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请签收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愈发疯狂
    顾二叔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也不一定会落泪的人,所以当顾寒和他联系并说了如果再诋毁自己的公司或者是顾寒本人的话,他绝对不会饶了他。

    但是顾二叔却把这番话当成耳旁风,觉得顾寒毛都没长齐,还敢威胁自己,实在是有点太嫩了。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这个侄子可不是以前被他欺负侮辱陷害的那个忍气吞声隐忍的侄子了,现在他顾二叔才是一只丧家之犬,可是人贵自知。

    其实很多人蠢不是说他真的蠢,是说他没有自知之明,这个才是很可怕的,没有自知之明就意味着拿不准分寸。

    俗话说得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可是顾二叔这个家伙明显和这两条都不沾边,从这两件事就能看得出来,如果他真的看得清楚明白,他就不会找江氏合作,和江氏与虎谋皮狼狈为奸最后遭到江氏的反噬,而且他也不反思他自己的缺失而是埋怨顾寒等人。

    顾二叔看到了顾寒的声明,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自己笑道:“你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我么?我都知道你是什么心理,绝对是这些黑料都是真的,你是不敢承认吧,所以搞了这招让我赶紧停止再做下去,可是我得不到顾氏,给你有何用?”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他好像很久都没喝过啤酒了,经常出入高端场所的他一般都喝的是红酒,根本不怎么喝啤酒了,可是今天这杯啤酒虽然是廉价的,但在他的心中这比之前喝过的国外进口的原浆红酒都要好喝,毕竟在他觉得自己又要取得对顾寒的胜利了。

    胡子拉碴的顾二叔将这杯啤酒喝完,想了想自己现在如果不乘胜追击就对不起这次造成的优势了,之前自己失败落魄自己的好侄子可是没少在一旁敲边鼓帮忙,自己现在也不能示弱,于是他想更进一步地更深地黑了顾寒以及顾氏的形象。

    此时的他在出租屋里就像疯狗,死死地咬着顾寒,可能疯狗这个描述还不够准确,而是一匹恶狼,目的就是想将顾寒置于死地。

    他拨通了之前联系的八卦记者以及黑客的电话,告诉他们下一步继续黑顾寒,并且黑顾寒的时候怎么夸张怎么写,做得好还会加钱。

    像是无良的八卦记者以及键盘侠黑客的眼睛里只有利益,没有任何的职业道德可言。所以他们听了顾二叔的话继续黑顾寒,而这些离谱的黑料一经被爆出,顾寒的秘书就已经坐不住了,他赶紧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做公关,并且承诺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此时顾寒还在医院里护理秦依依,刚刚将秦依依哄睡着,他看了眼手机振动是秘书来的,一定又是有紧急的事情了,不然在秘书做不了主的时候是不会打给自己的。

    他轻轻地走了出去,在医院的走廊接通了电话,为了不打扰到秦依依他故意离秦依依的病房远了好多。

    秘书在电话那边道:“老板,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好像顾二叔还是没有收手的意思并且还愈演愈烈了,咱们的最后通牒也告诉他了,但是他好像没有把咱们的话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并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并且现在的黑料很离谱,对于您自己的影响很大。”

    其实秘书也没有主意了,他沉吟了下,继续道:“老板,您觉得怎么办啊?我在这边已经抹平了那些捕风捉影的黑料,但是我还是担心他们还会有下一步动作,防不胜防啊!”

    顾寒在这边冷冷地听着,仿佛心底已经做出来一个相当狠的决定:“秘书,你这样吧,既然我二叔都这么不在意血脉亲情,我就成全他吧,你去把咱们掌握的他的资料统统放出去吧,尤其是他欠江氏的钱的事情公布出去,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有办法逆转事实。”

    他挂断了电话,在厕所里偷偷吸了一支烟冷静一下,他不想身上有烟味影响到秦依依,所以吸完烟之后做好了全身的味道清洁才进了病房。

    此时的秦依依睡的很是香甜,顾寒坐在秦依依的旁边闭目养神,好像在沉思,但是但是他觉得自己没错,而且已经是很宽容了。

    顾氏这边的秘书办事效率很快,将顾二叔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和江氏的债务关系被爆料出来,比顾寒的轩然大波还要让人所关注,他没想到他的侄子会更狠。

    但是的确是他自己先下的狠手,而且现在他再找八卦记者和黑客也于事无补,还是再找个栖身之地比较正经。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找了很多公司,之前与他业务往来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拒绝了顾二叔,有的和顾二叔说是自己庙小,装不下顾二叔这尊大佛。

    有的更奇葩说自己公司快倒闭了还是请他去别处看看吧,但是也有直接拒绝的,说自己公司已经满员了,再来运转不动。

    反正就是各种各样的理由花式拒绝顾二叔,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他的业务能力有,但是顾寒这边爆出的这条他的黑料就意味着顾二叔这个人是个吃里扒外的人,得不到顾氏的利益就和江氏与虎谋皮,最后还被江氏反咬了一口,这样的人他们不敢用。

    万一哪天他在他们这些公司干出成绩了,是不是要委以重任,那以后会不会又出现这样的事儿,都说不准,所以这些公司都拒绝了他。

    顾二叔没有办法,思前想后自己现在只有两条路,一个就是回到顾氏,求顾寒收留自己,但是自己拉不下面子并且也不愿意回去了。

    第二条路就是求江氏再次收留自己,找那个律师,顾二叔东翻西翻终于翻到了那个江氏集团首席律师的电话,律师看是他的电话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这头律师很是冷漠地道:“喂,顾先生,有什么事儿么?我很忙的。”顾二叔求律师帮忙想要进入江氏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