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十三章 谋定而后动
    十三、谋定而后动

    张镇光着身子,坐在炕上又回忆了一遍。突然他脑袋里的画面在昨天晚上大殿里停了下来。他慢慢的“看”了一遍当时发生的事情,从那个黑影出现,直到那个黑影跳墙走人。这段动作和刚才孙老汉的动作简直如出一辙!

    张镇既紧张又兴奋,他又比对了几遍,他终于确定了。

    没错,这个动作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黑影的动作。难道孙老汉就是那个黑衣人?

    张镇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惊叫了一声。

    他这一叫让在外边尴尬的人们都有了台阶,张大头首先发话了:“你个碎娃,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人家磊磊已经练了两班子功了。你看到现在院子里的雪都没有扫,好吃懒做的怂娃!”

    张大头嘴里骂骂咧咧,然后转身就回到堂屋去了,他不想当面揭穿这个一直隐藏实力的孙老汉。

    张凌峰听着张大头说张磊练了两班子功的话,脸上一阵发烫。刚才眼前这位高人,当着他的面把张磊夸得简直就武曲星下凡一般。可在他手里练了这么久才有这样的本事,这也怪自己教的不行。想到这里,他也不再说张磊。就给张磊一个眼色让他自己去玩,然后转身也跟着张大头进屋。

    张磊见师父不再提让他拿大顶的事情,便转身上抱起那个被孙老汉蹬下来的门帘抱去了张镇屋子。

    此时最尴尬的其实还要算孙老汉了,他这不是为了显露什么,只是紧急时候的自救。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下就弄得大家都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也只能怏怏的走进屋子里去。他心里清楚,经过这样一弄,以后他甭想再像之前过太平日子了。

    知道了简单真相的张镇,赶紧从炕上爬起来,准备穿衣服下炕。他要和张磊聊一聊这件天大的秘密。他觉得这背后绝对有大秘密,不单单是张磊之前说的什么藏宝图。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边藏得事情多的很。

    张磊走进张镇的屋子,把那个破门帘扔在张镇屋子里的一个背靠椅上。然后脱了鞋赶紧上炕。他现在,急需,马上暖和一下他那被他师父折磨的双脚,双手。

    张镇只穿了条裤子,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看见张磊抱着一团东西进来,什么也不说直接上炕了。

    有了异能的张镇自然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和张磊啰嗦,就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你怎么惹到你师父了,你师父发这么大火?”

    “唉,别提了,算我倒霉。我今天早上见到孙老汉,就没有问候他。我师父说我没有礼数,然后就惹他生气了。你说这叫什么事情啊,平时不也没有问过吗,再说我们也不熟。”张磊说着就把手脚伸进张镇刚才睡觉的被窝里焐起来。

    张镇听他这么说,也嘟囔了一句说道:“又是孙老汉,我爷爷还答应要让我认他当干爷爷呢!”

    张磊听张镇这么说,也哭笑了一下。说:“是啊,你说孙老汉也不知道来了这村子多少年了,为何就偏偏这时候和咱们走近了?”

    张镇衣服也穿好了,坐在炕沿上准备下炕。听张磊这么说,就想到之前孙老汉给他治病的事情。就和张磊说:“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我身体不舒服的那天吗?这孙老汉指点了我一下吧。我这才不至于受煎熬了。我爷爷估计也是因为这个才答应我给孙老汉当干孙子的。”

    张磊只听张镇说过之前他得过的怪病,倒也没有提起孙老汉来。便开玩笑的说:“这么说,这孙老汉也是个奇人。他不仅功夫高强,而且还懂医术。你认他当爷爷也不吃亏啊,到时候你学会他身上的功夫,再娶了他的孙女给你当媳妇儿。哈哈哈,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就砸在你身上了。”

    张镇听张磊越说越没有正形了,就严肃的说:“你不觉得刚才孙老汉的身法很熟悉吗?”

    刚才救人紧急,再加上被孙老汉那精湛的功夫给震惊了,张磊一时也没有多想。现在听张镇这么一说,也马上回忆了一下,也觉得孙老汉的身影很熟悉。可是在哪里见的呢?

    张镇有异能在身,自然已经确认了。张磊想了半天,总觉得真相就在眼前,可是脑袋突然蒙住了,竟是半天都没有想起来。

    张镇看着张磊焦急的思考,也不忍继续看下去。就说:“昨晚,你还记得你踢过去的那个蒲团吗?”

    张磊半天想不出来,正拿孙老汉和自己见过功夫厉害的人一个个做对比。他听张镇这么一说,马上就想起了昨晚庙里遇到的黑影。

    张磊看着张镇惊呼起来:“你是说,他就是昨夜的那个……”

    张磊话没说完,张镇迅速倒身,躺在炕上一把就捂着了他的嘴。小声说:“嘘,不要声张。”

    张磊点点了头,表示意会。

    张镇这才放开手,坐起来低声说:“你忘了我有异能了吗?我能清楚的回忆起来的。我能确定孙老汉这个身法就是昨晚黑衣人的身法。但要是孙老汉的话,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去庙里?”

