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体内住着一个恶魔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被人煮了?
    羽风看着余男那副没有见过女人的样子,真是替他脸红,只好像托死狗一样将他拖上岸来。

    之后,古拉和他的族人用大鸟将羽风和余男送到圣神角学院。

    一回到学校,羽风便径直奔向医疗室。

    看到羽风回来,秦寿和夏剑都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没想到羽风竟然活着回来了,以至于看到羽风的时候,他们脸色相当的难看。

    “你……你回来了?”秦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的。”羽风现在没工夫搭理他们,问道:“花之芥呢?”

    “在……在那边呢。”

    羽风快步向花之芥的病床那边走过去,发现花之芥依然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

    他抓起她的手腕,发现已经感觉不到花之芥的脉搏了!

    羽风不禁皱起眉头,看看秦寿,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寿赶紧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但可惜我们能力有限,这些日子,如果不是少帅河尘 帮忙恐怕花之芥同学早已经……”

    “河尘?”羽风不禁疑惑道。

    “那家伙来做什么?”余男说道。

    “羽风同学,真是好久不见。”正在这时候,只见河尘已经迈步走进来。

    他的身后照样跟着三石和另外的两位小弟,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盒子。

    三石的胳膊上还缠着绷带,他这是上次被羽风打伤还没有恢复过来,一看到羽便满眼放出怒火,就想要过来对羽风动手!

    河尘自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他还是阻止了三石,对羽风笑笑,说道:“我知道你和三石之间有点误会。不过呢,我是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怎么说,咱们都同属于圣神角学院的同学。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以后大家要和睦相处。三石,过来,和羽风同学握手言合!”

    听到河尘这样说,虽然三石极不情愿,但是,河尘的命令他又不敢违抗,所以,只好悻悻的走过来不说话的对羽风伸出手,但是,他的眼神里却却全都是杀机!

    羽风看看他,并没有伸手,他听河尘的,但是羽风却没有必要听。

    他转而对河尘说道:“少帅,我想交朋友的事,咱们以后再说,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要救花之芥。不好意思,失陪了。”

    说着,羽风拉起花之芥的手,就要把花之芥背在身上。

    这时候,河尘说道:“哦,你看,我倒是忘记了此来的目的了。这是我给花之芥带来的药品,虽然不能彻底根除她的问题,但是,能减缓病情的加重。”

    说着,河尘将手里提着的盒子交给羽风。

    这时候,最尴尬的是三石,他的手还停在半空,这会儿却没人理他,他只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羽风,把手收回去,心想道:好啊,小子,今天你又让老子好没面子,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加倍奉还!

    羽风并没有去接河尘的东西,而是看着河尘说道:“谢谢你对花之芥的照顾,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说着,羽风把花之芥背起来就走。

    “哎,你们要去哪里?”秦寿说道。

    羽风说道:“哦,我已经找到了让花之芥醒过来的方法,所以说,就不劳烦你们了。再见!”

    说着,羽风便头也不回的背着花之芥离开了医疗室,余男也赶紧追上去,和羽风一起离开了。

    “我TM……”感到没面子的三石想要追上去教训羽风一顿。

    但是,河尘再次制止了他,他将手中盒子交给秦寿,秦寿接过来,说道:“少帅,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哪里受得起啊?”

    河尘说道:“对我来说,这个已经没有用了,你们留着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秦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然后,他看看河尘说道:“不过,少帅,不要怪我多嘴啊,这个叫羽风的人实在是太没点儿数儿了,连您的面子都不给。”

    河尘看看他,打开扇子,说道:“哦,是吗,我倒是没感觉出来。你们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说着,他对三石他们招呼一声,说道:“咱们走。”

    三石他们屁颠屁颠的跟在河尘后面走出了医疗室。

    等从医疗室出来以后,三石愤愤不平的说道:“少帅,难道您真的没有感觉出来吗?那个叫羽风的混蛋是在是太嚣张了。他不给我面子也就算了,今天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连您的账都不买,这样下去怎么了得!”

    “对呀,少帅,最重要的是,那个妞儿, 您苦心经营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那小子一来,就把她带走了,他这分明是跟您抢女人啊!”另一个尖嘴猴腮的小弟说道。

    河尘把扇子一收,目光里流露出阴狠的杀机,说道:“你们都不用说了。把加罗特给我找来。”

    他们一听“加罗特”这三个字,双眼马上放出了兴奋地光芒,因为加罗特是河尘手下头号杀手,是他的杀手锏。

    他轻易不动用加罗特,但是只要动用他就说明少帅要出杀招了!

    “好的,少帅,我马上就去!”三石说道。

    而这时候,跟在羽风后面的余男,担心的说道:“羽风,我觉得今天咱们有点过了吧?”

