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心尖宠 > 第325章 可怕
    王建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周围没有人,而是深夜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部都吓晕了醒过来,又被吓晕,重复着这次的噩梦不知道多少次。

    “它动了,棺材动了,我的妈!我人生第一次见到这么怪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来,我要走。它会不会缠上我?”

    “不,我还年轻,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鬼,敢在村长家闹。”

    “别去,别去,你忘了你早就不熟处吗,前阵子你跟隔壁家的小花滚了草地,你以为我没看到吗?说不定就是你的尿有问题,才导致棺材里的东西不满意,太可怕了。”

    “你胡说什么,我就亲了小花的嘴,我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人民,我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要我说,我后悔来到这里,我想我娘,我要回家!”

    “……”

    几个处男围在一起成了一个圈将村长包围在里面,就是害怕不忘保护村长。

    对此更是恐惧的村长后悔不已,当初同意翠花的决定,他的头都要被争吵声吵爆,又不敢大声喊怕棺材里的东西缠上他们家不肯走。

    村中头疼的不已,年纪这么大岁数什么大风浪没见过,还真是头一次跟棺材里的东西打交道,不知道棺材里的东西喜欢哪种称呼,是要他跟对待乡长般,还是喜欢走亲民路线?

    村长:“……”想了半天,还是沉默吧。

    深夜灵堂苏建仁没有亲人。

    翠花怜惜他们相恋一场,不,准确地说可怜,为了贪污苏建仁剩下来的口粮表演了这么一出戏码,村中给知青发粮食,一次性发了一年的量,如今苏建仁死了,粮食自然要落在村中账户,只是这件事有商量的余地。

    翠花她爹是村长,她跟苏建仁定过事,虽然是口头上,也算是认真为了这点口粮,村长一家默认跟换棺材有关系,为他准备了上好的棺材,明天就要土葬,谁成想这夜里发生了怪事。

    先是从棺材里发出声响,还不是苏建仁的声音,越来越发古怪。

    翠花害怕地找来村长,村长年纪大,又找了几个壮力,还找了不少的未婚的处男。他们村流传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老辈传下来说童子的尿可以治有些看不到的东西,特别管用。

    村长跟着一行人听到棺材里的怪声,无声地用着嘴型试图告诉他们,用尿让妖魔快点走,怕这夜里来的是黄大仙,谁成想童子撒尿还不行,棺材里的声音开始幅度越大,镇不住般的不少人都害怕地尿了裤子,唯一镇定的村长,更是慌的一逼,却有不能走。

    这是他的家,他能往哪里走。

    咚咚咚的敲门声,乍响起来,村长的心脏病都快要犯了。

    “药,我的救心丸!”

    “爹,在这!”

    就在这时,没经过村长同意,村长家的大门被打开。

    一阵冷意刺骨的风吹了进来,村长一行人吓得跪在地上,灵堂的物件也跟着吹了起来,看起来极为鬼畜。爱倍多书城

    来的正是霍南跟俞渝,两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尤其是俞渝,“这……不太好吧。”

    虽是霍南的名号在村中是长辈,只是他们还年轻被这么一帮人行如此的大意,俞渝的良心上过不去。

    无奈,她所在的霍家村是一个极为讲究身份地位的地方。

    一路上霍南已经交过事情,俞渝对此表示愿意充当一个花瓶配合着他的表演,上演一出甄嬛传,而她钮钴禄.俞渝上线。

    “有鬼,有鬼啊!”

    有人看到他们,惊呼的害怕尖叫,指着灵堂中间的棺材,“你们听……是苏队长的鬼魂从地狱爬上来。”

    “不是,它是黄大仙,俺听过半夜出现的都是黄鼠狼变得,人死了一切就扯犊子,不会没事出来诈尸,你们说黄大仙看上苏建仁这具身体,是想要跟翠花宣战吗?“

    “不可能,不是这样的。建仁哥这么爱我,怎么会为了黄大仙跟我宣战?”翠花的脑子已经被他们带歪,封建迷信不可信,在她们眼中太远。

    霍家村很久很久以前就谣传了一个故事,说是他们这最先并不是村,而是一个部落,几千人的大部落,管理统一是听从一个名叫黄大仙的人。

    这个黄大仙身上有很多神奇的色彩,她是外来到这个部落的人,传说她是因为长得最美而被选上冠上霍家姓,又有谣传黄大仙的死并不是因为生命到了终点,而是休眠,人生失去了乐趣,放弃了对这个部落的掌控流传给下一任霍氏人。

    如今这个谣言再次被人传奇,没有的事生生的讲在一起,混成一个故事,饶是知晓所有事情的俞渝对此只想说一句:“呵呵!”

    霍南给了俞渝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太过,这件事由她说最好。

    俞渝秒懂,指着灵堂上的棺材道:“村长,我们深夜到这,是有要事想要跟您说,不知道现在方便不?”

    “有什么事情明天在说,你看我这哪里能说成事情,这被闹啊。”村长不停的叹息,眼神里满是后悔,“我当初就不应该心慈手软,早知道这样就应该送他去知青队入藏。”

    “都是翠花闹的祸。”

    俞渝听到翠花这个名字,抬头从人群中找着翠花,找了许久,最终在离棺材很远的地方找到了她。

    翠花的头发丝已经乱的像是被人糟蹋过,脚下一滩水汪汪的水渍,俞渝喊道:“翠花,你怎么不去看看你贱人哥?”

    “是建仁哥,不是贱人,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侮辱我的心上人。”

    俞渝勾唇,一乐,嘴里软萌萌地道:“既然是你的心上人,你害怕什么。爱你一个人,不是要包容她所有的缺点吗,你既然这么爱他,他就算死也必然不会伤害你,毕竟像你这么有用的好姑娘不多了。”

    无中生有这件事,俞渝跟翠花学的惟妙惟肖,堵得翠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不愿意往灵堂看,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可见她内心的恐惧早就证明从未去翻看下棺材里到底是人是鬼。

    俞渝不得不为霍南竖起一个大拇指,“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霍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