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六章 回笼觉
    六、回笼觉

    在场的人都被吓傻了,他们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见过碌碡飞上天。一个个傻傻的站在原地,长大嘴巴看着。

    张磊从小跟着张家舞狮的师父练功夫,一身童子功。现在已经是舞狮队里较为出色的狮子了。他师父承诺,下一年就让张磊当领头的狮子。可想而知,能做张家的头狮,张磊的功夫自然不必说。

    练过功夫的人,反应比较灵敏。张磊见情况危急,顾不了许多,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个鱼跃式,双手抓住张镇的腰带,随势侧身翻滚,卷着张镇滚到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张镇刚被甩出去,碌碡就重重的落在了张镇刚趴着的地方。一落地,强大的惯性让碌碡又往前滚了一段距离才缓缓停下。

    碌碡落下,砸的硬邦邦的土地震动了一下,发出的闷声也把刚才撞晕过去的张镇惊醒过来。张镇看着趴在地上的张磊,又抬眼看了一下滚在脑袋前边的碌碡。脑袋一阵剧痛。

    张磊惊魂未定,看到了张镇醒了,立马站起来,顾不得问事情的经过。赶紧询问张镇身体有无大碍。

    张镇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土,揉着脑袋回忆。他现在除了脑袋有点疼痛,身体并无感觉有恙,他朝张磊摆了摆手。可奇怪的是,他现在却怎么也记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张镇只觉脑袋一阵剧痛,感觉像失忆了一样。他看着身边围着的几个人吃惊的人,一时间也认不出他们是谁了。眼前景物还有点迷糊,本来通体发红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他突然感觉有一丝凉意,打了个寒颤。

    张磊似乎看出了张镇的不对劲,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问道:“镇镇,没事吧。”

    张镇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觉脑袋剧痛,胃里一阵恶心,想要呕吐。

    张磊还想问什么,只见张镇哇的一下就吐了。

    早上起来,张镇只顾着去跑圈,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胃里的东西一晚上消化干净了,他只吐出了几口酸水。

    “磊子,你个怂娃再不过来,我打断你的腿!”

    张磊看着呕吐的张镇,忽然又听见师父的喊叫。张磊的师父对他们练功看得严厉,说一不二,从来不开玩笑的。张磊不敢怠慢。拍了拍张镇的后背,就赶紧跑过去练功了。

    张镇经过刚才这么一件事,脑袋疼的厉害,并伴随着有点失忆的感觉。但身体里却异常舒服,不再像之前一般憋闷的难受。

    张镇解开腰上的绳子,靠着潜意识左摇右晃的回家去。

    张镇跌跌撞撞的走进自家堂屋,张大头正在和孙老汉煮茶聊天,满屋子旱烟味。炉子上煮着的罐罐茶嘶嘶作响,看样子马上就要烧开了。

    张镇进了屋,看见张大头手里积满茶垢的盖碗,端起来咕嘟咕嘟把里边的茶喝了个精光。张镇舌根升起一阵苦涩,吧唧了几下嘴,然后一声不响往自己房间走。

    身后骂骂咧咧传来张大头的声音:“越长大越没有礼数了,见了你孙爷爷也不叫人。”

    张镇脑袋疼的厉害,也不搭理他们,直接回房间睡觉。

    躺在炕上,张镇都没有酝酿睡意,脑袋刚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张镇睡着了,他梦到自己只是一人在塬上跑圈。跑了几下就来到打麦场,对着一个碌碡使劲。他看的清楚那个人就是他,他把碌碡拉的跑起来,扯得戏台上的帐篷吱吱响。连着帐篷的绳子被扯断了,他拉着碌碡飞奔起来。奔跑到打麦场的突然一个转弯他就被甩了出去,然后碌碡飞在天上。

    现在的他看的清楚,碌碡在天上掉了下来,硬生生砸在他的身上,全身动弹不得,出了一大堆血。张镇一阵嚎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有个老头子拉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不像他的大头爷爷,也不是孙老汉。倒像是李家的族长李瘦猴。

    那老汉拄着一根竹竿,颤颤巍巍的走过来。越走越近,确定是李瘦猴没有错了,身边跟着的是他的孙女李珂。

    李瘦猴真名叫李守厚。但他常年体型消瘦,面如刀削,头小下巴尖。小时候大家喊他的名字,喊着喊着就把守厚叫成了瘦猴,这么一喊倒和他的体貌特征很符合了,这么一喊也就喊了多年。

    李瘦猴走了过来,看看躺在血泊中的张镇,然后让旁边的李珂给包扎一下。

    张镇和李珂也是同学,两人除了上次一起搭伴玩“救火”的游戏,却也不是太熟悉。一方面,张李两家有着说不清楚的隔阂,大大咧咧的张镇虽然不在乎这些,但李珂毕竟是个女孩子,张镇自然也是敬而远之。另一方面,青春少年自有自己喜欢的对象。和李珂相比,张镇却更喜欢孙老汉家的孙婧。

    李珂走了过来,拿出自己的手帕给张镇擦拭身上的血迹。张镇竟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眼睁睁的看着李珂把自己的血迹擦干净。张镇本以为接下来李珂会给自己包扎一下,但李瘦猴脸色一变,很诡谲的冲着蹲在地上的李珂笑了一下。

    看到李瘦猴的笑,李珂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个口袋。张镇瞪着眼睛瞅着那个口袋,不知道里边能出来什么东西。

    李珂缓缓的解开口袋,把袋子放在张镇身上。袋子里黑漆漆的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李珂拿起戴在脖子上陶埙呜呜啦啦吹了起来。陶埙发出来的音乐甚是诡异,躺在地上的张镇全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听着陶埙发出的音乐,突然,那个口袋里就露出一个小小的青色脑袋,三角头,吐着信子。

    蛇!是蛇!看到蛇头的张镇吓坏了。他身上被碌碡砸坏了,动弹不得,他着急的双手撑地,往后挪动。但那口袋就放在他的身上,他怎么挪动都是徒劳的。

    张镇张着嚎叫着,声带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他不明白李珂为什么要这样做。便赶紧求饶,一边徒劳的挣扎,一边说道:“李珂,停下来,不要吹了。求求你!”

    张镇话音未落,就听见李瘦猴的笑声。

    李瘦猴哈哈大笑,细声细气的说:“这也是张家的后人,丢人丢到家了。我的神龙露个头就给吓成这样,尿裤子了吧。哈哈哈。”

    蹲在地上的李珂听到爷爷的笑声,脸上也露出邪魅的笑容看着张镇。

    张镇听到这句话,还以为他们就只是吓唬一下自己,然后挖苦挖苦张家。他这么一想,就放松了警惕。然后瘫软在地上。

    当他刚把头落在地上,那口袋里的蛇“嗖”的一下子就冲了出来,直奔张镇脸上而来。

    张镇万没有想到,这条小蛇会突然从口袋里出来。张镇动弹不得,除了发不出声音的大声喊叫,已别无他法。

    就在这时,他双眼一睁,醒了过来。

    张镇看着屋子里的一切,并不见李瘦猴爷孙,也没有什么青蛇。只有炕沿下的小小正在汪汪大叫,炉子上茶壶里的水开了,蒸汽扑腾扑腾的顶着茶壶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