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四章 蚂蚁上树
    四、蚂蚁上树

    一声非常雄厚的声音在张镇耳边响起。

    张镇闻声,停住了半空里的脚。灰烬虽然是已经没有明火,但温度还在。高温的灼热之下,张镇赶紧把脚抽了回来。扭头看去,这次他可希望不是什么老鼠啊,麻雀的叫声。

    张镇回头一看,隔着张镇三四百米远的山头上,站着一个老人。张镇再看,那老汉正是孙婧的爷爷。

    孙老汉拄着一根通体乌黑的拐杖,站在张镇背后的山头上大声喊。张镇有些纳闷,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喊的这么清晰的。可刚才那声音就像是在张镇耳边说话一般,声音洪亮,字迹清楚。他什么怎么做到的?

    张镇把脚从灰烬边抽回来,脚下又是一阵寒气逼来。他也顾不得许多,心一横:这个糟老头子能干什么,平日里我找孙婧玩的时候,总是给我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就像是我欠了他钱一样,总是没有村子里别的老汉那种慈祥的样子。管他干什么。

    张镇脚底下的寒气一个劲的往心里钻,他实在难受的紧,什么也不管,抬起脚打算继续按照自己的方法减轻痛苦。

    这次他还没有把脚抬到能跨出去的高度,忽然就感觉自己身后刮了一阵风。他没来得及回头,脸上就挨了两个耳刮子。

    这两个耳刮子抽的突然,并且力气很大。直接就把张镇从火堆旁边抽开,硬生生躺在旁边的地上。

    大火旁边的地上,雪已经看不见了,只留下一滩泥泞湿地。躺在泥水地上的张镇被这耳刮子抽的有点懵,心里一阵窝火。从小到大他比同龄人个头要高,身体要好,谁也不曾这样打过他。再者说了,家里他的大头爷爷也不管他,他父母一年见不了几次,话都说不上更不要说挨打了。他揉着自己的脸,回过头看打他的是谁?正欲发作。

    张镇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爷爷,张大头。张镇看着他的爷爷,脑袋里乱作一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他这时候看到最亲近的人,只觉心头一暖,眼泪啪啪就掉出来了。他向他的大头爷爷爬去。

    但站在他身后的张大头,并不怎么理会张镇。一边抬着头观察四周的环境,一边解下自己的羊皮袄给全身光不溜秋的张镇披上。

    张镇哽咽着对他爷爷说道:“爷爷,脚疼啊,脚冷,脚难受呢。”

    张大头把张镇从地上拉起来,用满是老茧的手擦了一把张镇脸上的泪水。然后转过身,对着站在山头的孙老汉捏起双手,行了个江湖的礼数。

    朗声道:“今日救我孙子的情分,我张老汉记下了。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张口。”

    孙老汉站着的山头离这有四五百米远,张大头使出全力,声音自然很大。震的一旁的张镇耳朵发痛。

    站在山头的孙老汉听了,也伸出双手还了个礼,说道:“老哥哥客气了,举手之劳,再说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呢。何必要客气,我……”

    孙老汉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大头就拖着张镇往家的方向走。也不理会孙老汉说的话。

    张镇被今日的张大头给吓住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似一声不吭,慈眉善目的爷爷。今日却变得这把寒气逼人,和往日慈祥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张镇被爷爷拉着走了几步,不敢说话,咬着牙坚持着。但脚下的剧痛,根本不是他能忍受的。走了十几步,终于双腿一软,就瘫在爷爷的怀里。张镇此刻的双脚,里面如同有万千虫子在啃食一般,又痒又痛,并且奇冷无比。

    张大头见张镇倒了下去,也不忍心看着张镇继续痛苦。他放开扶着张镇的双手,走过去拿上张镇脱的满地都是的衣服。然后,看着那位话说了半截,依旧站在山头的孙老汉。眼睛里满是恳求之意。

    孙老汉看出来张大头的意思,从山上颤颤巍巍的往下走。

    黄土高原的山,全年被厚厚的黄土覆盖,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木。虽说土山没有石头山陡峭,但现在下了雪,有一定的坡度,自然也不好上下。

    孙老汉看样子颤颤巍巍的走,但脚下却踩得很稳当。每走过一步,身后的雪地上就留下一个完整的脚印,深浅一致。荒山上没有路,又是下坡。要不想摔倒都难,况且还能走出这般步伐。孙老汉又岂是凡人?

