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未凉 > 第一卷:风起南域 第34章 好一个登徒子!
    “嗯,我们灵族与人族本是一家,你有困难我们理应帮手的。你看,我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喔。”少女很是认真的说着。

    说完,欧阳霆见识了活到现在最神奇的一幕。

    只见那少女两条雪白如玉的双臂轻轻翻转舞动,周遭围绕的树木竟然“咯吱咯吱”的从地下伸出长长的根须。

    就这么眨眼间,就在他们俩周围结成了一圈厚厚的根须之墙。那厚度,怕是寻常灵兽根本就攻不破。

    当然,看完之后他再次默念:我是瞎子我是瞎子...

    “喔,忘了你眼睛看不见了。”少女吐了吐舌头伸手道:“我叫灵筱,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欧阳霆。”欧阳霆仍旧努力的在无视那只雪白的柔荑。

    灵筱也不介意,直接将手伸过去拉着他的手道:“我牵你吧,你的那个鸡兽伙伴始终不怎么方便。”

    “好,好...”第一次被女孩子牵着手,欧阳霆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般颤颤巍巍的,一时之间真的跟个盲人一般有些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弱鸡怒了,我堂堂朱雀...你竟然嫌弃我不方便?

    别让我发现你家大人是谁,等我重回巅峰看我不啄死他!怎么教孩子的。

    “我有个包袱在上面。”欧阳霆被灵筱牵着往前走了几步,这才想起了那包裹和火叉。神魂颠倒的他差点儿连财迷的心都给淹死在池塘里了。

    灵筱小心的牵着他又上去拿了东西,这才又牵着他往前走。

    “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到这里来,难道就真的一点不怕么?”缓缓走着,欧阳霆问道。

    “嗯,不怎么怕。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人,我哥哥在前面等我。”灵筱轻笑道。

    你,你怎么能有哥哥?不,你怎么能有跟你一起的哥哥?

    欧阳霆那颗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说实话,他这双眼睛骗骗这涉世不深的少女还能勉强过关,至于那本就对同性没啥同情心的男人...

    祖上保佑,保佑她的哥哥脑子不怎么灵光吧。事到如今,他只能祈求奇迹出现。

    “哥!”走了一会儿,灵筱朝着前方招了招手喊道。

    欧阳霆蹙眉朝那边一看,这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心里嘀咕着,莫不是祖宗显灵了?

    只见不远处一根枯树桩上坐着一个汉子,应该是在这里等灵筱沐浴,那汉子听闻灵筱的呼唤声,回头看着她咧着嘴站了起来。

    片刻之前,欧阳霆脑子里还脑补了一下这灵筱的兄长是个什么形象。

    既然是灵族,以灵筱的形象来推理自然应当是个大帅哥,亦或是那种杂书上写的飘然出尘一般的存在。

    可眼前这汉子,额,都叫汉子了,还能好得到哪儿去?

    只见那汉子虎背熊腰一身纵横交错的疙瘩肉线条,个子与那器族的菲尔特有的一拼,甚至可能还要高一些。

    那张脸...欧阳霆在思考怎么形容...

    对了!他脑子里想起来一个人,就是陈氏那个陈林。

    那张脸满是凶狠一眼看去活脱脱就是大坏蛋的那种。而且这货更恐怖,那肌肉顺着脖子都快蔓延到后脑勺了。

    要不是他那双耳朵与灵筱颇为相似,上面同样拱起了一点尖尖的弧度,欧阳霆会把他看作驭兽族那一波的,比驭兽人还驭兽人那种。

    “他是谁。”果然,连声音都瓮声瓮气的,一股糙汉子的雄壮气息扑面而来。

    “他是人族杀戮武阁的勇士,受了伤双目失明,我想送他回去。”灵筱简单的将欧阳霆的经历说了一遍。

    “双目失明?”那汉子一眯眼看向欧阳霆。

    卧槽!这货绝对是一脸猪相心中明亮那种,欧阳霆刚刚在打量他,所以并未收敛自己的目光。

    这一看,那汉子两只眼睛很是灵动哪里有半分痴汉模样。连忙分散注意力,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那意思就是,你们共浴,然后他双目失明了?”半晌,那汉子说出了一句让他心惊肉跳的话来。

    “哥你说什么呢。是他先双目失明...”灵筱的脸都快红到耳根子了娇声纠正道。

    完了完了...被看穿了。欧阳霆心中哀嚎,祖宗到底还是没有站在他这边。

    “这是我哥哥灵憾,他叫欧阳霆。”灵筱介绍着。

    随即又道:“哥你别看他年纪跟我差不多,他可是连驭兽族那个大坏蛋离,对了,还有他那个坏蛋侄儿贤都斩杀了呢。”

    灵憨?你倒是真憨一个我看看呐。

    “喔?”那灵憾闻言终于动容,他两步走到欧阳霆身前一把将手搭在他肩上问道:“此事属实?”

    好,好大的手掌!

