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灵尊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叫我开莉阿姨
    “刘昊,在我走之前,我想考验一下你,希望你能通过我的考验。”宫装女子不等刘昊做出回应,抬手就对刘昊一挥。

    薄薄的云,淡淡的轮廓,一层又一层。

    “考验有三关,这是第一关,希望你能在一个小时内通过考验。”宫装女子的声音在刘昊耳边回响。

    刘昊没有回答,拥有雨幕奥义的他知道,自己被困在她的领域中。想要破解它,要么自己领域的威力比它强,要么就用独特的方式,依据它的特性破解它。

    “她的奥义跟云有关。要么是幻阵,要么是困阵,至于杀阵到不至于,除非里面蕴含别的奥义。但就目前看来,她对我没有敌意,因而,杀阵这一项可以剔除。

    就先用雨幕奥义试探下吧!兴许运气爆棚呢!”

    “淅沥沥”的雨声在云层中响起。除了云是白的,其它的跟雨云没有两样。

    云域外,宫装女子惊疑道:“妖孽的天才不是没见过,像他这样的妖孽还真是第一次见。如果他现在的境界是灵王境,我不会感到惊讶。妖孽之所以被称之为妖孽,正因为他们能做到天才不能做到的事。

    可他呢?凭借区区灵君境的修为硬是触摸到奥义。这还能用妖孽来形容吗?不!也许变态二字更适合。我的好徒儿,你究竟心仪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雨水开始变大,速度,力度,韧性不断增强。

    风起云涌。强劲的雨带起呼啸的风,呼啸的风搅动安静的云。

    云层涌动,一层接一层的碎裂开来。不管是困阵还是幻阵,在雨幕奥义的产掺和下,出路渐渐清晰的展现在刘昊眼前。

    刘昊在见到出路后,没有盲动。而是在谨慎的探查一番后,抬腿便向外奔去。

    本想着能见到宫装女子,谁知道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由云朵凝聚而成的莲台。

    “刘昊,敢上来吗?”发出声音的不是宫装女子,而是那静止不动的莲台。

    “有何不敢?”刘昊单脚一蹬,纵身一跃,盘坐在莲台上。

    “嘤”,银光闪烁,刘昊被目眩神迷的光芒带入一个奇妙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除了白还是白,白色就是这片空间唯一的主题。

    “把手按到墙上去。”

    刘昊没有犹豫,抬手便把自己的手按到墙上。

    银茫再度亮起,整片空间银晃晃一片,让刘昊的视觉刹那间陷入黑暗。

    黑暗袭来,刘昊忽感内心的负面情绪狂泻而出。

    刘昊的负面情绪不像别人一味的压缩镇压,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排解,慢慢的消融它们。有的负面情绪甚至被他转化成动力,促进他不断前进。

    视觉逐渐恢复,刘昊眼前的世界不再是单一的白,而是五彩斑斓的色彩世界。

    “还要继续考验吗?”刘昊浅浅一笑,随即抬脚迈出。明知前面是墙,但却义无反顾。

    没有想象中的撞墙,也没有被阻拦而下。刘昊仿佛又被云域笼罩。

    静止不动的云不再像先前那样,而是缓慢飘移。有左右移动的,有上下移动的,有交叉移动的,也有前后换位的。

    面对这些云,光是看就足以让人眼花缭乱,更别说长时间处在云朵的大阵中了。

    “不对!这不是云域。”刘昊闭上眼,用心眼去感悟,用神识去探查,最终察觉到异常。

    一直关注刘昊的宫装女子,再次被刘昊惊到了。她没想到刘昊竟然修出神识了。神识不像修为,不是想修就能修的。

    如果灵力天才在万人中有一人的话,那神识天才在十万人中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丫头啊丫头,直到此时我才觉得他有点配你。”宫装女子对刘昊的认可度打破冰点,开始对他产生略微的好感。

    围绕在刘昊身边的云,忽然间从中飞出一条,看似如棉,实则如刚的把刘昊紧紧捆缚。

    悬浮在空中的云朵刹那间急坠而下,没点分量的它们摇身一变,重若万钧。

    移动的云穿梭来,穿梭去,本无实质伤害的它们刹那间锋芒毕露,就像一柄钢刃在磨刀石上磨了千万回。

    “昊昊,当下的你不是被奥义包围,而是法则。这个女人不简单呐!能将云的法则悟得那么深。看来她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道了。

    你什么都不用做,耐心等待便好。法则不是现在的你能抵抗的。”

    曹操的话刘昊自然是听的。本想进行抵抗,躲闪,防御的刘昊,在此刻停下所有的动作,静静的站在原地。

    眼看危险一点点临近,刘昊的额头上也有淡淡的汗珠冒出。

    也许在下一刻死亡就会降临,也许在下一刻天堂便会向自己敞开大门。

    顷刻间,刘昊周身的云朵全部消失。宫装女子面带微笑的站在刘昊眼前。

    “刘昊,恭喜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你有权利知道我的名字了。”宫装女子没等刘昊开口,主动对他说道。

    “晚辈洗耳恭听。”刘昊拱手行礼。

    “我姓开,名莉,是束玉的老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我不仅将她当学生看,更将她当女儿看。所以,今天我来见你,你可以看做是母亲来为女儿把关。

    刘昊,你有潜力,是人中龙凤。但龙凤在没成长起来前是很容易夭折的。你脚下的路很长也很艰巨,怎么走那是你的事。

    但谁让我的学生心中有你呢!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未成长起来前,好好地保护自己,不要再那么高调了。高调的人需要自保的手段。你在我手里能撑到现在,是因为我没动杀念。一旦我起了杀意,现在的你已是黄泉路上的亡魂。”

    “前辈所言极是,晚辈对您的教诲定当铭记于心。”

    “你表面上表现的恭敬,内心实际上不是这么想的吧!也罢!谁让我偏心她呢!我可以充当一次你的护道者,当你遇到解决不了的危险时,可以捏碎这枚玉简。”

    “谢谢前辈。”刘昊心诚的接过玉简。

    “从今往后,你不用再称呼我前辈了。叫我开莉阿姨即可。”

    “好,开莉阿姨。”刘昊张口就来,丝毫没有感到一丝尴尬。

    殊不知,他的表现让开莉觉得很不错。真实的人如今已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