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二十二章 上门挑战
    二十二、上门挑战

    “怎么不一样,难道村子里的人都不做梦吗?他们的被子也不会脏吗?”张镇低着头羞答答的说。

    “不是的,我说的发育。只是针对你来说的。”孙老汉怕张镇乱想,也不说别的,就直接了当的往下说。

    “你是耿家的人,是最纯正的耿家人。所以你继承了耿家的基因。身体里流着最古老的血脉。你身上近期发生的一些变化都与这血脉有关,这也是家族使命的一部分。

    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了,都不会轻松的熬过去的。从耿家走出去的人,会把自己生的孩子,选出一个送回耿庄。送回来的这个孩子,从来都是自生自灭的,不会有太好的生活待遇。一方面是为了锻炼适应生活的本能,另一方面也是试验是否真的能熬过这一关。

    很多人被送回来的娃娃,会在十五岁的时候,身体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有的熬不过去就一命呜呼了。你是比较幸运的!”

    张镇听着害怕,也愤怒起来。马上就质问孙老汉:“这不是拿人命开玩笑吗?是什么样的家族使命让人这般丧心病狂?没有人管吗?这是杀人啊!”

    孙老汉也料定张镇会这般激动,看着涨红了脸的张镇。孙老汉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然后说:“天命如此,人力又怎么可能改变呢?再说这样传奇的身世背后隐藏着惊天的秘密。又怎么会因为死了一两个人就断送了呢?”

    张镇看着孙老汉的波澜不惊的样子,肚子里的火蹭蹭往外冒,他受不了这样的迷信。他站起来大声说道:“既然我是这样的,那我的下一代也注定会这样吗?我要是不离开耿庄呢?是不是这个荒唐的使命就此终结了?”

    孙老汉没有想到张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有点生气,便说:“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就算你放弃了使命,那也会有下一个你出现的。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改变的,你若继续下去,只能像耿涯一样。”

    耿涯?耿涯怎么了?难道耿涯也是执行这个秘密使命的人?张镇听孙老汉说道了耿涯,马上就不说话了。等着孙老汉继续说。

    孙老汉见张镇稍微有些平复,叹了一口气。

    便说道:“既然说出来,索性都说了吧。就是昨晚你踢伤的那个人,他就是耿涯,他和你一样,在六十多年前他被送到耿庄。他长到十五岁的时候也和你一样,遭受了同样的痛苦。

    不过他熬过来了,和你一样全身有这样的力量与速度。甚至比你还要厉害。之后他就被师父带了出去,学习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不像你这样懒散,就我前边说的他耐不住寂寞,后来参军打仗,然后去了日本。

    从日本后来之后,师父告诉了他关于自己身世的秘密。当他得知了刚才这一切之后,比你还要激动,毕竟东奔西走这些年有很多不一样的观念影响了他。他就放弃了完成家族使命,他不娶妻生子,想用这种方式来对抗自己的使命。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直到昨晚他出现在耿庄,我才想到,他可能从来都没放弃过自己的使命。他可能就隐藏在这个村子里,或者这个村子附近。专门破坏这个家族使命,或者是为了打探更多关于这个秘密的细节!毕竟秘密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孙老汉这番话让张镇始料未及。耿涯那个盗贼,怎么会呢?他要是和自己一样,那他是不是也有异能,也能在脑袋了清晰回忆过去,能透视物体?更荒唐的是,他们好几辈人坚持守护的秘密竟然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张镇听孙老汉说了这么多,一时也分不出孙老汉的用意,他到底是善是恶?张镇不知道孙老汉知不知道他有了异能,既然他没有问,那就先不要说。等时机成熟了自然都清楚了。

    孙老汉继续说:“你要是选了耿涯一样的路,那你就只能一辈子孤独。因为你只要生了孩子,孩子也必定要遭受这一关的,这是人力无法改变的。”

    张镇觉得孙老汉越说越离谱了,他不想听下去了。转身就往门口走。嘴里说道:“就算我注定自己一个人,我也不会选择这样做!太荒唐了,几百年连守护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孙老汉也不拦着张镇,他知道这种事情只有张镇自己想通了才好。别人是劝说不了的。但什么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去坚持这个所谓的家族使命呢?