    “是偷东西吗?但庙里东西后来咱不是也看了,什么都没有少吗?”

    张镇说:“昨晚我不是让你看着我进去了吗?等我进去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跟在我后边,但我又没有找到人。后来就看你进来的。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你说你小子的功夫有孙老汉高吗?”

    张磊刚才确实见识了孙老汉的功夫,要论力气的话,孙老汉估计不行。但要说功夫和技巧那可真的不能和孙老汉同日而语。张磊不知道张镇要说什么,只能摇摇头,继续让张镇说下去。

    张镇接着说说:“你进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听见你的脚步声。直到你的手抓住我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了。那你说孙老汉比你功夫高,我怎么会听见他的声音呢?”

    张磊听张镇这么说,赶紧解释道:“也不是我功夫高,我当时我一个人在外边待着,我害怕嘛。后来我见你一个人进去,我就更害怕了。你刚进去我也就跟着你进去了。刚开始,我还能听见你的呼吸,可是我走了几步就没有呼吸的动静了。我就站下来听,我等了几分钟直到看你出现在大殿门口,这才上去抓了你一把。”

    张磊说到这里,张镇心里就明白了。原来他听到的声音并不是那个黑影的,而是张磊的。他脚下踩到的那个才是。

    张镇恍然大悟。然后说:“那就对了,这么说那个黑影比咱早到庙里,只是还没有等他行动,咱就进去了。我猜他本来想等我咱俩走了再行动的,可没有想到被你个发现了。”

    张磊听到这里,也不免后怕起来。低声叹道:“还好当时他跑了,没有反抗,这要是反抗了,咱俩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张镇自从身体经过上次的变化之后,心理也变得坚强起来,心思也更加缜密了。他说:“不会的,就冲他鬼鬼祟祟的动作。他也害怕被人发现,跑都来不及呢,他怎么会动手呢?”

    张磊听着张镇的分析,也在思考。是啊,这孙老汉怎么会动手呢,在这村子里呆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今日他自保,估计谁都不会发现他的秘密。

    想到这里他又好奇的问张镇:“那你说,咱是去庙里看看那个标记的,孙老汉去庙里干什么呢?”

    张镇也正在想这个问题。他听张磊这么问就想到了被李瘦猴抱回家的紫金灯。他压低了声音说:“紫金灯!”

    张磊没有想到张镇会说紫金灯,他听了一脸不屑的说:“你是说那个油乎乎的破灯?给我都不要呢!”

    张镇听张磊这么不屑,就说:“哼,你不要,有人可要。那宝贝神奇着呢。你要不相信,咱再去庙里看看那个箱子。看看是不是有人动过了。”

    本来昨天去了一趟庙里,就已经弄得全村鸡犬不宁了。这要是再去,那不就是自投罗网嘛。张磊惊讶的看着张镇,瞪着眼睛说:“你发烧了吧,你还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我也没有说像昨晚一样偷着去啊,这次咱们就大大方方的去。白天去,那可是咱们耿庄的庙,不是张瞎子和李聋子的庙。我们烧香去行不行啊?”

    张镇心里早就计划好该怎么做,他要再去庙里,看看那黑衣人是不是冲着紫金灯去的。

    张磊听了也不知张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事情已经这样了,他懒得问,就只好听张镇的话,看他怎么办。

    张镇说完就开始洗漱,吃饭。张磊本来昨天晚上睡得晚,早上他又起的早。再加上他师父的一番调教,他又困又冷。索性就在张镇家里补了一觉。

    等张磊再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没有人。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他一觉睡了三个小时。张镇没有在屋子里,地上炉子上的茶壶正在烧水。

    张磊搓了一把脸,感觉手脚暖和,全身舒服极了。他睁着眼睛漫无目的看着屋子。然后坐起来,看着窗外。院子里的雪已经不见。再看,是张镇正在忙着把扫起来的雪往院子外边送呢。他赶紧起来,想着给张镇去帮忙。

    张磊还没出门,就听见堂屋里的师父,张大头还有孙老汉走出来了。他们说着笑着一直走到门口。

    只听见孙老汉说:“既然今天我已经在两位面前献丑了,那以后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就是了。”

    张大头说:“行呢,你先回家吧。我们待会儿去村委开会呢。就不留你了。镇镇,扶着你孙爷爷回家。”

    又听孙老汉说:“没事没事,我能行呢,让孩子忙吧。”

    张磊没有听见师父张凌峰说话,只听着刚才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想必孙老汉是回家去了。

    张大头和张凌峰并不进屋,他们昨晚说好了去村委开会讨论有人夜闯山庙的事情。

    张磊听三个老人走远了才出来帮着张镇把院子里的雪清理干净了,就问张镇:“现在他们都去开会了,咱去庙里吗?”

    正在收拾扫帚的张镇说:“现在?不行。背着人去那和偷偷去不是也一样吗?我们要光明正大的去。”

    张磊有点不解,大白天的还不叫光明正大吗?

