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十章 神秘黑影
    十、神秘黑影

    站在门后的张镇等着身后东西的出现,心里十分紧张。

    他刚躲到门后,听见那个脚步声也停了下来。四处寂静,一瞬间让张镇误以为从来也没有出现脚步声。但内心的疑虑让张镇不敢贸然行动,这要是被人发现了还好,要是真的遇到什么说不清楚的东西。那就太恐怖了,自己的小命也得交代在这里。

    张镇在门后一动不动,屏住呼吸,又听了三四分钟。果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自己吓唬自己呢,估计又是幻听了。张镇躲在门后,从庙门镂空的地方看了半天,大殿之内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为了保险起见,张镇又仔细观察了几分钟,确定真的没有异常才打算出来。

    可当他刚把脚生出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尖就碰到什么东西了,软乎乎的像是人的脚。

    好在张镇胆子比较大,这一下也没有叫出声来。

    被碰到的东西,马上就缩了回去,好像也感觉到了张镇,不过拿东西除了缩回去倒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和张镇一样,刚才碰到的东西也是害怕被发现所以才没有出声。这么一来,张镇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下。心想:既然对方能缩回去,就说明是个活物。并且同样害怕被发现,估计和我一样也是偷偷进来的。

    可刚才并没有听到门外张磊发出猫叫的声音,天刚黑不久,难道刚才这东西是比我先进来的?或者是一直就在这里?

    张镇脑袋里迅速转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肩膀上搭了一只手。这个绝对是人手,而且力度很轻,并没有谋害他的意思。

    张镇被这突如其来的手给吓了个激灵。他来不及恐惧,马上做出反应,左手抓住这只手,身体顺势往左边一闪。这个人的手被扭住了,然后把身后的人拉到他面前。

    张镇还没有来得及问,这个人就低声说着:“张镇,放手,疼。”

    张镇一听是张磊的声音,手赶紧松开。然后低声问道:“我不是让你在外边盯着吗?你怎么进来了?”

    “我不是一个人在外边害怕嘛,我看你进去半天也不出来,我就跟进来了。”张磊压着嗓子说着。

    此时张镇心里乱做一团,张磊说他见我进来半天了才进来,那我刚刚碰到的那个东西就不是张磊啊。张镇心里又紧张起来,看来这个庙里除了他和张磊还有其他人。

    他又摸了一下还在发抖的张磊,心一横。先找东西,找到了再说。不然现在说出来,肯定能把张磊吓死。

    张镇拉着张磊的袖子,然后靠着大门右边的墙根往前走。

    这个大堂里放着张家和李家“闹十三”的行头,张家的行头放在右边几个大箱子里。李家的行头放在左边的箱子里。因为张镇不在舞狮队伍里,并不清楚这里边的摆设。

    看张镇走错了方向,跟子啊张镇后边的张磊就拽了一下张镇的衣服。然后说:“你走反了,李家的东西在左边呢。”

    张磊的话说的极低,但在一片寂静的大殿里,却听得清清楚楚。

    听了张磊的话,张镇感觉转过身朝着左边走去。就在此时突然就听见神像的伏案下边有点响动,像是有人压着嗓子咳嗽了一下。

    他们两人现在极度紧张,任何一点声音都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听到这个声音,张镇这回确定了这大殿绝对还有别人,但为了不让张磊害怕,同时为了不打草惊蛇。张镇就佯装出不知道还有其他人的样子,稍微大了点声音说:“不要怕,可能是老鼠。”

    张磊虽说非常害怕,但习武人敏锐的听力还是没有受到影响,他自然也听得清楚。只是听张镇这么一说,心里倒也稍微有些踏实。

    张镇只想赶紧办自己的事情,等自己的事情办完了。再说怎么去对付大殿里的另一个人。

    张镇加快了步伐,几下子就来到的李家放行头的地方。他不知道这么多箱子,哪一个才是装龙头的箱子。

    他赶紧问张磊:“哪一个?”

