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二十三章 青出于蓝
    二十三、青出于蓝

    孙老汉说罢,就和张凌峰以及张磊拉开阵势。

    张磊从来没有和师父一起联手与别人动过手,这是第一次合作。他们刚刚就商量好了,张磊攻孙老汉的下盘,张凌峰攻上盘。

    时过中午,太阳逐渐西斜。开始起风了,空气突然变得冷了许多。

    三个人站在院子里相互僵持着。t突然,一阵凉风袭来,张凌峰挥着拳头就冲着孙老汉的面门飞了出去。

    张磊见师父动手了,也不敢怠慢。心里也顾不了谁受伤不受伤的事情了,全力以赴的对付孙老汉。他的一只脚朝着孙老汉的小腿部位踢了出去。

    孙老汉见状,并不着急。他反其道而行,不往后退避,倒向前进了一步。只见孙老汉的头一偏,躲过了张凌峰的拳头。同时,一只脚抬起来勾起了眼前张凌峰的腿,格挡了张磊踢过来的一脚。

    张磊踢脚的速度很快,来不及抽回,一脚结实的踢在了张凌峰的腿上。挨了张磊的一脚,张凌峰也不管疼痛。刚才的一拳是虚招,现在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冲着孙老汉的小腹打去。

    孙老汉脸上似乎早有察觉,脸上一笑。并不理会张凌峰袭击他的腹部,双手如同鹰爪一样牢牢按住了张凌峰的肩膀。只见孙老汉的胯部一扭,胳膊上的青筋暴起,张凌峰的拳头还没有碰到孙老汉的衣服,身体飞了出去。

    张磊只看一脚踢偏,踢到师父身上。心里又气又急,转过身来准备再来一脚。他的脚还没有伸出来,刚回头就看他师父已经躺在地上了。

    师父都躺下了,张磊没有了顾忌,也不多想,索性就拼了吧!

    张磊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师父,心一横。也不管什么招式。对着孙老汉的腰部就冲了上去。张磊爆发力极强,在这种时候,一下子就激发出了他全部潜能。

    孙老汉没有想到张磊速度这么快,躲闪不及,被张磊拦腰抱住。张磊一发力,把孙老汉就抱了起来。孙老汉虽说功夫厉害,但是体重却只有一百斤左右。孙老汉被张磊轻松一举,双脚悬空。

    这也是张磊情急直线的招式,是他们小时候在一起比力气的方法。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他就是要把孙老汉抱摔下去,这一下子就算孙老汉再有神通,那也是要受点伤的。

    被抱起来的孙老汉双脚离了地,没有借力的地方。他被张磊抱得死死的,挣脱不得。无奈只能用双脚锁住张磊的腰部,不让张磊把自己甩出去。

    张磊只觉被孙老汉锁的紧紧的,根本甩脱不了。他就抱着孙老汉在地上转了几圈,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张磊心里有点着急,脑袋里闪出一个想法,他便双脚在地上一蹬,抱着孙老汉跃了起来。

    被张磊抱着离开地面的孙老汉一看形势不对,张磊这是要和他同归于尽的招式啊,这孩子想要和把自己从空中砸到地面上去啊。

    张镇在一旁看的清楚,这要是砸在地上,任凭孙老汉武功再高也是枉然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磊抱着的孙老汉眼看就要砸在地上了。张凌峰见情况不妙,也不管不顾。手脚并用,爬到张磊及孙老汉即将要落地的地方。

    果然,啪的一声。孙老汉在下,张磊趴在孙老汉的身上。重重的砸在了躺在地上的张凌峰身上。

    抱着孙老汉的张磊发现自己砸在自己师父身上,赶紧放开了死死抱着的孙老汉,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心里疑惑,刚才他在空中明显感觉有力量把自己的身体翻转了一下。要不是那一股力量,砸在师父身上的人就是我了。

    孙老汉被这么一摔,虽然有张凌峰垫底。但也看出他的难受,孙老汉只觉得腰间难受的厉害。等张磊一放手,他也赶紧起来了。

    站在一旁的张镇及张凌峰的三个徒弟都看到了这一幕,无比震撼,都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孙老汉站起身来,拉起了在地上的张凌峰。然后拍打这自己身上的土说:“青出于蓝啊,我孙某人没有想到竟然输在了这么个娃娃手里。”

    张凌峰也没有刚才的愤怒,也谦虚的说:“是一股蛮力罢了。”

    孙老汉听张凌峰这么说,自觉脸上挂不住了,便回头看着张磊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把蒙古人摔跤的功夫都学会了。要论摔跤我可真的不行啊!”

