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末世 > 第七十八章 准备一下
    “那就维持着现在的样子吧。”秦默说道,“我就是你的侍从当中的一个,你是西城城主的座上宾。”

    “你确定?不觉得委屈?”魏七有些惊讶。秦默这个人并不像是能够屈居人下的人,现在居然肯这样做?

    而且就像是这样的公子哥,哪一个不是娇生惯养的?能受得了这样的罪?难道不是自己找罪受?

    与其说魏七不想相信秦默能够做到,不如说他不敢相信。在很久以前,魏七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他真的这样做了,可是最后那个公子哥忍不住了,直接连累了他。

    那个公子哥最后被家族保住了,至于他?

    就开始了他不停逃窜的生活,直到后来他成为了大名鼎鼎的“魏先生”,解决掉了他的仇家之后,他才真正的逃离了那样的生活。

    所以不怪魏七会有那样的反应。

    有一句话不是这样的说的吗?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魏七的情况就类似于这样。

    最后还是秦默赢了,魏七还是输给了自己的好奇心。

    他想看看,秦默这样的人,能够坚持多久。

    就这样,魏七进了里面的屋子,在柔软的大床上面休息。而秦默则是走到了距离门不远的地方的一个硬邦邦的不知道什么种类的木头制成的矮塌上。

    两个人就这么分别入睡。

    第二天魏七醒来的时候,秦默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和洗漱用的水,正静静地等在魏七的床前。

    魏七睁开眼睛还有些迷茫的时候,就听到秦默的声音。

    “魏先生,请问要现在起床吗?”

    魏七道,“起吧。醒都醒了。”

    于是魏七被秦默扶了起来。

    被秦默服侍着洗漱的时候,魏七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就像是见鬼了一样地看着这个样子的秦默,一脸的不敢相信。

    这还是那个面无表情一直很高冷的秦默吗?简直就是一个异常合格的侍从。

    即使魏七不敢相信,但是秦默还是在他这样的眼神当中搞定了他起床之后的所有问题。然后服侍着魏七用了早餐。

    “咚”

    大门被敲响了,虽然只响了一声。

    “魏先生,外面有人敲门,请问,我们要开门吗?”秦默对着魏七像个真正的侍从一样恭恭敬敬地问道。

    “开吧。”魏七在吃东西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直勾勾地看着秦默。

    就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

    秦默跑去开门了。

    魏七刚刚吃完东西放下筷子,就看到秦默带着一个个子不高的人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秦默对着魏七道,“他就是敲门的人,说是要找人。”

    “找人?什么人?”魏七问道。

    “他要找的是您。”秦默看着表情不太对劲的魏七,默默地转过了头。

    真惨。

    不过这又不关他的事。

    来的人是城主那边的,送来了一张做工精细的帖子,送来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魏七拿过来之后,打开一看,脸都黑了。

    “请魏先生来参加落日之时城主府中举办的晚宴。”

    没有落款,没有姓名,只有这么一句话。

    但是魏七黑脸也不是因为这个。

    他黑脸是因为他比秦默了解的更多一点。

    比如说,这里所谓的晚宴,读作晚宴,写作“xiangqin”。

    而秦默好奇的则是另外的事情。

    “他们这里没有什么计时的工具吗?”秦默趁着周围没有什么人,问道,“来到这里之后,我好像没见到过钟表之类的东西,就连原始的日晷也没有。”

    魏七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看了看秦默,“应该是没有的,我也没见过。如果有的话,应该就不会写日落之时了吧?”

    闻言,秦默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咚”一声。

    秦默走到了大门处。透过这种神奇的材料,看到外面站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看上去应该是双胞胎的样子。

    “哥哥,这里是什么人啊?”其中一个对着另一个问道。

    “这里的人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被询问的那个对着问问题的这个说道,“这里的人,可是城主的贵客,如果招惹了,没人担待得起。”

    那个弟弟大概也是明白自家哥哥这是在警告自己,于是也不说话了。

    兄弟两个身形消瘦,都乖巧地站在门口等着开门,没再说话。

    秦默打开了大门,看到门口的兄弟两个,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直接对他们说道,“请。”多余的一个字也没有。

    兄弟两个跟着关上了门的秦默走到了魏七的不远处——一个既能看到又够不成威胁的地方。

    “城主命我们兄弟两个把这两枚令牌交给魏先生,请问您是魏先生吗?”刚刚被叫哥哥的那个对着魏七开口问道。

    魏七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兄弟两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哥,我们怎么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城主交代的那个魏先生?”刚刚问问题的那个,就是现在问问题的。这是同一个人。

    “在这里,没有人敢骗城主。”哥哥说道,眼中飞快地闪过一缕光。

    弟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兄弟两个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魏七,就告辞离开了。

    “这两枚令牌是做什么用的?”秦默伸出手来摸了摸,“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是身份证明。”魏七把玩了一下,然后随手碰了一下,又扔给了秦默。

    “材质不错。”秦默说道。虽然不是什么材质很好的玉石,但是用这种玉石来做身份证明手笔还是不小的。

    “这个是你的,”魏七点了点秦默手中拿的那个,“那个是我的。”

    于是这两个人算是正式的有户口的人了,终于不是个黑户了。

    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秦默感慨。

    “走吧,出去逛逛。”魏七叫上了秦默。

    “好嘞。”秦默应了一声,然后很有自觉地带上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毕竟,现在他可是魏七的侍从呢,对吧?

    于是魏七和秦默两个人一起出了门,只留下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真·新人·侍从在院子里面,哪里都不能去。

    啧,真的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