    孙老汉拿起张镇放在炉子旁边的棍子,也就是昨晚耿涯落下的棍子。对着张镇说:“你把这东西拿去吧,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孙老汉说罢就把棍子扔向张镇,张镇也不和孙老汉纠缠。接过棍子下山去了。

    山下的李根并没有去找他师父去打小报告,他既然已经明白了孙老汉的用意,心里也就不那么生气了。他在山下等待着张镇。

    见张镇气冲冲的下来,他赶紧走上前去问发生了什么。

    张镇不像李根那样什么话都往外说,即使张磊是他最好的朋友,但孙老汉说的这些话,他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张磊的好。张镇不知道说什么,就摇摇头,闭口不言。

    张磊见张镇不说,于是就猜测道:“那老头不会是看上你了吧,他是不是要你当他的孙女婿?”

    张磊刚说完看着张镇没有反应,于是又补充道:“不对不对,要是让你当孙女婿,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怎么这幅表情?他该不会是又要让你做他徒弟吧?”

    张镇也懒得编什么谎,他听张磊这么说,便点了点头。

    张磊看张镇点头,马上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这个孙老汉是不是想收徒弟想疯了?见谁都要收。不过这样也好,到时候我就跟师傅一说,看我师傅怎么说。哈哈哈!”

    张镇知道张磊的内心其实是想跟孙老汉学功夫的,当然张磊的师父也不错,只是和孙老汉一比,那真的是相形见绌啊。这磊这些年是练好了一身基础功夫,凭借着他的勤奋聪明才有今天的本事。不过凭着张磊的天资应该能更上一层楼的。

    张镇从小也不是什么传统观念强的人,他明白张磊的心思,就想帮张磊一把。

    张镇听完张磊的话,也不多说。脑袋里就有了一个计划,然后拉起张磊就往家里走。

    张镇拉着张磊,直接去了张磊的师父家。

    一进门就看见张凌峰正在喂狗,是一条黑狗,比张镇家的那“小小”还要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耿庄的张家都养狗,而且都喜欢养大狗。每只狗都有自己的名字,张凌峰家的这只狗叫“虎子”。

    虎子正在吃东西,听见有人进来就汪汪汪大叫,叫了两声,看见了张磊也就停止了叫声,继续吃食。张凌峰看到张镇二人一脸不悦,心里猜想也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便站了起来问他们怎么了。

    张磊害怕他师父,自然不敢说出孙老汉的原话。但张镇不是张凌峰的徒弟,按辈分和张凌峰是同辈。他没有顾忌,便把孙老汉的说的话在张凌峰面前重复了一遍。同时还添油加醋了一番。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张凌峰愤怒起来,去找那个不可一世的孙老汉问话。

    可让人诧异的是,张凌峰听了张镇的话之后,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大发雷霆。除了吃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恼怒的样子。为了确定事实。他小心翼翼的又问了张磊几个问题。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低着头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张镇不解,平日里脾气火爆的张凌峰怎么这时候变得这般温顺了。听了这样极具挑衅的话语竟也能这般沉得住气。

    张凌峰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分钟,然后对着张磊说:“你去把你的师弟都喊上,咱一起去孙家!”

    张凌峰说的很平静,不像是要上门去打架的样子。张镇也不知张凌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张磊听了师父的话自然是不敢怠慢。就赶紧跑出去把张凌峰其他的几个徒弟都叫上。

    张凌峰四十来岁的人,收的徒弟也不多。张磊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后边几个都比张磊还要小。加上张磊,总共四个人。

    张磊没花几分钟把张凌峰的徒弟都喊了出来,张凌峰见徒弟都到了,便带着大家都去了孙家。

    住在半山腰上的孙老汉,就好像未卜先知一样,他知道张凌峰会找上门来的。他也不慌乱,躺在一把背靠椅上,就在院子里晒太阳。

    张镇看着张凌峰带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走进孙家的门,心里却有些忐忑了。他有点后悔自己不该添油加醋。单单把孙老汉说过的话说出来,张凌峰估计也不会这样子吧。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张镇心里一横什么也不想,跟着张凌峰一伙人进去。

