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十四章 初获秘文
    十四、初获秘文

    张磊看着张镇高兴的样子,猜到张镇肯定在紫金灯上看到了些什么。所以并不着急问张镇,就跟着张镇一路小跑往家里走。

    张镇经过半个月的训练,早就不是之前的状态。他的各项体能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在张镇看来他并没有跑,只是一时高兴走的有点快,他忘了自己身后的张磊。

    他这一高兴就苦了张磊,跟在张镇身后的张磊已经由小跑变成了大步跑,最后直接狂奔起来。最终还是被张镇给甩开好长距离。

    张磊实在跑不动了就站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喊着张镇:“你小子……赛跑呢啊?……跑……这么快!急着投胎去呢?”

    张镇听见呼喊,这才止步。他一回头,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张磊,才发现自己走的确实有点快了。张镇心里有点故意不去。毕竟张磊是他最好的朋友。张磊也够哥们儿,这么多天来为了自己保守秘密,他可不能用自己的异能欺负张磊啊。

    他面带尴尬的走过去,拍着张磊的脊背说:“兄弟,实在对不住。等会儿,到家了我给你说个大事。”

    张磊看着张镇兴奋的样子,再一听是大事,也就不在说什么赛跑不赛跑的事情。赶紧跟着张镇回家去。

    一回到家,张磊到处找水喝。张镇则赶紧找出了纸和笔,然后就在纸上开始写字。

    在一旁口干舌燥的张磊也没有留意张镇的举动,等他咕咚咕咚喝了两三杯水之后,再看张镇。

    只见张镇在一张纸上已经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而且其中好像还有很多是繁体字。张磊也不知道张镇写的是什么,盯着纸上的东西就调侃道:“镇镇,你什么时候变成诗人了啊。从外回来一趟就要作诗了。不会写的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吧。”

    正在写字的张镇没有回答张磊的疑问,继续埋着头写。过了许久,张镇终于写完了。他伸了伸懒腰,站起来就对张磊说:“我今天一定让你大开眼界!”

    张镇说罢放下笔,转身就在自己的书包里开始翻东西。

    听了张镇的话,不明所以的张磊就拿起桌子上的纸端详起来。可是张镇写的密密麻麻的,还有许多的繁体字,他一时之间也认不出几个,急的他抓耳挠腮。

    张磊看的着急,就对正在找东西的张镇说:“你说你认识几个汉子啊,还写上繁体字了?”

    张镇听完,神秘一笑,然后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这些东西都是那个紫金灯上的文字。我只是给抄了下来。”

    “什么,你是说那个破灯上有文字?我怎么看不出来?”

    张磊一脸的不可思议。等待张镇给他解密。

    张镇举起手里的字典摇了摇说:“我有异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我刚才在李珂家抱着紫金灯看那么半天,你以为我看什么呢?不过,这些字倒也不是难事,咱有字典啊。赶紧给他查出来。”

    张磊听张镇这么一说,好奇心马上高涨起来。也不啰嗦,和张镇一起查字典,把张镇写的那些字都给翻译成简体。

    张镇学习不好,字也写的歪歪扭扭。有的字愣是让他给写成了两个。好在张镇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他们一边查字典,一边把写的不清楚的字又在记忆里对照了一遍。

    直到下午时分,张镇二人才完整的把紫金灯上抄下来的这篇东西翻译出来。

    张磊看着那些文字,不由自主的就念了起来: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

    五行相生相克,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

    五行之意为滋润,燃烧,舒张,分割,收获。五行之之中,各司其位,不可僭越,势必相互制衡,不敢一行独长。

    暗山之水,孤城之木,黄沙之土,甲胄之金,然后玉锥现世,五行齐聚。

    锥立于紫金之中,圣火将燃,光耀千秋,万世不熄!”

    张磊读完一遍,没有读懂,又读了一遍,还是毫无收获。张磊不禁犯了难:这是什么意思呢?先是说五行,后边又说什么暗山水,孤城木……

    张镇坐在一旁听张磊读句子,听了两次还是毫无头绪,他也搞不懂这上边写的是什么东西。

    这哥俩刚把这些繁体字翻译出来,本来还有点高兴。可现在又陷入了另一个僵局之中,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可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他们两个各自思考,希望能尽快参透其中的奥秘。张镇想着用自己的异能再比对一下,看看是不是紫金灯上还有他没有抄下来的东西。于是他又冥想了好几次,可是还是一无所获。

    两个人看着纸上的那段话,都有些灰心。

    无奈的张镇拿起纸又读了一遍,这次张磊就在边上听。张镇学习不好,朗读起来结结巴巴的,他总是在不该停顿的地方就停一下,听的张磊好生难受。

    张磊也不打断他,就让他继续读下去。当张镇读到了最后一段“暗山”“孤城”“黄沙”的时候,张磊脑袋里突然就窜出来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又不真实,感觉要马上抓住,不然瞬时及逝。

