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山秘境 > 第二十七章 家族使命
    二十七、家族使命

    孙老汉听完了张镇的话,内心一阵起伏。他也经历过这样的年纪,也天真过,单纯过。不见得每一个人一出生就要接受家族使命,就算这是命运的安排,那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

    张镇现在不选择这条路,只是他暂时不清楚祖祖辈辈坚持的信念是什么,等他明白了这一切自然也就能接受了,这需要给他接受的时间。

    孙老汉今晚只是给他们做了一个小小的展示,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吞服“雪丹”。就算是这两孩子一时冲动要吞服,那也要看看实际情况再做打算的。

    照目前观测的结果来看,张镇是具备了适应“雪丹”的能力,但是张磊还远远不行。如果强行吞服,那绝对是要出乱子的。孙老汉等了这么多年,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他准备再观测几天,等情况明了了再做决定。

    这一晚孙老汉并不打算教会他们什么东西,只是给他们做个检测,顺便给他们普及一下门派学问。

    古时候练武之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门派。门派无论大小,不管实力如何。都代表了一门功夫的传承!是对那个创始人的一种缅怀罢了。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门派文化便不断的被稀释,直至现在的苟延残喘,似有似无。

    耿村里有很多练武之人,他们也各自有自己的师父。但要追根溯源的话,耿庄流传的功夫都是明朝洪武年逃亡至此的耿家兄弟的功夫。当时是为了躲避,隐藏尚且不够,怎么会把战场杀敌的功夫教授给后人。教的也只是一些强身健体,防身的基本功夫罢了。况且又经过这么多少代的传承变化,大部分精华早就丢失了,严格上说并不能算是一个门派了。

    相对耿村来说,孙老汉是不一样的一类人,他从小拜师,学的就是门派的功夫,很有特色。

    孙老汉说完了雪丹的事情,也就不打算继续说了。话锋一转就说起自己拜师学艺的经历了。

    孙老汉往村子方向走,两人跟在他身后,听着孙老汉说话。

    孙老汉言道:“我当年拜师时候比较早,七岁的时候就跟着师父一起练功。

    我们的门派叫‘玉智’,传说很久之前是皇帝身边的秘密组织。这个门派的创始人据传是一个天才少年。创造了一套非常深奥的学术,里面掺杂了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等等特别晦涩的东西。具体的东西都记载在祖传的一本秘书上了。

    这个门派的传人都是一些比较有学问的人,一般都是皇帝身边的文官。据传在门派鼎盛的时候,有七八人,形成来了有一个组织,专门研习这门东西。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传人最多只能是两人。传到我手里的时候却是出了麻烦。我出身的年代特殊,根本没有条件读书。我会的东西都是我师父口传给我的。不过,我师父却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他的武功很高,但是他并不看好武力的效用,倒是一门心思都花在研究前人传下来的那本秘书上了。”

    “您不是说还有个师弟吗?他没有学到师祖的东西……”张镇听着孙老汉的话,不由得插了一句嘴。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想到孙老汉说过以后不要再提那个人,他吓得赶紧闭口不言。

    孙老汉听了张镇没有说完的半句话,倒没有发火。

    接着说道:“不错,我是有个师弟。就是你们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人。他确实是最合适的接班人,但他根本不屑传承此道。最后叛逃了!

    他一走,误打误撞,我师父又没有其他徒弟,也就只能把祖传的和他研究出来的东西传给我。我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我师父特别严厉,每日盯着我背诵,时间一长我也就都记住了。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我是没有指望了,我只想着能在下一代的身上传承下去,不要让这个使命给终断了就好。”

    孙老汉说着有些伤感了,似乎是在恨自己无能辜负了师父的厚望。

    张镇和张磊听了,也感觉有些可惜。相对可惜来说,他们更多的是害怕。因为他们两个平日里就只顾着偷鸡摸狗,上房揭瓦了,根本没有怎么好好学习。现在他们已经是孙老汉的徒弟,孙老汉刚才说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把这份秘密传给他们。这正是他们担心的东西!