    张凌峰见了孙老汉表现的很客气,行了一个抱拳礼便说道:“孙师傅是个高人,在这穷乡僻壤隐姓埋名这么久了。也是我这凡人眼拙,有眼不识泰山。但就是烂木头点着了也有三分火气,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不能说我的功夫是臭狗屎!我今天要前辈一个说法!”

    孙老汉听着张凌峰的话,坐在凳子上也不站起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来势汹汹的人群,同时也看到了跟在张凌峰身后的有点不自然的张镇。马上就明白了什么事情。但他也不说破,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必定要有个结果的。

    孙老汉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和昨晚遇到黑衣人时候一样的气场。他悠然自得坐在凳子上,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让院子里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一个个等待着孙老汉的回复。

    过了许久,孙老汉才睁开眼睛。看着张凌峰说:“这话我说了,你想怎么样?”

    张凌峰这么多年都在教徒弟,但他却很少练功了。身体已经没有当年的矫健。但底子是有的,再说他现在一身膘肉,就算挨打也能挺个十几分钟的。他看着孙老汉不可一世的样子,本来心里想好的计划顿时也乱了套。他便拿出了当年走江湖时候的火气,大声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就不信你又多大本事?都说拳怕少壮,咱两人差着岁数呢。但是你自认为自己厉害,那我也不算占你便宜!”

    站在他身后的徒弟一个个也正在练些基本功,除了张磊以外他们也没有见过什么比武较量的大场面。看着师父发怒,一个个都紧张的不行。

    张镇听着张凌峰的话,内心倒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不要看孙老汉年逾花甲,但凭着昨晚以及昨天展示出的身手,要被张凌峰打败,那也绝非易事。再说张凌峰刚才说的话,明显就是不战自退的一个意思,他从心理上就害怕孙老汉。

    站在一旁的张磊听师父要比武,内心也不知道什么感觉。很乱,一方面他很像看看高手过招,一方面他又怕孙老汉和师父受伤。他对两个人都是无比钦佩的,哪一个人受伤了他都不高兴的。

    孙老汉还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听张凌峰说罢。摆摆手说:“罢了,你要是想打的话,你们就一起来好了。不要说什么拳怕少壮,我也不说你以多欺少。到时候你不要说我以大欺小就可以了。”

    孙老汉的话说的很嚣张,站在张凌峰身后的几个徒弟虽然紧张,但拳头都捏的咯吧吧响。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不是他师父站在前边估计都上去开打了。

    张凌峰内心有点发虚,他是见过孙老汉的身手的。虽然只看到了那么一个动作,但他就断定孙老汉的功力如何了。他本来想着自己一个去打,就算打不过了也能自保,但是徒弟们太年轻了。除了张磊都没有比过武,到时候吃了亏那就太不应该了。

    张凌峰这么一想,便说:“这样吧,您这么瞧不起我们。我和我的一个徒弟和您打。这样可好?”

    张凌峰说着看了一眼张磊,张磊也冲他师父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孙老汉听了张凌峰的话,哈哈大笑一声,然后说:“要打就打,干嘛说这么多废话。你要不要拉上你身后那个小子呢?”

    孙老汉指的就是张镇。张镇听到孙老汉提到自己,便往前走了一步,时刻准备战斗。

    张凌峰伸手拦住了张镇,低声说:“镇镇退回去。和他们站在一块,我们没有事情。”

    张镇不是张凌峰的徒弟,要是被孙老汉打伤了张凌峰不好向张大头交代。

    话说了许多,张凌峰和张磊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和孙老汉过过招。

    孙老汉从凳子上站起来,把上身的衣服脱了,底下只穿一件棉衣。然后一步步走下台阶。对着张凌峰说:“自古比武,拳脚无眼,生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