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十七章 巡夜
    十七、巡夜

    张镇顺着李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团黑影在缓慢的向前移动,感觉就是个人。

    这个时候看到黑影,张镇心里咯噔一下,他蒙了。按道理来说,这个贼不应该这时候出来了。他应该知道大家都在巡夜啊,怎么还走的如此缓慢?是我高估这个贼的智商了还是这贼瞅准了轮换的时候来偷东西?

    这发生在意料之外的事情,给张镇来了个措手不及。情况紧急,他那天晚上看到过黑衣人的本事,不敢掉以轻心。张镇赶紧给自己的队员一个手势,然后几个健步就冲了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拿着手电对着那团黑影,时刻关注这黑影的行进路线。但那黑影始终保持着原来的速度,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张镇越来越靠近黑影,他突然有了一股恐惧。他不自觉的就放慢了脚步,壮着胆子大声呵道:“站住,口令!”

    那个黑影的确是个人影,但已经是午夜时分了,绝对不是串门的村民了。这要不是贼的话,也是有其他见不得人的事情。

    那个黑影听到了脚步声和呵斥声,并不显得惊慌。倒是完全按张镇说的,停下了脚步。他还没有转身,只听见空中传来一个“飞”字。

    这个“飞”字清楚却洪亮,没有一丝惧怕的感觉。张镇听着“飞”字,脑袋马上乱做了一团?他怎么知道今晚口令的?这难道也是无辜的人?是不是李根传口令的时候给泄露出去了?

    听到对方的口令,也需要马上会令的。张镇也不用多想就回了一个“雪”字。虽然对方说出了口令但他还是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继续拿着手电筒盯着那个黑影,然后一步步的靠近。

    不过那个黑影确实没有乱动,就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似乎就等着张镇他们上来检查。张镇在距离黑影有七八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不敢贸然上前。

    直到等后边的几个人都跑来,他们才一起走了过去。

    李根首先发现的黑影,他显得十分激动,拿着手电一通乱晃。刚走近就对着那个人全身上下照了一遍。

    “孙老汉???!!!”

    “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知道今晚巡夜吗?”

    “不会是贼人的内鬼吧,赶紧绑了!”

    李家的几个人都不可思议,一看这个黑影是孙老汉,都不再紧张,倒是一个个开始在孙老汉面前耀武扬威起来。

    此刻的张镇和张磊对眼前出现的孙老汉一点都不惊讶,倒是心里紧张的要命。他们是知道孙老汉身怀绝技的。眼前的这六个人在孙老汉手里那简直就不堪一击!

    张镇和张磊不敢轻举妄动,也不说话。看着李家的几个人上去盘问孙老汉了,他就在想:孙老汉是贼,这个怀疑早就有了。但他现在又能说出口令,这么绑了他也实在说不过去。捉贼捉赃,孙老汉两手空空,除了手里的那根奇怪的拐杖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他们不能因为孙老汉走了夜路就把他给绑了吧。

    张镇和张磊有点失望又有些莫名的欢喜。这种欢喜是来自内心对孙老汉的惧怕。他们清楚要是待会儿真的动起手来,他们只有挨打的份。既然没有办法定罪了,那今晚抓贼估计是没有戏了。

    孙老汉听了李家后生的问话,也不着急。咳嗽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我也是刚从张镇家出来的,我陪着他爷爷谝话到现在了。他爷爷不放心张镇今晚在外边巡夜,就一直没有睡。我也就到现在才出来。”

    张镇一听孙老汉竟然拿爷爷来压自己,一时真的不好判断孙老汉的心思。他不能轻举妄动,暂且不说孙老汉让不让绑,就算今晚强行把他给绑了,明天要真的是和爷爷一起聊天的话,那就丢人了。

    张镇这么一想,也就不再想着绑人了。他就对孙老汉说:“孙爷爷,那我先送你回家吧。这么黑的天,路上又滑。”

    孙老汉听了,摆摆手说:“今天我不是你孙爷爷,我是你的老师。我得教你一招,什么才是正真的“瓮中捉鳖”!”

    孙老汉这话一出来,把准备放弃行动的张镇和张磊都给下了一跳。“瓮中捉鳖”这事情只有他和张磊知道,孙老汉怎么知道呢?张镇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同样处于呆萌状态的张磊。

    张镇怕自己没有听清楚,于是又问了一遍:“您刚才说什么?”

    孙老汉指了指李根手上的手电说:“你先把手电关了。你们这么大动静是给贼报信呢还是抓贼呢?”