    孙老汉走的很慢,说的很缓。他没有发觉他两个徒弟的心思,又接着说:“我不想成为一个罪人。这辈子我想做的就是两件事情。第一件找到叛徒,清理门户!第二件就是找到合适的人选,把这个秘密传下去!活到这把年纪了,现在这两件事情,才稍稍有一点眉目。我也不知该是喜是忧啊!”

    张镇听孙老汉带有悲伤的语言,心里也是极不好受。不过,孙老汉只是说家族使命,门派秘密。但具体内容是什么呢?可从来没有听孙老汉说过。他看孙老汉今晚心情不错,似乎有意提起往事,便忍不住问:“师父,那咱门派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呢?和您告诉我的家族使命是一回事情吗?”

    孙老汉活到这个年纪,刚有了徒弟。确实比较兴奋的,压抑隐藏的这么多年的事情,早就让他喘不过气了。平日里他从来不对任何人讲,只能自己一个冥思苦想。今天正好说道了,他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酣畅。索性都说出来吧。

    孙老汉抬起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说道:“是啊,秘密总是要揭开的。既然你们问了,那我今天不妨都告诉你们。不过,你们要想清楚了。一旦你们知道了这个秘密。你们就不单单为自己而活了,这个秘密可能就是你们需要用一生甚至下一辈人去探索的。你们能做到吗?”

    张镇二人看孙老汉说的如此郑重其事,心里非常忐忑。他们不知道秘密到底是什么,听孙老汉的意思,猜测应该是一个很大的秘密才对。凭他们的能力他们能担此大任吗?但是内心的好奇,让他们心中的这种忐忑只存在了一瞬,马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者说了,既然孙老汉都选了他们当徒弟,那肯定是要告诉他么的,早晚都一样。还不如早点知道呢,内心也痛快点!

    他们两人都挺着胸膛,装出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然后异口同声的答了一句“能”。

    孙老汉看到他们如此肯定的样子,不管真假,他内心倒也愉悦起来。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这时候也已经是深夜了。山村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孙老汉便说道:“我们的门派叫‘玉智’,我师父曾经告诉过我,这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说,我们门派不是以功夫见长,主要是靠智慧取胜。玉的意思我师父也说不清楚,他那时候还在研究。不过,第二层的意思就比较简单了,我们毕竟是当时皇帝的组织,是奉命形成的,所以是‘御制’!和‘玉智’是同音,这不难理解的。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个名字不管是什么,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只是个代号罢了。

    我们正真要做的就是,参透祖上传下来的一本秘书,然后找到里边的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宝物,最后找到书上说出的地方去揭开秘密。

    至于这个秘密的结果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师父也不知道。我师父也只是告诉我,这个秘密一旦揭开就是左右人间秩序,开创历史进程的伟大创举!”

    张磊平日里没有听到过这些东西,听到孙老汉说的最后几句话,竟不由开起玩笑说:“左右人间秩序,开创历史进程?难道秘密里有长生不老药?让人类永远存活下去?还是青春永驻水,让人永远不会变老?”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平日里和张镇开玩笑开习惯了的。他嘴利索,马上说完了,看了一眼孙老汉严肃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不该拿自己门派的秘密胡乱猜测的。于是就一脸不安的看着孙老汉,等着孙老汉的风雷手段。

    孙老汉还没有说话,倒是张镇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一直流传下来的东西,肯定是有他存在的道理。不过我们自己传承的人都不知道秘密的内容,可见这个秘密是有多么重要的。所以我觉得你说的或许也有可能!”

    孙老汉本想斥责张磊几句的,不过被张镇这么一说。他也思考了一下,他一直是这个秘密的传承者。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想过这个秘密的内容。只不过也仅限于什么黄金宝藏,奇书秘术之类的东西了。像刚才张磊说的什么长生不老药,青春永驻水之类的他想都没有想过。但是让他忍住没有发飙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张镇对这个所谓家族使命态度上的变化。

    他听到张镇肯定这个使命存在的价值,心里也极为高兴。便趁热打铁的说道:“镇镇说的不错,这秘密存在下来肯定有存在的道理。祖辈的初衷也可能是希望我们顺着他们留下的线索揭开这个秘密。

    说到这里,我也就坦白讲吧。所谓门派秘密和家族使命就是一回事情。家族是指的耿家。我之前和镇镇讲过,耿庄的来历。我今天不多说,张磊你有问题去问镇镇就好,待会儿我说的时候不要打断我!”