    四五百米的距离,孙老汉没几步就走到张大头爷孙跟前。他先对着张大头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端详张镇的脚,顺着脚又看了包裹在皮袄里张镇的裸露着的身体。一直看,也不说话。

    张镇经过刚才的一番插曲,虽说忙着看自己爷爷和孙老汉的对话。但脚下寒气已经聚集的起来,双脚似乎在瞬间就要断掉。他难受的忍不住眼泪哗哗直流,嘴里大喊大叫起来,神志开始模糊。

    突然,张镇小便失禁了,皮袄里湿了一大片。

    张老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早年当兵的时候,见过太多人的生死。他知道这泡尿撒出,就是离死不远了。但他又没有任何好办法,只能渴望这个神秘兮兮的孙老汉能救他孙子。

    张大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张镇,心里后悔起来:莫不是刚才自己的那两巴掌抽的狠了一些,这才弄成这个样子。这小子平时生龙活虎的,不至于这么脆弱吧。

    正在张大头内疚的时候,孙老汉发话了。他指着张镇笑着说:“老哥哥,您这孙子命真硬啊。这大冷天就敢把衣服脱了,在雪地光腚跑。怪不得“救火”的时候能摘头名呢!”

    张大头现在急的快要抓狂,没想到这个孙老汉竟然还这样说话。简直不可理喻,这要是搁在二十年前,他早就大耳光子呼过去了。但目前看来,对于自己孙子的处境,只有这个孙老汉是有办法的。他只好强忍着自己内心的不悦,听着孙老汉说话。

    说着话的孙老汉,回头看了眼脸色十分难看的张大头,似乎明白这时候不能说这样的话,他赶紧紧紧地闭上嘴巴。脸色严肃的对张老头说:“老哥哥,先不要着急。你等他撒完尿再说嘛。”

    本来心里就压着火的张大头,听了这句话,心里已经忍不住了。他知道,一个人临死撒泡尿,这就证明回天乏力了。这孙老汉装神弄鬼,待会儿可别耽误了我孙子的治疗。张大头也不再听孙老汉说话了,弓腰就准备抱起躺在地上的张镇到医院去。

    孙老汉一看张大头的举动,拿出自己的拐棍挡在张大头的面前,说:“老哥哥,这时候你可不能冲动啊。现在这孩子就靠这一下了,熬过这个关口,他成佛成神就谁也挡不住了。他要是熬不过去,那以后,是鬼是妖也无可奈何了。所以,你不能动他!”

    孙老汉最后的一句话说的甚是严厉,每一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好像不是和张大头商量,而是命令或者是警告。

    张大头听了孙老汉这几句话,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出现在脑海里。似乎眼前的这个孙老汉对躺在地上的张镇一清二楚。他到底是什么人?我查了这么多年都搞不清楚的事情,怎么在他嘴里这么轻松自在呢?

    孙老汉看张大头不说话,就知道张大头心里想什么了。然后也不藏私,就大方的说:“老哥哥,我知道你现在对我很怀疑,你可能很好奇我知道这么多。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情。我也不想骗你,今天就都告诉你吧。

    我年轻的时候跟着我父亲东奔西跑,走过很多地方。我父亲是个江湖郎中,治病救人的本事没有,招摇撞骗却很在行。我父亲手里有一本奇书,记载了很多离奇古怪的病症,以及治这些病的方法。

    我父亲本来是要带我去内蒙的,结果带着我过了雁门关,他就死在了半道上。我继承了我父亲的衣钵。然后通读了父亲留下的书。这才知道这些疑难杂症该怎么治的。

    我第一次看到这孩子的时候就猜测他有这么个病。但我又没有见过,只是书上看的,我就不好说。我怕我随便说出来,说准了不要紧,说不准的话,大家肯定是说我老糊涂了,污蔑你家孩子。

    后来,我就经常观察他的行动,觉得也没有什么异常。今天下了大雪。我看见我家屋子后边有一串脚印,我就跟过来。没有想到就看到这一幕了。

    要我说这也是缘分。要是搁别人身上我也不管,谁让这孩子经常干给我家干活呢。”

    张大头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但心里也是半信半疑。可是孙老汉说了半天,也说不出来这个病是什么。蒙人的嫌疑很大。

    张大头看看躺在地上的张镇,尿也撒完了,怎么也不见好。不过,倒是嚎叫的声音确实小了许多,看样子应该也没有刚才那么痛苦了。

    孙老汉继续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讲着自己的往事。

    张大头听的烦,他打断了孙老汉的话,声音低沉的说:“我现在不想听你讲江湖卖当的事情,你赶紧说接下来怎么办才好。”

    孙老汉一改往日的慈祥,狡黠一笑。然后说:“刚才老哥哥不是说,日后需要您帮助的时候,能帮小老弟一个忙吗?”

