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梅花内卫 > 第三十六章 风鉴之术!
    是夜,武则天用完御膳,便带着四个宫女与两个小太监去了御花园,身边自然跟着独孤兰台。

    夜晚的天气还是很凉的,此时的武则天头戴凤冠,身披红色貂皮绒毛大衣,这件大衣还是去年吐蕃国进贡给大唐的礼品,其制作精良,大气而又不失美观,与她的气质完美融合在一起,堪称绝配!

    御花园内,武则天坐在凉亭的上首位置,双手还拿着一个圆球形的小巧铜制手炉。身后四个宫女打着宫灯站立不动,随时准备着伺候。两个小太监,一个站在亭外,一个却站在御花园的拱形小门外,可能是守在外面,以防外人来打扰。

    下首位置由独孤兰台坐陪,本来以独孤兰台护卫的身份是没有资格与武则天坐在一起的,但他偏偏坐在了那里,这说明什么?显而易见的可以看出武则天对独孤兰台的宠溺和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由于天气寒冷,积雪也没有完全消融,原本鲜花满园、假山林立、湖水、小桥、怪石嶙峋的御花园也完全被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给完全覆盖住了,往日的美景是再也看不到了。不过,原来墙角出那数枝不甚随意的腊梅,此时却开的格外鲜艳,武则天怔怔的看着那几枝梅花,不知不觉间就过了许久。

    忽然一只雀鸟落在梅花树上叽叽一叫,才把入神的武则天给惊醒了。

    武则天转头看着独孤兰台叹道:“哎!岁数大了,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了。”

    独孤兰台笑道:“天后绝世容颜,青春永驻,霸气如龙!小小岁月之力又怎能会击败你呢?”

    武则天听后心中大喜,瞪了独孤兰台一眼道:“就你会说话。”

    武则天说道:“兰台,你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独孤兰台一愣,他没想到武则天会问这样的问题。

    独孤兰台想了想道:“不管别人怎么看,您在兰台心中,在天下百姓心中是一个好皇后,我相信,在未来您也将会是一个好皇帝。”

    到来如今,武则天登基称帝之事已成定局,也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好忌讳的,所以独孤兰台才这样说。

    武则天道:“可这天下还是有许多人不这么认为啊!”

    独孤兰台道:“俗话不是说‘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哪能事事都能得到别人的赞赏,兰台觉得,是非功过应该留给后人去评说,而您只有做到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万民就行了。”

    武则天眼睛一亮,心中被独孤兰台的这句话说的震撼不已,而那压在心里很久的石头仿佛被一下子去掉了似的,顿时觉得浑身上下轻松无比。

    随着权利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她所考虑的问题就越来越多,有时甚至整晚都睡不着觉,如今被独孤兰台这一句话给点醒了。

    “是啊,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自己对得起天下万民,想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武则天心里道。

    武则天看着独孤兰台心里感慨万千,她从第一次见到独孤兰台开始,就对这个孩子非常喜欢,看到他武则天就会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他俊美不凡、聪明绝顶、文武双全、气质如月!但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独孤家族!

    这才是武则天特别宠爱他的真正原因,因为武则天的母亲也出自一个超级门阀世家,那就鼎鼎大名的“弘农杨氏”!杨家!

    而且独孤家族与杨家世代联姻,其血脉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非常亲了。

    在近代历史上,独孤家族同时期出现了三个了不起的女人,因为他们家走出了三位独孤皇后,她们分别是:北周明敬皇后,即独孤信长女,与宇文泰的长子宇文毓成婚,宇文毓就是北周明帝。还有隋文献皇后,即独孤信第七女,与隋文帝杨坚成婚。最后就是唐元贞皇后,独孤信第四女,唐高祖李渊的母亲。她们系同父所生,这在当时的天下引起相当大的轰动。

    独孤家族的这三个女人也是武则天非常佩服的。

    而刚才,独孤兰台能说出如此有见地的话,实在是让她刮目相看。她心中暗暗道:“纵观当今各大门阀世家中的年轻翘楚,无论是文采与武学,唯有独孤兰台当属第一!”这是多么高的评价呀。

    武则天哈哈一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是独孤家的麒麟之子,不愧是凤凰她们五个人教出来的弟子,一句话就把我心中的阴霾扫荡而空,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我发现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你的未来当不可限量!”

    独孤兰台赶紧道:“天后抬爱,兰台只是小有些许聪明而已,以天后您的智慧,虽身在局中,但也用不了多久一样能够想明白的。”

    武则天道:“嗯,话虽如此说,不过如今正至关键时刻,你提醒的还是相当及时,你我虽然年龄身份相差悬殊,但也可以彼此为知己或忘年交,哎!我这一生朋友不多,能够真正放下一切身份真心相谈的以前只有你的大师傅凤凰和五师傅上官婉儿,她二人亦是这世间的奇女子,私下里我们互为知己,无话不谈,如今又多了一个你,我心甚慰!”武则天显得颇为兴奋。

    独孤兰台一怔,站起身有些紧张的道:“谢天后,兰台受宠若惊。”

    武则天又道:“你娘和我娘都是出自‘弘农杨氏’,而且她们二人还是亲姐妹,论辈分,你应该叫我一生姐姐。我说的没错吧?”

    独孤兰台道:“确实是如此。”

    武则天道:“所以,在我面前你完全没必要太过拘束,别紧张,坐吧。”

    独孤兰台又坐好,二人又聊了很多,眼看天色渐晚,武则天问道:“兰台,你说这刺客今晚会不会来?”

    独孤兰台随即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天色,除了一轮昏暗的月色,其他的都看不到,说明今晚天气的确不是很好,那么四师傅李淳风传授的《占星术》就不能用了。但他没有放弃,然后他又看了看园中几颗柳树的树枝,细细的的柳枝随着微风在轻轻的摇摆,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却说明今晚有风。

    独孤兰台嘴角微微一翘,然后闭上双眼,用心、用神细细的感觉四周风的走向、风的速度、风的一起变化,运用三师傅袁天罡传授的道门玄术《风鉴之术》来推算今晚的吉凶。

    仅仅盏茶功夫,独孤兰台便睁开双眼,对武则天微微一笑道:“今晚刺客会来,而且他们是有来无回,一个也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