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七章 过目不忘
    七、过目不忘

    张镇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就盯着头顶上用报纸糊的天花板看。地上的狗估计是知道张镇醒过来,也不再叫了,静静的窝在炕沿下边。

    张镇面无表情的看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他爬起来,揉了一下脑袋,好像也不怎么疼了,又摸了摸身上,也没有发现受伤的痕迹。

    脑袋清楚了,他赶紧回忆,试一下能不能记起来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

    令他惊喜的是,他不仅回忆起了今早发生了什么,还能清楚看到今早遇到的所有人。没有错,是“看到”。他的大脑中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演。他要是觉得慢,就动动意念想的快一点;要是嫌快,就放慢一些。总之他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就算是要看到当时地上有几粒石子,他都能让画面暂停下来,把他们一个一个数出来。

    张镇有些激动,他为了确定自己确实有这样的能力。他又回忆了一遍张磊救他避开碌碡砸下来的场景。他慢慢看,就像放电影,一帧一帧的看。果然他看到张磊拽着他的腰带把他甩到一边,因为时间紧急,张磊用力很大,抓住他皮带的时候,手指还戳到了他的肚子,张磊的指甲在他得肚子上有了几道划痕。他能清楚的看到张磊的指甲戳在他皮肤上,皮肤破裂的细节,这就像慢镜头一样。

    “看到”这里,张镇赶紧扒开自己的腰带,寻找伤口。果然三条指甲印血色未干,留在他的小肚子上。

    张镇这下子高兴坏了,这可是一项世人都妄想的异能啊,简直就是过目不忘。

    高兴之余,他又试着回忆刚才做的梦。他想,既然能记起来现实发生的事情,那做的梦自然也能清楚记起来的。他的确被刚才做的梦给吓坏了,尤其是平日里看似温文尔雅的李瘦猴,怎么可能在梦里就说出那样邪恶的话呢?还有那个看着不言不语的李珂,在梦里怎么就欺负人呢?

    为了一探究竟,张镇闭上眼睛继续回想。果然,正如他所料。刚才梦里发生的一切他都能回忆起来,而且清晰异常。他仔细的端详着李瘦猴和李珂,还有李珂手里的那个口袋。等袋子里蛇头出来的时候,他又认真观察了一下这条通体青绿色的蛇。

    李珂和李瘦猴自然和平日里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倒是那个口袋和那条蛇,他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是回忆,他自然不在害怕。他很好奇,于是慢慢看了好几遍。又看了看那条蛇身上的纹路,总感觉蛇身上的纹路像是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无法记起来。

    张镇睁开眼睛,想继续看看以前的日子。但他刚要尝试,还没有闭上眼睛回忆。只觉的那些回忆簌簌簌的就从他脑袋里飘了过去,并未像刚才那样清晰。而且速度也是极快,丝毫不给他慢放的机会。

    张镇也想不明白,也不去思考。这些天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件都搞不清楚,这又算什么呢?

    炉子上烧的水壶一直在嘶嘶叫着,升腾起的蒸汽飘的满屋子都是,水烧开了有一段时间,再不管一下就会被烧干了。

    张镇翻身下炕,赶紧处理了一下水壶。

    张镇没有想到自己因祸得福,无意中获得了这么一项异能。它不再为那突然拥有又瞬间消失,能听懂动物说话的异能而沮丧了。现在,他做梦的功夫忽然有了这么一个能力,倒也让人心里欢喜。

    张镇欢喜了一会儿,又担心起来。虽然这能力很好,但只能清楚地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再往前就没有效果了。这能力会不会和那天的异能一样,突然就消失了?

    “镇镇,你在家吗?”

    想问题的张镇被屋外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听见有人喊,就穿了件衣服,赶紧出门去。

    原来是张磊,他练完功,放心不下张镇就来看看他。

    张镇见了张磊,突然就想起刚才张磊舍身救他的事情,心里一阵感动,连忙握住张磊的手说:“磊子,今天多亏有你。不然我真的就死无全尸了啊。”

    张磊跟着张家的师父练了这么多年功夫,学了这么多年的武德。一句话常挂在他们嘴边“习武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张磊和张镇从小光屁股长大的,两家都是一个男孩,他们相互照应,感情很铁。

    张磊听了这话,昂着头说:“知道就好。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今天真得成肉饼。再说了习武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的义务。”

    张镇看着张磊那神气的样子,不由笑了一下说:“差不多得了。”

    张磊自豪完了,把张镇全身上下大量了一下。然后一脸震惊的表情说道:“你小子最近在干什么呢?是不是你爷爷给你教了什么功夫。你能把那个死沉死沉的碌碡给拉到天上去。”

    张镇无奈的挠了挠头,他对张磊不想有任何隐瞒,但是他一时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张磊见张镇有些为难,又追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大力丸了。我还看见你今天裸着上身就在那活动,这么冷的天,你不冷?”