    李根本来就话比较多,况且今晚他狐假虎威,想着借张镇的巡夜小队耍耍威风,现在遇到一个老态龙钟的孙老汉,他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了。正巧听到孙老汉刚才对着他说了这么一句狠话,他心里不高兴,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死老头,我要你管啊?再废话我把你绑了!”

    李根还想要说其他的话,只听他话还没有说完,“啪啪”两声干脆的声音就从李根的脸上发出。

    再看看孙老汉,他早已换了一个状态。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样子了。眼睛里闪着亮光,本来拄着的拐杖现在他横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搓着手指。俨然一副叱咤风云的将军模样。

    没错,刚才是孙老汉抽了李根两个嘴巴子。李根被打蒙了,张镇、张磊还有其他的三个人也都惊呆了。他们只听见了声音,根本就没有看到孙老汉的手势什么时候提起来打人的。这还是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个孙老汉吗?没想到平日里笑呵呵的孙老汉脾气这么暴躁,一言不合就打人。

    挨了打的李根,左右脸颊上各留下了四个手指印。满脸的灼热让李根反应过来,他搓着脸也不敢说话。这两耳光来的有点猛,他还没有察觉就结束了。

    张镇几个也不说话,站在原地,一个个等着孙老汉自己解释。

    孙老汉异常淡定,眯着眼睛对李根说:“孩子,以后说话要小心点。言多必失,这是我替你爷爷教训你的。你得受着。记着以后手电不要照人眼睛!”

    孙老汉全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一字一句说的真真切切。大家听着孙老汉教训李根,他们也不敢说话了。大家都纷纷关了手电筒,在一片漆黑中,孙老汉对着张镇就说:“你倒是有几分脑子,不过你这方法太糙了。你要‘瓮中捉鳖’你最起码要给留个口子让‘鳖’进来吧。”

    张镇和张磊一直以为庙里的黑影就是孙老汉,可刚才遇到孙老汉之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完全不像一个鬼鬼祟祟的贼。还有刚才这几句话,他要是贼的话还用的着说这些话吗?可话又说回来了,他早上自救的身法确实和庙里见到黑影的身法一样。难道是孙老汉被提前发现之后,就开始故作淡定了?

    张镇脑袋里乱作一团,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张磊看着孙老汉也和张镇一个想法。他们一时无法分辨出眼前这个孙老汉是不是贼了。

    孙老汉似乎早就看透了张镇的计划,也不和他们商量。用命令的口吻对李根说:“你,去把你们那一队人叫过来,然后让他们去北边巡夜,咱在这河道里等个十分钟再过去。”

    李根听了,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张镇,他想得到张镇的许可。张镇也不知孙老汉的用意,既然已经这样了,倒不如先按孙老汉说的做。看看孙老汉能玩出什么花样?

    张镇给李根挥挥手,示意让他听孙老汉的话去叫河南边的那队人呢。挨了打的李根虽然一肚子火,但现在看着大家都不敢和孙老汉翻脸,自己一个人也不敢动手,只能忍着气去叫河南边的人。

    大家也不知道怎么,都好像被孙老汉的气势给震慑住了,都按照孙老汉的安排行动。李根没多久就带着河南边的人来到河道,然后简单说了一下就去了河北边。

    张镇他们就在河道里吹着风。北方的冬天,午夜时分已经十分寒冷,再加上在四面透风的河道里,除了张镇和孙老汉,还有裹着羊皮袄的张磊之外,其他人迎着河道里刮来的风冻得瑟瑟发抖。

    张镇就站在孙老汉旁边,迎着河道里吹来的风他又隐约闻到了一股香味。这香味似乎就是孙老汉身上发出来的,和昨晚在庙里闻到的香味一样,却又稍微有些不一样。

    闻到香味的张镇,内心一阵狐疑。他不敢确定眼前的孙老汉是昨夜的那个黑衣人,但他也不能排除孙老汉不是那个黑衣人。毕竟现在所有的疑点都在孙老汉身上体现出来了。

    张镇闻到香味之后,立马就担忧起来。本来还有和南岸的一队人可以和他们合兵一处。那几个人虽然没有孙老汉厉害,但也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壮汉,万一动起手来也是有胜算的。可现在一下子都被孙老汉给支开了,就这几个人,除了张磊和自己,那几个人早被孙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

    张镇越想越难受,趁着夜黑,把站在他边上的张磊一把拽了过来。示意他跟紧自己。张磊从小和张镇一起干了许多偷鸡摸狗,上房揭瓦的事情,和张镇也是极有默契。他马上领会了张镇的心思,跟着张镇,寸步不离。

    孙老汉抬头看了看天,一丝残月挂在天空,风渐渐停了下来。他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可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