    张大头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没有安好心。拐弯抹角就是为了谈条件。也罢,听他说了这么多,似乎对张镇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再说当前这荒野里除了他,哪里还有人能救张镇呢。

    张大头也不多加思索,痛快的说:“你抓紧救我孙子。以后的事情,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尽管开口就是。”

    孙老汉听张大头这么说,心里痛快极了,竟也不顾现在的场合,哈哈大笑起来。

    张大头听孙老汉在笑,气的下巴上的胡子都直了。扭头瞪着孙老汉。

    孙老汉见张大头这样看着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赶紧关心躺在地上的张镇,对着张镇缓缓说:“孩子,你现在不要着急,平躺在地上,试着用舌尖顶住上牙膛,锁住嗓子眼。慢慢呼气,长长吸气。等你感觉全身不难受了,就告诉我。”

    张镇听孙老汉说完,就按照他说的方法做起来。

    孙老汉见张镇开始练习,就转头对着满脸愁云的张大头说:“老哥哥,你不要担心。既然我应下了,就一定给这孩子看好这病。

    其实,这孩子得的这不是病,这是身体发育的一个表现。是发生在……这种人成长阶段的一个硍节儿,这阶段叫‘蚂蚁上树’。”

    孙老汉说话断断续续,似乎有意隐瞒一些东西,尤其是在说到“这种人”的时候,明显是有意遮掩的。但救孙心切的张大头,一直眼巴巴的看着躺在地上反复吐纳的孙子。毫不在意孙老汉说的话,更没有听出孙老汉话里隐藏的东西。

    只不过张大头隐约听到蚂蚁上树四个字的时候,心里不悦。嘴里念叨着:“什么蚂蚁上树,我也吃过几道菜的,你不要拿出个菜名诓我。”

    孙老汉听张大头这么说,心里一乐,赶紧解释:“老哥哥,这次我真的没有开玩笑啊。这种人发育到这个阶段的时候,真的是叫‘蚂蚁上树’,这可不是什么菜名。因为在这个阶段。咱家孩子会很痛苦,先是浑身上下发热,等热气退了,就开始全身发冷。

    冷气会从脚底板升起,一直往全身爬。这时候,外力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股冷气,不是来自于温度,更像是一只只蚂蚁在啃食他们的骨头,血液。全身上下又冷又痒,难受的快要死去。这时候除了坚强的意志力。别无他法!

    等扛到所有的冷气布满全身的时候,他们会以各种方式把这些冷气排出体外,比如呕吐,放屁,比如撒出一泡尿来。所有的冷气就随着这些东西离开他们的身体,这时候孩子就算是熬过去了。最后他们会……”

    张大头只在乎张镇现在的身体情况,完全没有留意到孙老汉说到最后没有说完的话。张大头赶紧伸手去试张镇刚才尿出来的尿液。果然,是非常冰冷,那种冷直击骨髓。张大头火气旺,没有想到,就刚才伸手这么一试,那从尿液上传来的寒冷就让自己打了个激灵。

    张大头相信了孙老汉说的话,也用怜楚的眼神看着张镇。刚才自己仗着火气大,手上皮糙肉厚就碰了一下,就一下已经被冻得受不了了。可这些东西在孩子身体里存了这么久啊,他是怎么熬得呢?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张镇全身开始变得红润起来,额头上出了一层汗珠。双脚也不再紧紧蜷缩,慢慢舒展开来。好像缓过神来。

    张大头看着渐渐好转的张镇,脸色有了一些缓和,然后恢复了往日一样的气韵。问孙老汉:“老弟啊,接下来呢?尿也尿了,接下来该好了吧。”

    孙老汉看懂了张大头心里的担忧,他说:“老哥哥,你放心。这孩子和其他人本来就不一样,身体里天生就有抵御这寒气的体火,所以没有你那样的感觉。

    还有,现在虽然看着他是好了,但就是怕留下后遗症。就像你喝酒一样,你喝酒喝吐了,但酒精却还在身体里,并没有完全吐出来。这需要锻炼,不然以后会落下残疾的。”

    张大头听了,赶紧把张镇扶起来。看着孙老汉,希望他赶紧说出怎么锻炼的方法来。

    孙老汉是个机灵人,看着孙老汉说:“那我把他救了,是不是也算是这孩子的爷爷了,你要让他好了以后认我当他的干爷爷。”

    张大头没有想到平日里不善言谈的孙老汉今天这么多要求,唉,都是为了孩子。以后这孩子多一个人疼又有什么不好呢。再说孙老汉看样子对张镇的身体还很了解。张大头这么一想,就含含糊糊的说:“咱都黄土埋半截了,还有这么多要求。只要孩子答应,你说的都行,赶紧说怎么弄吧。”

    孙老汉见张大头这么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还在吐纳的张镇。也不再绕弯子,赶紧扶着张镇站起来,说:“现在需要这孩子下苦功夫,不怕苦,不怕累。拼了命的奔跑,拼命跺脚,要把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要练的恢复正常。不然后遗症会让他坐卧难安。要跑到火车都撵不上的速度才行!”

    既然已经没有大碍,张大头自然不会再有担心。现在的疼爱就是害他啊。张大头把手里的衣服扔给张镇,让张镇穿上。然后拍了一下张镇的脑袋说:“跑,赶紧跑,绕着山跑三圈,跑不完不准回来。”

    张大头说完,张镇穿上衣服就飞奔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