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外科医生混唐朝 > 正文 第127章 陈夏要借钱
    “众望所归啊,老婆!这样我也是为你哥好,你说他那动机不纯的,容易走火入魔,你看看我现在把他解救了,他感激我还来不及”。

    “你就吹吧你”

    金诚厚颜无耻道:“我哪里吹了,我后面那番话非常精辟,不但感谢了大家,还鞭策了自己,更主要的是还鼓励了我大舅子”。

    “我看是屁精吧,你昨天答应得好好的,说好了不和我哥扯皮”陈桃嗔怒道。

    金诚无奈道:‘天地良心啊,未来老婆,我哪里惹他了’。

    陈桃道:“你少装!我要你早点表态,你倒好,和前面了那唐文传了半天纸条,等我哥一站起来,你立马站了起来”。

    “啊,还好吧,我看他站起来,他这次考第一名,你我都知道这里面这些故事吧,他没有卷子的话能考第一名,他这个第一名比我这最后一名还水!他要是当了班长,这要是来个月测、期中测试啥的,他露馅了,岂不更惨!”金诚循循善诱道。

    “我倒是奇怪了,你为啥就高票当选啊”陈桃奇怪道。

    金诚呵呵笑道:“我知道原因,要不要我告诉你”。

    “少废话,你说说看”

    “要我说,未来老婆,你先亲我一个,鼓励下我”。

    陈桃怒道:“滚蛋,你要说就说,不说算了”。

    金诚道:“很简单,世人看不起弱者,但也喜欢同情弱者,嫉妒强者,你哥今天有个逼装得有些过,就是他在同学面前假惺惺客气说他考了第一”。

    陈桃一怔,心道确实如此。

    金诚又道:“考第一臭屁啥,他这一表态,我们这些后面的多难受,你看看,他不输才怪,他就不适合干领导,我才应该更适合这个领导岗位”。

    “给了阳光你就灿烂,给你花儿你就乱颤,我真是服了你,就算你说对了,我是说你后面不应该还假惺惺鼓励他一番”陈桃道。

    “我但是膨胀了,哈哈哈哈”。

    陈桃道:“你真不让人省心”。

    金诚把中午那张金卡递给陈桃道:“我诚挚道歉”。

    “给我道歉有啥用”陈桃道。

    金诚诚恳道:“我真不想和你哥作对了,这是最后一次,毕竟我未来老婆在中间不好做人,你把这卡拿着,有时间,你请他吃顿饭就当我赔罪”。

    “要请你自己去呗,你这样有诚意吗”。

    “呵呵,你觉得我们两个家伙坐下来吃饭,两个人能吃下饭,就是那饭都觉得尴尬”金诚调皮道。

    陈桃道:“这卡太贵重了,我不要,那可是若兰妹妹对你的一番情义”。

    “少来,我教了她那么多医学知识,这是我应该得的,我心安理得得狠,我这个人不假大空,唯一的优点就是实在”金诚大言不惭道。

    陈桃不接。

    金诚又道:“你不要算了,我去送给其他女同学,看他们有没有想要的”。

    陈桃把卡抢了过来道:“那我给你保管吧”。

    金诚道:“必须的,未来老婆管账管卡!”。

    陈桃道:“那我真请哥去吃了啊,你可别心痛”。

    金诚尴尬道:“你们吃的国舅爷的脸面,我心痛个屁,放心大胆地吃即可”。

    陈桃告辞。

    金诚上前想来个吻,脚一绊,差点摔一跤,小心思没得逞。

    陈桃见他想轻薄自己,虽然没得逞,还是气鼓鼓地回到了房间。

    陈桃刚坐下。

    “砰砰砰”传来敲门声。

    陈桃以为是金诚跟了过来,嘴里道:“你咋阴魂不散”。

    把门一开,见是哥哥陈夏,小尴尬。

    陈夏恶狠狠地看着她道:“陈桃,你真是翅膀硬了,居然把胳膊肘往外拐”。

    陈桃有些理亏,喏喏道“咋了哥”。

    “别喊我哥,我不是你哥,那金诚才是你哥,他是你的亲哥哥,我是个屁,你喊我哥,你为啥把票投给他”陈夏咄咄逼人道。

    陈桃烦躁道:“哥,这个破班长那么有意思吗,我觉得你是不是看得太重了,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你来干嘛的,不是来竞争班长的,你是来学习杏林知识的,你可别把主要矛盾搞错了”。

    陈夏气鼓鼓道:“少批评我,我昨天明明来告诉你了,你居然投了他,他那花花肠子到时候有你哭的,我真是看不懂,你喜欢他啥,他是个什么东西,狗屎不如”。

    陈桃道:“你输了就输了,别人身攻击,好不好”.

