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 > 第278章 体验催眠术
    夏雨润一听自己得了抑郁症,一低头,一皱眉,情绪低落,双手不停地搓着衣角,眼神左右瞎晃着,显得非常慌张的样子,局促无措。

    朱倩轻声细语地安慰道:“别紧张,现代人压力大,有点情绪病很正常,懂得上医院来就诊,是非常好的现象,我会帮助你的,别太担心了。”

    夏雨润又慌又乱,甚至还掩面哭泣起来,“我儿子女儿一出生就被拐卖了,现在只找到了女儿,我儿子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还在不在人世,我怎么这么命苦,现在又遇到家里争产的事情,我真的,我真的压力好大。”

    朱倩抽了纸巾递给她,声音非常的柔和,听起来也非常的真诚,“对了对了,能哭出来是好现象,我是你的医生,既然你找到了我,那你就尽情地发泄一下。人生本来就是渡劫,没有过不去的坎。你是长久的坏情绪积压,堵着了,适时疏通一下是好事。”

    朱倩递过来的纸巾,同样有一股幽香,闻了之后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感,夏雨润之前做过很多功课,也看过很多与催眠相关的视频,如果对象本身就有防备心理,那么,催眠多半是不会成功的。

    于是,她尽量地让自己放松下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来了,她不想白来一趟。

    “朱医生,我真的觉得老天很不公平,为什么什么苦难都要我经历,每次我以为现在经历的已经是最难的了,可后面总是有更加难的事情等着我,没有尽头,我太难了,我快坚持不下去了,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千万不要这样想,你要是选择死,那你女儿怎么办?那你没回家的儿子,又该怎么办?”

    “恩,对,我就是想到我的孩子,所以才想着要看医生,怕自己真的走了极端的路。”

    朱倩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边力道适宜地按捏,一边轻声细语地说道:“对了,多想想自己的孩子,他们还小,是最需要妈妈的时候,其他的烦恼终有一天会过去,而对孩子的陪伴是长久的。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为你做一次深入的治疗。”

    “深入的治疗?”夏雨润立刻警觉起来,本能地护了护裤袋的位置,隔着毛衣,她摸到了裤袋里的录音笔。

    在进来之前,她就准备了一支小巧的录音笔非放在裤袋里,全程录音。

    “朱医生,不用先吃吃药看吗?”

    “精神类的药物,主要就是镇定的功效,多少存在一些依赖性,据我的经验看,你多半就是忧思过度,只要把你心里的积郁排解了,自然药到病除,比吃药有效,对身体也没什么影响。”

    “对,您是医生,我听您的。”

    “那来,”朱倩热络地拉她起来,“去按摩椅上躺好,深入治疗的核心就是让患者尽可能地舒服,是一种享受。”

    夏雨润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治疗流程,一想到朱倩很有可能就是那些自杀案的幕后真凶,她心里多少会有紧张。

    隔断帘拉开,宽敞的诊室里窗明几净,这里的面积是外面诊室的两倍,有很多软装,更显温馨。

    在诊室的正中间,是一张米白色的按摩椅,皮质十分的柔软,坐上去,像是被拥抱着一样,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夏雨润坐在按摩椅上,闻着一阵阵幽香,有薰衣草的味道,但一定也有其他的味道,只是她叫不出来。

    “现在你可以慢慢放松下来,”朱倩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遥控器,一层纱窗缓缓地拉了起来,“屋子里太亮了,这样暗一点比较好,有助于放松神经。”

    夏雨润紧握着拳头,用中指的指甲一下一下掐着自己的手心,那层纱窗比一般的纱窗要密,遮光度很好,诊室里一下子变得昏暗。

    不知不觉地,她感觉自己全身心都无比的放松,这种感觉让人很有依赖感。

    “放轻松,”朱倩的声音轻柔而又缥缈,语速特别的慢,特别的悠扬,“你不是说失眠了好几天么,睡眠对一个人来说可是很重要的,睡不好,脾气会变差,情绪自然好不了,如果你觉得困,就睡一觉,不要去抗拒这阵来之不易的睡意……或许,好好地睡一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要不是切身体会着,夏雨润真的不敢相信这种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睡意越来越浓,哪怕她是带着防备和警觉之心来的,都抑制不住想要陷下去的欲望。

    她的眼神变得迷茫,不过,她依然不忘掐自己的手心,一下,一下,又一下……

    “现在,慢慢闭上你的眼睛……”朱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缥缈得不可思议,“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所有的烦恼,现在的你,只想好好睡一觉……睡吧……睡吧……”

    夏雨润遂了她的愿闭上眼睛,她感觉朱倩有一点心急,如果不是她心急地问了这个问题,或许,她真的会被她催眠。

    朱倩忽然问道:“雨润,你的丈夫有没有提起过我?”

    夏雨润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意识稍稍拉回来一点,她心中差点断了的防线即刻收紧加固,她像是说梦话一样呢喃道:“没有。”

    “很好,就这样配合我,你会越来越舒服的……那么,我再问你,你的丈夫,想不想争家产?……”

    “想。”必须想,而且这不是争,是守护。

    “那他想如何争呢?”

    “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

    朱倩真的很心急,亦或许是太过自信了吧,觉得一定会把她催眠成功。

    “那你们家爷爷,病情如何?”

    “爷爷……爷爷没救了……”

    “你的丈夫,恨爷爷吗?”

    “不知道,我想,应该恨的吧。”

    “为什么呢?”

    这个时候,其实夏雨润很清醒,而且是越来越清醒,不就是说梦话么,谁都会呢喃几句的,她说:“因为在爷爷出事之前,把我们逐出家门了。”

    朱倩嘴角一扬,露出了胜利在望的笑容,“那是你丈夫害死了爷爷,对吗?”

    “不对……”

    “对的,就是这样的,真相就是这么简单,你丈夫怀恨在心,所以偷偷地害了爷爷。你丈夫现在犯了错,如果你不想让他越来越错,那就要想办法阻止他。”

    “不明白……”

    “报警吧,越快越好,帮你丈夫自首,趁没有铸成大错阻止他,你要救他,只有你能救她,明白吗?”

    “哦……救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