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二十四章 打包收徒
    二十四、打包收徒

    张磊听张镇劝他,又听到孙老汉说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着急出门去找师父解释了。便上前询问孙老汉事情的原委。

    张磊看着回归平静状态的孙老汉,就试探的问:“孙爷爷,刚才我是不是伤到您了?您不碍事吧!……我师父和您说什么了呢?”

    孙老汉坐在凳子上拍打沾在身上的土,听了张磊的话,就漫不经心的说:“凭你?暂时还伤不了我,不过你的师父倒是个好人。”

    “我师父确实是个好人,那我师父和你说什么了?”张磊迫不及待的问。

    孙老汉看了看站在张磊身后的张镇,冷笑一声。便吐出一句:“你问问你的好哥们儿啊,他不是什么都知道?”

    张磊回头看了一眼张镇,只见张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张镇自然明白孙老汉说的是什么意思,今天这些事情完全是因为他对张凌峰胡编乱造的那些话引起的。现在孙老汉要秋后算账了,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孙老汉。

    张磊还是不解,于是又问孙老汉:“孙爷爷,我师父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孙老汉看着红着脸的张镇和一脸焦急的张磊,也不绕弯子了。便说:“你师父已经将你转让给我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好事,要当我孙老三的徒弟,怎么也得有点本事。”

    张磊听着孙老汉的话,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情绪。一方面他是钦佩孙老汉的功夫的,一方面他又很难割舍他与张凌峰的师徒情谊。左右都是个难题。

    孙老汉继续说着话:“虽然我答应了你师父,要收你做我的徒弟。但是我孙老三有个习惯,任何事情总是要成双的。现在,你再去找一个和你一样本事或者比你本事高的人来,你们两个一起拜我为师。这才算罢!”

    张镇看着孙老汉,知道孙老汉想要让自己也拜他为师。他之前对孙老汉还有好感,但经过早上孙老汉的那一番揭秘。他只觉得这个孙老汉为人太过阴险。满脑子都是家族使命,完全就是一个不顾及别人死活的恶魔。想让我拜他为师,做梦吧!

    张磊听完孙老汉的话,一时也很为难。张凌峰临走时候说了那样绝情的话,现在看来目的就是要让他好好跟孙老汉学功夫的。但孙老汉又说出这样的难题。明显就是要拉着张镇一起拜师的。

    想起楚事情真相的张磊,倒也不犹豫了。他走到张镇的身边,悄悄说:“镇镇,咱就一起拜孙爷爷为师吧。他功夫那么高,就咱这塬头十八庄还有比他功夫高的吗?”

    张镇听完,一脸不屑的表情。大声说道:“比他功夫高的?有啊!这个世界上我就不信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了?我看昨晚那个黑衣人就比他厉害,还比他年轻呢。要是拜师,我就找那样的人去拜师!”

    张镇也不看孙老汉,大声说完了这番自以为很了不起的话。

    但只顾着说话的张镇完全没有看孙老汉此时的表情。

    站在台阶上的孙老汉,听了张镇的话,脸色气的发青,身体在微微颤抖。

    张镇的话音刚落,只见孙老汉从台阶上冲将下来,迎着张镇就扑了上来。这架势和刚才比武时候完全两种模式。

    刚刚说话的张镇万万没有想到,孙老汉会有这样过激的反应。他说完话,刚感觉到有人扑来,脸上已经狠狠挨了两个耳光。这耳光抽的干脆,迅速!发出了很大的声音,比昨晚打李根的要重上好几倍。

    张镇的脸上瞬间白了一片,然后由白变红,继而转成青紫色。左右脸颊上留下了四条明显的指痕。

    被打的张镇有点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说什么了。张磊也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讲。

    孙老汉怒目圆睁,发出一声像是从肚子里发出的声音。沉稳却凌厉的说:“我不要你再提那个人,现在不许提,以后也不许提。你要是再提,我就废了你!”

    这哥俩被孙老汉吓得够呛。脑袋里都不知道该怎么思考。眼前的孙老汉现在看来,这完全是个神经病,严重的人格分裂。一会儿慈祥,一会儿严厉。

    张镇看着孙老汉的样子,把喉咙里想要说出来的“凭什么打我?”几个字竟然生生吞进了肚子。然后一言不发,就等着孙老汉说接下来的话。

    孙老汉转身,一步一顿的走到台阶上。然后盯着站在院子里的两人说:“跪下磕头,磕完头我就是你们的师父了!”

    张镇和张磊平日也算是孩子王,在自己的小团体里也是说一不二的领军人物。约架,堵道什么的,从来都是占便宜,今天遇到这么个事情,心里极其愤怒的。他们想要反抗,但眼前的孙老汉,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力量,这使他们变得懦弱的,不敢反抗,不敢反驳,就连呼吸也变得谨慎起来。

    张磊本来就是有拜师的想法的,现在孙老汉这么一说,他自然不反对。“啪”的一下就跪在地上,然后又拉了一把站着的张镇。

    张镇被孙老汉打的还有一点懵,被张磊这么一拉,也不自觉的跪下。然后跟着张磊一起磕了三个头。

    孙老汉看着磕完头的两个人,他脸色似乎有所好转,然后说:“起来吧,今天先回家去,好好休息。以后每天十点再来找我,不要来我家,直接去你们夏天玩水的那个坝子边上等我。”

    孙老汉也不管张镇和张磊的反应,说完一手提起凳子就进了屋。

    张磊见孙老汉进屋,拉起还在恍惚中的张镇下来山。

    张镇虽然被打的有些发蒙,但是他刚才做了什么他还是知道。挨了打的张镇,也不想和张磊讨论什么。内心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纠结之中,他只觉得刚才的懦弱,是这么些年来遇到最大的威胁了。这种威胁不单单是实力上的悬殊,更多的是心理。他只觉自己的心理太脆弱了。在孙老汉强大的气场之下,自己就像平日是为非作歹的老鼠,一见到猫就束手就擒,一动不动了。。

    张磊倒没有张镇那般多虑。他本来对孙老汉的功夫十分佩服,拜师学艺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让他纠结的,只是张凌峰对他的态度罢了。不过这个事情好办,既然张凌峰临走时不由分说的扔下那么一句话,这自然是可以和师父问清楚的。只要待会儿下山了,去问问清楚自然没有什么大的麻烦。

    两人心里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路无言。到了打麦场上两人才分了手,张镇直接回家,张磊去张凌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