    欧阳霆的身板儿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扯出了个极不自然的笑道:“自然是真,他们的牌子还在我身上呢。”

    说完,从怀中摸出一大一小两个金色牌子。

    “果真是执金授牌。”灵憾接过牌子仔细翻看后又将它还到了欧阳霆手中。

    “如此少年英雄,护送他返回族墙自然是应该的。”灵憾哈哈一笑,道:“那就让我来牵他吧,这样应当能走的快些。”

    “也好,趁着天色还亮,我们赶紧出发吧。”灵筱点了点头,这才松开手将欧阳霆的手掌交到了灵憾手中。

    苦也!欧阳霆哀叹。

    糙,实在是太糙。前一刻还柔软在握,后一秒自己的手就被别人握住了,而且是那种尽是老茧握着硌的手生疼的那种。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弱鸡幸灾乐祸的道。

    灵憾果然不负他所望,应当是猜出欧阳霆为何要装瞎的大概,这一路上简直就是在玩儿。当然,是在玩儿那个敢看他妹妹洗澡的家伙。

    既然都瞎了,那自然是要瞎到头的。

    不过半个小时,欧阳霆在灵憾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已经很是凄凉的摔了十多次了。

    这货绝对是故意的,哪儿树根盘根错节亦或是哪儿土包乱石,他就把欧阳霆往哪儿牵。

    然而欧阳霆能如何?他是瞎子啊。。

    最终,善良又美丽的灵筱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她恼怒的注视下,灵憾不得不很不情愿的将欧阳霆背了起来。

    不得不说一物降一物,看起如此生猛的大汉在妹妹面前就乖得跟个绵羊一般。

    “小子,你最好一直瞎下去...”灵憾侧过头悄声道。

    “这位灵族兄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欧阳霆已经快适应了瞎子的世界了,略微有点儿对眼儿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的感觉还蛮新奇的。

    灵憾不再理他,只是跟着灵筱朝着族墙的方向缓缓行进着。

    要说这灵族真的让欧阳霆大开了一番眼界,按他的惯性思维,这灵族的存在本来就是个奇迹。

    在这兽族的世界中,这么单刀直入的赶路不碰上几个四脚行走的存在那是不可能的。

    但面对那些形状丑陋龇牙咧嘴的蛮兽,灵筱的处理方式简直就是文艺级的。

    双手舞动间根本不见半丝如他们那般刀刀见血的冰冷,就在蛮兽高高跃起之时,四周树木之下那暴起的树根与缠绕的树藤,霎那之间便能突起将它束缚。

    那蛮兽被悬空吊在离地半丈的空中完全无法动弹,灵筱背着手宛如精灵一般蹦蹦跳跳的便从它身边穿插而过。

    哪怕是灵兽,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杀死它,将那人族视作珍宝的兽晶取出。同样的错身而过,不削一顾。

    好几次,欧阳霆都差点没忍住问出声来。但他是个瞎子,只能将那深深的好奇强行压下。

    在灵憾背上,他每次见那灵筱出手都会很是仔细的观察。

    气!他们灵族的手段依然是建立在气的运用之上,不过与人族区别很明显。

    灵筱举手投足间环绕的那股气却不是血气之力,而是那股四处环绕近乎透明的灵气。

    这灵气欧阳霆自然是熟悉无比的,聚气凝血的基础靠的便是那一模一样的灵气。

    但不知为何,灵筱根本不需要自身血脉辅助,直接便能将那灵气化作自身手段。仿佛,那些灵气能够任他们随心所以调动一般。

    也许,这便是他们被冠以灵族之命的特异所在吧。若是,这么强的灵气运用之能加强到血肉之躯上...

    “别瞎想了,灵族之人都是大法师,那也是传承,你学不来的。”弱鸡很适时的制止了欧阳霆这刚升起的念头。

    欧阳霆一愣,这弱鸡知道得挺多,迟早有一天自己得好好把它榨干。

    灵筱在前引路,看着那轻灵飘逸的倩影他有些沉醉其中,仿佛这密林中的昏暗也没这么烦闷闹心了。

    然而,这让他沈醉其中的画面并未持续太久,不过半日,日落时分,灵筱第一个走出密林。那代表人族傲骨的族墙赫然出现在他们眼中。

    “嘻嘻,到了,你可以回家了。”灵筱一抹额头上的汗珠,转过身长呼一口气笑道。

    “下来吧,难不成要我丢你下来不成?”灵憾这怪物背了他一路,连颗汗珠都没有,这体力也跟他这形象十分的契合...怪物。

    “哥!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灵筱没好气的瞪了灵憾一眼,连忙上前扶着欧阳霆下来。

    终于回来了!欧阳霆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族墙上那随风晃动的火光。

    紧了紧身后的大包袱他心情很是激动,氏族崛起,可就看这一包了。

    心潮澎湃之下,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到他耳中:“我妹妹,白么?”

    欧阳霆下意识的应了声:“白...嗯?”随即他心理一跳,抬眼恰好碰上灵憾那满眼的阴笑,和灵筱那张羞极怒盛的脸。

    “好一个登徒子!!!”