    张磊此时都吓得身体一直发抖。滴溜溜的眼睛环顾大殿里的一切,一点都不关心张镇的问话。

    张镇无奈之下,只能一个一个箱子打开看。好在这些箱子大部分都没有上锁。张镇轻轻打开了几个箱子,然后慢慢拨弄里边的东西,都没有找到龙头。张镇知道,只要找到龙头,看到龙头上边的标记,他马上就可以走了。

    张磊颤抖着身体一只手紧紧拽着张镇的衣角,手上出了一手的汗。

    张镇终于在翻到第五个箱子的时候,摸到了龙头。他内心一阵喜悦,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马上拔出手电筒,啪就打开了。

    手电筒对着龙头照了一下,张镇看的清楚了。但在一片漆黑的大殿内,这手电光太强一下,漆黑的屋子稍有点亮光就什么都能看见了。屋子里瞬间像变了个样子。

    看到光明的张磊,心里的惧意突然消失殆尽。习武之人的敏锐性变得越来越强。他眼睛斜视了一下供案下边,发现有东西藏在下边。他把脚下的一个蒲团垫在脚下,突然发力就给踢了出去。

    供案地下的东西估计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吓了一跳,猛地就往其他地方钻了过去。

    打开手电筒的张镇听到了动静,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大意了。为了不被看庙的瞎子和聋子发现,他赶紧关了手电筒。

    关了手电筒的大殿里又是黑漆漆的一片。张镇哥俩还没有来得及适应明暗交替的视觉差,突然有一个身影借着黑暗从供案地下飞奔窜了出去。黑影夺门而出,然后一个飞跃直接越墙逃跑。

    随着这黑影的奔出,张镇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他好像就在哪里闻到过,对这香味感觉很熟悉,也很依赖。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太享受这个味道了。

    紧张的环境下他也没有心思回忆,只是站在大殿里享受着香味带给他的愉悦感,丝毫忘了刚才夺门而出的黑影。但此时的张磊却什么都闻不到,拽着张镇赶紧走。刚才动静太大,李聋子虽然听不到,但张瞎子绝对听到了。

    张镇被张磊一拉,马上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张磊出大殿。就在双脚即将要出去的一瞬间,他朝着自己刚才翻东西的地方回了一下头,看了一眼堆在角落里那个挂着锁的箱子。

    短暂的回头,让张镇惊讶的是,他竟然能看到箱子里边的东西,箱子里就放着那个“闹十三”玩救火时候的紫金灯。

    张镇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把张磊拽住,停顿了一下将要跳出门去的步伐。盯着那个箱子又看了看,更令他惊奇的是,他竟然能看到紫金灯的三百六十度角,而且清清楚楚!就像是有人把东西拿起来在他面前旋转一样。

    张镇还想再看看,但此时却听到张瞎子和李聋子屋里传出来响动。张磊怕夜闯山庙被他师傅知道了收拾他,也不理会张镇。使出了在打麦场上救张镇时候的力气,拉着张镇跳出门去。

    没有防备的张镇被这么一拉,差点给拽翻在地上。

    踉踉跄跄的张镇被张磊连拉带拽的拖到院墙前边。张镇看着那高高的院墙才醒悟过来,院墙外边地势高,院子里边挖的低,这道院墙外边低里边高,现在没有借力的地方,院子太小,没有助跑的距离。再听听守庙的张瞎子屋里传来的声响,张镇一下子急的脑门上的汗就下来了。

    张镇愣在原地干着急。在一旁从小练武的张磊,往后退了几步,“噌”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在墙上踩了两脚就爬上了高高的院墙。

    “好家伙,真有你的!”张镇看着张磊利索的上了墙,不由惊呼出来。

    坐在墙上的张磊,赶紧把张镇拉上去。

    两个小伙子经常在一起偷鸡摸狗,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最险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一家主人半夜梦游,差点撞在他们同学李根身上。不过,他们兄弟两个自幼一起玩耍,默契度极高。每次出手从不失手。

    这次他们惊魂未定,不是他们险些失手。而是他们对遇到的那个黑影纠结的厉害。现在已经惊动了守庙人,他们也来不及说话。跳出了院墙,就赶紧往家的方向跑。

    刚才出来时候动静这么大,张瞎子和李聋子待会儿看到了大殿里的样子,绝对是要敲钟的。他们必须赶在敲钟之前赶到家里,不然被村子里的人怀疑了,在这件事上绝对是要吃苦头的。村子里的人什么事都能让步,唯独是在鬼神面前,那是丝毫不敢糊弄的。