    张镇看着他疑惑的样子就说:“咱们的光明正大,自己说了不算,要让别人说出来。咱待会儿就去找李根,他爷爷不是拿走了紫金灯吗?咱就去看看灯,然后叫上李根一起去。”

    张磊看着张镇,不由暗自惊叹。这还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那个张镇了吗?学习成绩不怎么样,现在做起这种事情来,倒有模有样,头头是道的。

    全村家里主事的大人都去村委会了,现在在家的是些老人小孩和女人。

    张镇和张磊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直奔呜咽河南边的李瘦猴家去。

    李瘦猴父子此时作为耿庄的重要人物也是早早出了门。家里就只有李根和妹妹李珂还有李根的妈妈。

    李瘦猴年轻时候挣过大钱的,家里的屋子修的比较好,是全村唯一一座二层楼房。张镇俩人和李根兄妹是同学,关系比较好。不过因为张李两家隔着一条河,再加上祖辈的规矩,张镇除了干坏事的时候来河对岸,基本上也很少来。

    下了雪,李根很早就起来了,和妹妹一起把家里的雪打扫干净,趁着李瘦猴出门之际兄妹两个正在偷偷看电视。

    张镇知道家里没有主事的大人,胆子也就大了几分。也不敲门,直接和张磊跑到了李根兄妹看电视的屋子。然后蹑手蹑脚走进去。

    李瘦猴家的电视是个摆设这已经是全村的秘密,现在张磊看到这场景觉得好笑,就准备逗一逗李根兄妹。

    张磊压着嗓子模仿李瘦猴的声音,在李根兄妹的背后厉声说道:“你两个兔崽子,还偷着看电视呢!看我不打死你。”

    张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李根一个健步就冲上去,拔掉了电视的插销,然后才回头看过来。李珂倒没有多大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恶作剧的两个人。

    看着神情慌张的李根,张镇和张磊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李根回过神来,马上就跑过来抓张磊和张镇。于是,除了坐着不动的李珂,他们三个在李瘦猴家里打闹了起来。

    打闹一番之后,张镇就对李根说:“李根,咱是不是兄弟?”

    李根不知道张镇要说什么,不知道怎么接。看了一眼旁边的张磊,期待他能说点什么。

    张磊也看出李根心里的疑惑就说:“镇镇,你就直接说得了,不要给他绕弯子了,他那榆木脑袋,说多了他也想不明白!”

    张磊的话没有说完,李根一把勒住张磊的脖子说:“你说谁榆木脑袋?”

    张镇见他们又开始玩闹,便严肃起来,压低声音说:“先不要闹了,听我说。”

    张磊和李根停下来,看着张镇。

    屋子里就他们三个人,本来坐在凳子上看电视的李珂,见他们打闹起来也不知去了哪里。

    张镇把声音压的更低,然后郑重其事的说:“咱接下来准备做个大事情。先说好了,不能声张出去,这件事就咱三个人知道。不能说出去。”

    李根见张镇面色凝重,就着急的催促:“你赶紧说好不好?”

    张镇十分谨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说:“我想瓮中捉鳖。咱村子里进了贼,既然昨晚没有偷到什么东西,那他之后还会再来的。我和磊子分析那就是冲着紫金灯来的。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个贼给抓住。”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磊,心里一惊。不是说好的拉着李根去庙里吗?什么时候又要抓贼去?这张镇之前也没有说啊。

    张镇继续说:“我们要抓这个贼,就要来点计谋。我们先去庙里看看,确定那贼是不是要偷紫金灯。要是确定了他就是冲着紫金灯去的,咱就在庙里设个局,一准儿把他给抓住。”

    李根一听要抓贼,一下子就来的兴趣。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一个喜欢冒险的年纪。他听得津津有味。

    “要抓贼,那就带上我。”

    张镇一听是李珂的声音,赶紧回头寻找。只看见李珂就站在楼上,正看着他们。

    李根听妹妹也要去,就说:“你一个女孩子,在家呆着吧。这是去抓贼,不是去玩游戏的。”

    李根从小身体强壮笨拙,不管怎么练都无法在“闹十三”的时候玩“救火”这个游戏的。他见到妹妹今年第一次上阵就赢回来一个彩电,心里也是颇有不甘。言语之间多少有些嫉妒的意味。

    张镇听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再说今年“救火”的时候和李珂做搭档还是比较顺利的。李珂身轻如燕,自有一套功夫的。

    李珂听李根这样说,便大声说:“我刚才可都听到了,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到处去嚷嚷。”

    李根看着自己刁蛮的妹妹,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唉声叹气的看着张镇,只盼张镇能想个好办法。

    张镇看了一眼在楼上的李珂就说:“你先下来,我们再说。”

    等李珂下来之后,张镇就把抓贼的计划给他们说了一遍,然后各有分工,各司其职。

    计划制定,安排妥当了,张镇就对李根和张磊说:“那咱现在就去庙里,再仔细检查一下。”

    说罢他们三人就直奔半山腰上的庙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