狠地,还想说什么,但是触及到儿子的神色,到底是板住了。

    只是也转了一个话题:“哼,你们现在把梁家得罪了,那月月怎么办?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月月的。”

    “月月这件事……”

    “我不管,你弟弟就这么一个血脉,你必须给我保住!”

    老王爷开始蛮不讲理起来了。

    广平王头痛的很:“爹,我会想办法的。”

    先搪塞过去吧,杀人偿命,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现在这个情况,想要保住燕月一,就只能去和梁家谈条件。可是想到梁家的所作所为,广平王就恶心的很,不愿与之有任何的交流接触。

    “你想什么办法?”老王爷揪着不放,就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广平王:“爹,我会想办法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头绪。”

    “哼,如果是你女儿,你怕是早就想出办法来了吧?”

    这种话,说一次两次的,刺一下人的心,还会有些感觉。

    总说,就没意思了。

    广平王烦躁的很,直接站起来了:“既然父亲这般不相信儿子,那就如父亲所说,月月只是侄女,儿子不愿为她想办法,父亲自己去想办法吧。”

    说完,掉头就走了。

    留下老王爷在原地傻眼了,过了一会又是骂人,又是摔东西的,但也没有人理他。

    这个老王爷还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呢,实际上早就是猫嫌狗憎了。

    ——

    反观梁家,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

    回到家里之后,梁大人和梁其朝都是黑着一张脸,难看的很。

    一看这个样子,梁夫人就知道怕是没能得偿所愿。

    问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梁夫人忍不住骂道:“这个燕楚一怎么这么多鬼心眼啊?”

    这一般人谁会定亲的时候就起了婚书啊!

    就活像是知道以后有人要害她似的。

    “哎呀,别抱怨了,还是说说现在怎么办吧!你们非得让我休了春娘,现在是鸡飞蛋打了吧?好了吧?你满意了吗?”

    梁其朝将所有的怒火,都朝着第一个说话的梁夫人撒了。

    他本来就没想过要休妻的,虽说他对妻子不是很满意,但是也算过得去。

    没那么贤惠,但是他偶尔光逛花楼什么的,也是不怎么管的。

    再说了,还有几个孩子呢!

    现在好了,大好的前程没得到,还把妻子搭进去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

    “你怪我?朝儿,我可都是为了你好啊!”比起算计落空了,让梁夫人更加接受不了的是儿子的怨怼。

    虽说她之前偏疼小儿子,可一直以来最看重的还是大儿子啊。而且自从小儿子性情大变之后,她最疼爱的就是大儿子了啊!

    “娘可是为了你好啊!这老王爷一找上门来,说好了之后。你兄弟这么多,我可就第一个想到了你啊!现在落空了,你就来怨我了?儿子,你,你怎么能这么戳娘的心口呢?”

    梁夫人落泪哭泣,十分的伤心。

    她怎么就这么命苦了?

    一个个的儿子,都这般的没良心。之前的小儿子也是,什么都怨恨她……

    “为了我好?为了我好的结果就是现在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折兵吗?”梁其朝大声的吼道,额头上青筋毕露,很是骇人。

    吓得梁夫人瑟瑟发抖,不敢多言。

    正吵吵着呢,梁其洺忽然进来了,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我说大哥,你的嘴脸没必要这般难看。其实只要你把你的孩子都放弃,让前大嫂带走。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保证老王爷对你言听计从!”

    “呵,就你?还秘密呢?”梁其朝对这个弟弟,十分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