    孙老汉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张磊,冲张磊说了一句,便又接着说:“耿家兄弟二人,大哥叫耿浩天,二弟叫耿瀚地。他们是皇帝身边的将军,为大明朝的建朝立下汗马功劳。也就是因为这种盖世奇功,皇帝便把那个天才少年交给他们保护。让天才少年完成毕生所学,然后开宗立派。

    古时候的皇帝手里握着全天下的生杀大权,他们都渴望自己的帝国万世永存,更梦想自己长生不老。万岁嘛!可能这个秘密多少都与此相关吧。但这也是猜测,没有见到秘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过真实的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长生不老?最后他们的皇帝驾崩了,这个天才少年随之神秘失踪。天才少年的去向只告诉了保护他的耿家兄弟。耿家兄弟是何等人物,他们不仅是要对皇帝忠心不二,他们也要对兄弟仁义。

    新皇帝继位之后,对旧主的亲信开始了大力清剿。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新皇帝知道了天才少年的事情,也知道了天才少年的‘玉智’组织,便大肆捕杀。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耿家兄弟。所以耿家兄弟就带着自己的家属以及那个天才少年唯一没有被杀的一个徒弟开始了逃亡。这才有了后来的耿庄。

    耿家兄弟保护了那个天才少年那么久,得到了天才少年的秘密。为了安全起见,这个秘密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藏在耿家,一部分就在‘玉智’门派的手里。只有耿家的人和‘玉智’门派的秘密合二为一之后,才能根据线索去寻找秘密。”

    张镇听着孙老汉的话,心里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但他还是想不明白,便问:“师父,按照您说的。只要把‘玉智’门派的秘密和耿家的秘密合在一起就可以的话,这都六百多年了,就一次也碰不上吗?”

    孙老汉听罢,叹了一口气说:“是啊,一次都碰不上。这是多么小的几率啊?我之前说了‘雪丹’的事情,很多耿家的祖先自以为自己可以了,就去试验。但最终一命呜呼,前功尽弃!

    再说了这是秘密,不可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吧。所以,从古到今知道的人本来就很少。就连你们的大头爷爷和李家族长也不一定知道。一代人最起码需要二十年的时间,失败一次就等二十年!多少个二十年啊?”

    张磊听得入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村子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呢。更让人称奇的是,耿家人竟然还有秘密在身。他也忍不住问:“师父,要是这样麻烦的话,让耿家人多生点孩子不就可以了嘛。爷爷试一下,爸爸试一下,孙子再试一下一代一代的总会有人试出来吧。”

    孙老汉听张磊说话,笑了一声说:“你以为下猪崽子呢?一窝一窝的生?再说了现在耿庄这些人往大了说都是耿姓的,除了你有点意思,还有那天那个小胖子有点对路数,其他人哪一个像干这个事情的料?试一试,这是做衣服呢?”

    张镇听着师父给张磊的解释,说的话都没有错,只是孙老汉避开了说他是一个血脉纯正的耿家人。孙老汉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张镇一时半会儿想不清楚了。

    其实,孙老汉的心思很简单。他很早就知道张镇是耿家血脉纯正的人。至于还有没有其他耿家人,那他就不知道了。从他那天看到张镇在雪天里光着屁股打滚的样子,他就料定这孩子身上肯定有戏。。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就再收一个徒弟,作为意外发生时从张镇肚子里取出“雪丹”的人选。他本来想要收李根,但是后来被张镇这么一搅扰,弄得他也只能这样。好在张磊比李根更机灵一些。

    这些话孙老汉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他知道一旦张磊知道了事情真相,收徒弟只是为了利用。那最后准闹得鸡飞蛋打!再说了,张镇那小伙子的牛脾气起来了也是不好对付的。这是烂在肚子里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