    他们知两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就算心里有再多的难解之谜也要等这件事过去了再说。他们拼了命的往家跑。

    刚到家门口,张镇就听到自己家院子里哗声一片。他俩听了下来,喘匀了呼吸,听着人们说话。听了一会儿,张镇判断是这些人看完了一集电视剧,正在讨论呢。

    张镇一看这情况,赶紧解开裤腰带,往自己家院墙边上的“冰塔林”走去。张磊看张镇的行动,对他的心思也马上领会,也朝张镇跑去。

    张镇和张磊刚到“冰塔林”边上,脱了裤子。就听见有人从门里走出来,人手里拿着手电。那人一下子就认出来张镇和张磊。其中一个人是张镇的堂叔张春和,他看着张镇就笑着说:“镇镇啊,你说你爷爷的厕所里装上金马桶了吗?连你也不让进去?还和我们一样来外边撒尿?”

    张镇也是眼睛一转然后说:“春和叔,这不是刚才‘醉打蒋门神’看的过瘾嘛,憋的难受。这里比厕所要近!”

    张磊听张镇说“醉打蒋门神”的事情,不由的心里暗问:你不是刚才和我去庙里了吗?怎么还知道“醉打蒋门神”的事情?

    张春和就是想拿张大头解闷,他一个堂侄子都不能去家里上厕所,本来心里就觉得张大头在这件事上太小气了。可他看到张镇也在外边撒尿,自己的亲孙子也不让去家里上厕所。他这个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无意就开了个玩笑。

    张春和还要讲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张镇的叔叔,差着辈分也不好继续开玩笑,就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撒尿去了。

    两集电视剧,播放下一集的时候中间是个长广告。大家在这个时候都开始讨论剧情,有人说武松越喝酒越厉害,有人说武松喝醉了就不知道疼了,哪里会什么醉拳?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大,争论的越来越厉害,有几个人的声音格外清晰。

    “怎么就没有醉拳?武松的那就是!”

    “不要谝闲传,还有醉拳呢?你哪天喝醉了咱们练一下,看看你有没有醉拳?”

    “你看你这个人,我说的是武松。”

    “你们就不要再胡说八道了,电视里的都是假的嘛,要是真的,那可便宜了那个演西门庆的演员了!哈哈哈”

    “哎呀,他三爸你说的这是啥话。还有娃娃们呢”

    “……”

    笑声在张大头家的院子里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说着笑着,突然院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原来是第二集又开始了,大家都自觉的闭上了嘴,谁也不说话了。

    而此时钻进屋子里的张镇和张磊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他们经过刚才这个夜闯庙门,有太多想要告诉对方的事情了。但心里想说的东西太多,他们又不知道该先说哪一条才好。

    还是张磊先说了,他盯着张镇,脸上有些愠怒。说:“你老实说,你什么时候看的‘醉打蒋门神’?”

    张镇一听这话就被张磊给逗乐了。他以为张磊要说刚才庙里的事情,没有想到他来了这么一句。张镇刚才见了张春和也是为了制造他们刚才在看电视的假象,他那是骗张春和的话。这榆木脑袋竟然还信了!真的是蠢到家了!

    张镇哭笑不得的说:“你也真是个棒槌,我刚才那是骗我春和叔的。再说我什么时候能看‘醉打蒋门神’啊。”

    张磊听张镇这么说,心里马上就明白了。但他还是为刚才错过了“醉打蒋门神”的精彩片段而十分遗憾。

    张镇看着一脸孩子气的张磊,嘴里念叨着“醉打蒋门神”。突然张镇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武松醉打蒋门神”的电视剧情。张镇有些纳闷了,他刚才确实没有看啊,而且之前也没有看过。就连“水浒传”的小说自己也没有看过。但现在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剧情,太真实了。就连武松喝酒的动作,蒋门神脸上的胡子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刚才院子里人们讨论的剧情被大脑给整理出来了?

    张镇实在想不通,他张嘴刚准备给张磊说这个事情。

    突然,寂静的夜空里传来阵阵空灵的钟声。一紧一慢,一紧一慢,连着敲了三次。

    准备说话的张镇和张磊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