    羽风说道:“什么过了?”

    余男说道:“今天你可是完全没有给河尘面子。河尘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圣神角学院五大家族之一的首领。他可是出名的虚伪小气,今天你不给他面子,他一定会报复咱们的。”

    羽风说道:“你放心,那种人,即便是我给他面子,他也会对付我的。既然这样,我何必陪他一起演戏呢。只不过,今后咱们要处处小心了。如果你害怕的话,离我远点儿就是了。”

    “你……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余男是那种人吗,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他们只要敢来,我就干死他们!”

    “喂,你们俩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这时候,胖子手里拿着几串烤肉从远处走过来。

    “咦?你怎么把她背出来了?”胖子看到羽风背着花之芥有些惊讶的说道,“好了吗?”

    羽风摇摇头,说道:“还没有,我正打算给她治疗。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已经找到,你来得正好,你们两个给我做门卫,我要给花之芥做治疗。”

    “走!”胖子豪气的说道。

    羽风将花之芥带回自己的宿舍,余男和胖子则一个站在宿舍门外,一个在 一楼大厅门口监视着可疑人员。

    羽风将花之芥平放在床上,然后从宰相项链中取出咸阴虫,还好,咸阴虫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橄榄球,这说明它体内的冷火并没有消失掉。

    但是,现在一个问题困扰着羽风,那就是他不知道究竟该如何使用这冷火。

    这一路上行色匆忙自己竟然忘记了去问。

    很显然,冷火是无法单独从咸阴虫的体内取出来的。

    这时候,羽风灵机一动,取出“静女之璃”,静握着手上的咸阴虫,心里想着,这样做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

    但是,羽风觉得不能再拖了,也只能这样冒险了。

    他将咸阴虫靠近静女之璃,从上面慢慢开了一个洞,咸阴虫慢慢的进入到静女之璃中。

    “蛊之精灵”看到有新的能量体进入,便开始兴奋地在里面撒起了欢。

    等到咸阴虫彻底进入之后,蛊之精灵开始围绕着咸阴虫疯狂的旋转起来,里面很快变成一片混沌的样子。

    羽风将手放在上面,向内部输送着能量,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但是过了一会儿就觉得一股寒气从掌心的“中渚穴”迅速窜入体内!

    羽风瞬间感到全身一阵发凉,不禁打了个哆嗦。

    紧接着,这就像打开了一个闸门似的,寒气源源不断的向羽风体内袭来!

    虽然羽风能控制“玄之冰”,但是,却奈何不了这种寒气,因为玄之冰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而这种寒气是来自燃雪灯的能量,对他来讲是一种“邪气”。

    羽风从未体验过如此冰寒的温度,这简直就是一种来自地狱的寒冷,渗透到血液之中!

    但是,既然已经开始,就不能放弃,因为,他没有多余的冰火,只有这一次机会。

    如果,这次放弃,就意味着放弃了花之芥,那是不可能的!

    直到最后,咸阴虫由棕黑色变成了白色,由原来的拳头大小变成了拇指大小,咸阴虫和冰火的能量融合成一个整体。

    羽风这才停下来,他往床上一坐,发现自己身子竟然不能打弯儿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全身结了冰,现在已经手脚麻木!

    “余男!”羽风喊道。

    “什么事!什么事!”余男马上从门外闯进来,一脸慌张的样子。

    当他看到羽风的时候,长大了嘴巴,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哥们儿,你这是怎么了,被人煮了?”

    羽风说道:“有煮成这样子的吗?快点,我不能动了,把这个药丸给小芥吞下去!”

    余男看看羽风手上挂着白霜的黄豆一般大小的药丸,惊道:“就剩这点儿了?”

    羽风说道:“废话少说,快点吧。”

    “哦。”余男赶紧拿起药丸,拿起小勺撬开花之芥的嘴巴,把药丸给她灌下去。

    接着,余男又看看羽风,说道:“你怎么办,要不然我给你烘一下吧。”

    羽风说道:“你是不是傻?那样的话我就彻底完蛋了。现在,我只需要盖上被子,暖和一会儿,然后再用火烤。”

    余男将羽风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做到旁边,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

    而这时候,羽风却始终看着花之芥,因为他并不能确定炼出的这个药丸一定对花之芥有效。

    果然,一直到天黑,花之芥也没有动静,余男走到窗台边,打开窗户,看到胖子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贼眉鼠眼的看着过往的女生们。

    “胖子!”余男朝下面喊道,“去买点吃的来!”

    这时,羽风对说道:“我就不吃了。”

    “不吃了?为什么?”余男说道。

    “吃不下。”羽风无精打采的说道。

    “喂,要多少?”胖子在下面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