    张镇听张磊这样问,自然也很理解。他踮起脚尖看了一下院墙内外,然后低声和张磊说:“走,进屋说。”

    张磊见张镇这样神秘,知道肯定有故事听了。揭起门帘,一闪就进屋去了。

    张磊给自己到了杯水,盘着腿坐在炕上,就等张镇说话。

    张镇满脸严肃,低声对等着准备听故事的张磊说:“接下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怀疑。就算你不信,你也不要打断我,等我说完咱们一起分析分析。”

    张磊听张镇这样说,不知他又卖什么关子,强忍着不笑出来,装作一本正紧的说:“好兄弟,你说,我绝对相信。”

    张镇就站在地上,嘴上说,手上比划着。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这几天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磊听的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大笑。但他一直听着张镇说,始终没有打断他说话。

    等张镇说完,拿起水杯喝水的时候。

    张磊就开始分析道:“你说的全身发烫又发冷的,这我能理解。但你说你能听到老鼠和麻雀说话,这个就有点扯淡了。你说你为了不让自己的脚冻坏,你每天去塬上跑步,我能理解。但是你说你那个半小时绕着塬上跑三圈,我可真的不信。还有你说你能把绑着帐篷的碌碡都能拉着跑起来,而且给弄到天上去,虽然我看到碌碡飞上天了,但我还是不信。”

    张镇听着张磊这番话,倒也十分理解。他之前有想过这些问题的,这个村子里没有谁能相信这些的。要不是这些离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打死他也不会信的。

    张镇看着在努力按常理分析问题的张磊,有点心疼他。这时候想要说服别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拿出点真本事证明一下。

    张镇说:“你刚才还说绝对相信,现在没有半小时,你就说话不算数了。”

    张磊听了,点着头说:“是的,我是说了这句话,可你跟我胡说八道我也不能信你的啊。你要是没有胡说,你让小小叫几声,你听听他说什么?”

    张磊说着话就看了看窝在炕沿底下的小小。小小冲张磊眨巴着眼睛,摇着尾巴。

    张磊见小小这样,不由开玩笑的说:“你能听到过它说话,我看是小小能听懂咱们说话才对。”

    张镇听张磊这么说,赶紧解释说:“你这说的,我不是刚才和你说了,我就听到过那么一次,后来就再也不灵了。不过我现在又有异能。”

    张镇说着就开始给张磊展示起来。

    张镇随便拿出墙角扔着的一本书,然后给张磊。说:“我现在就看一眼,然后就能知道这本书上每一个字。不信你试一下!”

    张磊看了看是一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年代的书,泛黄的书页,封面上还有几滴油渍。

    张磊打开书本,一看里边全是蝇头小楷写的繁体字。现在学校里学的都是简体中文,并没有接触过这些古汉字。张镇想了想,任凭张镇再怎么聪明,这些东西他肯定也认不全的。莫非他真的有异能?

    张镇看张磊发呆,就喊了一声:“喂,你随便选一页,让我看一眼,然后我就给你说说里边的内容。”

    张镇随便翻了一下书本,从前到后,发现里边的字数也差不多。为了更能证明张镇没有撒谎,他就在书本中间的时候选了一页停了下来,然后拿给张镇看了一眼。

    就像张镇说的,他就看了一眼,还不等张磊拿开书,他自己就走开了。

    张镇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他对张磊说:“你现在就问我,第几行第几列什么字我都给你说出来。”

    张磊见张镇煞有介事的说着,本来开玩笑的心理也瞬间消失。他看着张镇微闭的双眼,不由重视起来。

    张磊在张镇看过的那一页书上,第二列第三行找了一个“徙”字,然后说:“第二列第三行什么字。”

    张镇闭着眼睛,在手上画了画,说:“是个徒弟的徒字。”

    张磊听张镇这么一说,也没有做声,他知道张镇学习不好,虽然到了初中,但认识的字还是不多。张磊学习也不好,但相比张镇似乎还好一点,因为他认识“迁徙的徙”。

    张磊又找了一个字说:“第三列,第七行。”

    张镇闭着眼睛在手上划了半天,就是不开口。急的只在手上瞎比划。

    张磊指的是一个“為”,虽然是个简单的字,但对于张镇来说,繁体字张镇一个也不认识。

    张磊看着张镇着急的样子,说:“你说不出来就写出来嘛。”

    张镇听了,觉得有道理。于是,手指在张磊杯子里蘸了点水,就在木头炕沿上写。

    张镇本来写字就不好看,小时候写字的时候经常把自己的名字写成弓长全真,惹了不少笑话。现在这个“為”字的比划多,他愣是蘸了好几遍水才写完。

    张磊看着炕沿上写的那个大大的,形似“為”字的图画,再看看自己水杯里已经浑浊的水,不由的大笑起来。

    张镇以为自己写错了,赶紧问:“你笑什么?我写错了?”

    张磊止住了笑声,然后让他自己拿书本和他写的字做对比。

    张镇一看自己写的和书上的也差的太远了吧,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张镇确实有这个过目不忘的异能是真的。只是他表达的不怎么好而已。

    张磊被张镇这个现身说法给说服了,他相信了张镇说的话,也是比较兴奋。虽然他不知道张镇的异能能帮他们做什么,但他预感这能力肯定有用。

    折腾了一会儿,张磊口渴,准备泼了杯子里的水再倒了一杯。

    没想到,伸手去拿杯子的时候,炕上的床单一动把杯子给打翻了。杯子里剩下的一点水直接撒在了刚才他们看得那本书上。

    张镇见状赶紧拿起杯子,张磊也抓起放在炕上的书,赶紧把上边的水擦掉。

    咦?奇怪,这书上怎么还有夹层呢?

    张磊在把书上的水甩掉的时候,突然就发现刚才被水湿透的页边上撕开了一个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