    又道‘哥!你别生气了,我就是投你一票也改变不了结局’。

    “就是郁闷,除了那几个哥们,居然没有一个选我,我真是不解,我就如此不堪,不如那狗屁熊”。

    陈桃噗嗤一笑道:“哥,你真是走火入魔了,你现在还没搞清输的原因吧”。

    “什么原因?”。

    陈桃把金诚话搬出来道:“金诚在那里装可怜,你倒好大言不惭告诉大家,我叫陈夏,我考了第一名,请大家投我”。

    “我这话有问题吗”陈夏道。

    “哥,你是不是傻啊,论成绩,你考了第一,是不是其他人都比你差,你倒好,还大肆宣扬,谁听了都难受,我听了都不舒服”陈桃道。

    她见陈夏没做声,又道:“世人都同情弱者,你倒好还大肆宣扬我是第一名,本来要投你的都转过头去投他了,所以你输得应该”。

    陈夏拍了拍手道:“哎呀,确实,我也是傻,这个时候去宣扬什么成绩,我当时也是糊涂,我发现那金诚屁能力没有,扯起卵谈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陈桃见他有所认识,总结道:“你呀,要好好复习才是正路”。

    “说一千到一万还是要怪那金诚”。

    陈桃烦躁道:“哥,你怎么就说不通呢”。

    陈夏道:“你也在场,是他在那里宣扬他考了0分,我才说成绩的”。

    陈桃噗嗤一笑道:“确实,他专门这样说把你带进沟里了,你倒好,真顺着杆子往上爬”。

    陈夏又道:“他后来那番话也太刻薄了吧”。

    “算了吧,哥,几句话而已,你莫放心上,好好去巩固学习,你可别在考试的时候原形毕露了,那就真不好看了,高处不胜寒呢”陈桃道。

    “我知道了,知道了,那个啥,妹妹,我有点事儿找你”陈夏道。

    “啥事儿”。

    陈夏嘿嘿尴尬道:“我想借点钱,这几日花费有点大,手里资金不够,下月父亲送钱过来后,我就还你”。

    陈桃头大,问道:“啊,你拿了几十两银子都用完了啊,我还没花一两银子呢”。

    陈夏要借钱,此时态度也比较诚恳道:“你不知道,我请那几个同学吃饭喝酒,把钱都花光了,这京城的物价水平比我们京口县高了几个档次,花起钱来真是挡不住”。

    陈桃把头一偏道:“不借!你没钱了,倒还是好事儿,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去专心读书了,少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陈夏头大!

    苦着脸道:“我的好妹妹,你就可怜可怜哥哥我吧,今天选班长已经输得够惨了,你就当是安慰安慰你哥这受伤的心灵嘛”。

    陈桃道:“咋安慰,你想借多少”。

    陈夏来了精神道:“十两吧”。

    陈桃肉痛道:“哥,你能不能节约点,你一开口就十两,那可是我们诊所一个月的纯收入,这才开学一天”。

    陈夏尴尬道:“我也知道,他们现在喝酒吃肉觉得没味!想去吃那个全聚鸭,听说一桌子没有几两银子下不来,我得多预备点”。

    陈桃道:“别去了”。

    陈夏不解道:“别介啊妹妹,我虽然输了,但是那四个兄弟毕竟投了我的票,我还是得感谢感谢,我告诉你那个唐武可是王爷的儿子,我得好好结交一番,我也去帮你考察一番”。

    陈桃烦躁道:“哥,我不是说你,那个地方真的贵,我们可去不起”。

    “啊,你去吃过啊?”。

    陈桃为了让他死了这份心,说道:“你们四五个人几两银子可下不来,我真不是骗你,我们中午去了,也是五六个人吃了十几两银子”。

    陈夏急道:“那臭皮蛋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