    为了不让这些灵感溜走,张磊一把捂住了正准备继续朗读的张镇的嘴,然后脑袋里飞速的运转。

    是什么?是什么?张磊急的直跺脚,他感觉答案就在眼前,只要那么一点点就能知道了。

    被突然捂住嘴的张镇,本来还想要骂张磊。可抬头一看张磊奇怪的的神情,再看看他着急跺脚的样子,感觉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也不敢打扰,一动不敢动。

    跺了几脚之后,张磊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局是和昨天在张镇家书里看到的那个地图上的字一样吗?还是那首诗句,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张磊哈哈大笑,对张镇说:“赶紧把昨天的那个地图拿出来。”

    张镇看张磊高兴的样子,估计他有了线索。也不敢怠慢,赶紧拿出地图。

    他们看着那张昨天从书本里发现的“龙虎山舆图”,然后两人开讨论起来。

    张磊指着地图上的诗句说:“你看暗雪山,孤城,黄沙,金甲。这不就是对应刚才这段话吗?”

    张镇看了看也觉得是,但这说的又是水,又是木,又是土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把手里的地图拿起来反复观看,试图再找到一些线索。

    当张镇把地图反过来的时候,看到地图上的那些标记。马上就想起来昨天他们去庙里的目的了。

    他和张磊本来就是去庙里看李家龙头上有没有像图上画的标记,后来被那个黑衣人给搅扰了一下,就给暂时耽搁了,后来忙来忙去一天也把这个事情给忘了。现在看到地图的张镇马上就开始回忆。

    果然,他们猜的不错。李家龙头上的标记和这地图上的标记是一样的。

    于是张镇拿着反过来的地图对张磊说:“还有,你看这图上的标记就是李家龙头上的标记。我把昨晚看到的龙头刚才回忆了一下,没有错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让这两个本来不搭边的东西就联系在了一起。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耿庄的人应该都不知道。一张藏在书里从来没有被发现的地图,一份写在紫金灯上千年传承的秘语。这里边绝对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这个秘密突然出现在两个十五岁的孩子眼前,他们幼稚的年龄似乎还承担不起这么大的秘密。一下子吓住了两个孩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他们看着地图再看着那张写着紫金灯上文字的纸。他们也不知怎么办才好。他们都知道,这些文字的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就靠他们两人去探索吗?要是万一再遇到昨晚那样的事情呢?或者比昨晚更厉害的事情呢。

    这哥俩平时胆大妄为,在这偏僻的农村里没有他们不敢做的。现在这么大的秘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倒真的有些害怕了。

    沉默了半天,张磊就打破了僵局。对着张镇说:“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咋大头爷,我觉得这个事情有点大啊。”

    张镇脑袋里也是一阵犹豫,也在左右思考要不要把这事情说给别人。不过他又一想,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都有些奇怪。这些事情,一方面让他的身体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一方面也不断在重塑他的价值观。现在,他不仅是好奇自己的身体,他更好奇眼前这个看着这等待解开的秘密。

    张镇现在虽然害怕,但脑袋里却很清楚。他看着满脸恐惧的张磊,就和他说:“咱先不要说出去,也不去查了。咱先停下来,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你看看这个地图,封在这个书里边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再说紫金灯上的那些字,要不是今天我看出来了,也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这件事,就咱两个人知道,咱先放着,等时机成熟了咱再说怎么办。”

    张磊听张镇语气坚定,心里也放松了下来。感觉张镇说的也不无道理。是啊,书里的地图本来也是误打误撞给找出来的。还有那个紫金灯,只有在“闹十三”的时候拿出来,平时也没有人能看到上边的东西,再说了就算看到了,也看不清油渍底下的那些小字。

    张磊这么一想,也就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张镇的说法。然后看着张镇把那透明的地图和从紫金灯上抄下来的文字,一起夹在那本发现地图的书里,藏了起来。

    “那我们还去抓贼吗?”看着藏完东西的张镇,张磊问。

    “抓啊,为甚不抓。咱俩去庙里什么也没有做。但是那个我们碰到的黑影就不一样,他就是去偷东西的。”张镇信誓旦旦的说。

    自从庙里钟声响了以后,张磊的心里就没踏实过。他也希望张镇能抓到贼,然后让自己不再这么担心。于是他就说:“镇镇,你不是有异能吗?你说昨晚的那个黑影是孙老汉吗。要是他的话,咱就叫上人去他家里把他给绑了不就行了,咱这么折腾干什么呢?”

    张镇听他这么一说,也有点吃不准了。他又回忆了一遍昨晚的黑衣人和今早孙老汉的身法。身法确实一模一样啊,但是昨晚夜黑,他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

    张镇也不猜测了,就说:“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不管怎么说,只要今晚那人还来,我们就给他来个瓮中捉鳖。到时候抓住了一看不就知道了。”

    张磊听张镇说瓮中捉鳖,也高兴起来,兴奋的说:“对,我们宗旨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管他是谁,咱就给他来个‘瓮中捉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