    张磊想到刚才自己情急之下做出的动作,完全是没有任何章法的。感觉就是脑袋里蹦出来的想法一样。也不知道说什么,在一旁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胡话。

    本来感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到头来却以这样的结局收尾了。

    张凌峰的徒弟们替他拍打身上的土,张凌峰对着孙老汉就说:“前辈,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和你比武的。只是您也不给我一个话,我就意气用事了。希望前辈不要介意。”

    孙老汉听了,很诡异的笑了一下,便说:“你随我进屋吧,咱们细谈。”

    说罢两人就进屋去了。

    一进屋张凌峰还没有等孙老汉说话,便抢先说道:“按江湖规矩,今天可是我们胜了?”

    孙老汉暗笑一声,淡淡说:“你想要的怎么样呢?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话没有遮拦,被你们师徒教训了也是应该的!”

    张凌峰见孙老汉这样说,也尴尬的笑了一声,然后朗声道:“其实两个人打一个,本来就是耍赖。再说了您也这么大年纪了,这次是我那不争气的徒弟莽撞了。”

    孙老汉听出了张凌峰话里的意思,也不磨叽了。便说:“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不用绕这么大弯子。从你一进门我就知道你不是来找我打架的!”

    张凌峰听罢,赶紧走到孙老汉面前说:“前辈,您是高人。我知道我这点花拳绣腿您是看不在眼里的。但我看出来了,您是真心喜欢我那个徒弟的,不然您刚才也不会把自己垫在下边的。当然了我也高兴我遇到了张磊这么一个好徒弟,不过我深知自己能力有限,我不想耽误孩子的前途。我只想您要是能收了我这些徒弟,那就太好不过了。”

    张凌峰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孙老汉看着他有点不可思议。他惊讶的问:“你可知你做的这事情是什么吗?”

    张凌峰倒也爽快,赶紧说:“我知道,不就是村子里的人会说我的闲话嘛。笑话我,说我无能。但这些闲话又能怎样呢?我情愿受着这些笑话,我只希望孩子们能学到真本事!”

    孙老汉没有想到看着五大三粗的张凌峰竟然有如此细腻的心思,胸怀也是这般宽阔。张凌峰既然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又是比武又是恳求的,再不答应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孙老汉看了一眼窗外,然后说:“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的事情。只不过除了那个张磊之外,我会再收其他人做徒弟,我可以指点他们功夫。并没有师徒的名分,这样你也不会在村子里难堪。”

    张凌峰听孙老汉给他打了个折,心里有点不悦。他也不多想,马上就说:“前辈,张磊是我这些徒弟中天资最好的一个,也是功夫最俊的一个。我知道前辈怕收了其他徒弟砸了您的招牌,不过我可以肯定我的这几个徒弟虽说不是天赋极高,但也是百里挑一的。没有天赋的孩子我也不会收的,你要是收就都收了吧。要是只收……”

    孙老汉没有等张凌峰说完,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就是我今天输了,我无话可说,我收一个已经是破例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教的。你要再啰嗦,一个都不收,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张凌峰见孙老汉这么一说,也不敢再说下去了。便谢过孙老汉,出门先让其他的徒弟回去。

    院子里只剩下张镇和张磊两个人。

    张凌峰对张磊说:“以后,你就拜你孙爷爷为师了。你,我不教了!”

    不知道情况的张磊以为是刚才比武的时候,他不小心踢了他师父一脚,又无意打败了孙老汉,让他师父蒙羞,惹怒了他师父。便赶紧解释道:“师父,刚才的事情我也是一时鲁莽,没有想太多。还请您不要这样做!”

    站在一旁的张镇什么话也没说,心里倒是很清楚,他知道张凌峰刚才气势汹汹的上山,其实早就想好了这一切。叫上那几个徒弟只不过是为了虚张声势罢了。

    张凌峰说完这句话,也不停张磊的解释,转身一瘸一拐的就出门去了。心里却美滋滋的。

    张磊被师父的这句话弄得晕头转向了,心里一阵不安,准备跟出去继续给他师父解释。

    张镇一把拉住准备出门的张磊说:“听你师父的,刚才我猜他们在屋子里早就商量好了。你不必介意你师父现在的态度,他只是惋惜你给别人当徒弟了而已,但他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张镇的这些话被从屋子里出来的孙老汉听了个正着,便笑着说:“你小子,就是有点小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